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8章 不劳您费心了

第8章 不劳您费心了

        l在耳机里说道:“宝贝儿,根据你目前的境况分析,激怒她并不是明智之举。”

        赵敏芝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孟小贝,只知道她是个不服管教到处惹是生非的野孩子,没想到她这么扎人。

        赵穆青的脸色僵了僵,随即轻轻咳了咳,示意孟小贝收敛一下。

        这孩子平常也并不这样。

        在他眼中,孟小贝是全宇宙最耀眼的存在。

        徐锡林没有太大反应,只当她是青春叛逆,一下子无法接受新环境。

        “那好吧,就三中,明天我陪你一起去,你先准备一下应对明天的面试。”

        “明天先送外公去医院,三中我自己去就行了。”孟小贝抬起头很认真地回了他这句话。

        徐锡林面露诧异之色。

        赵敏芝手都在发抖了。

        连同一旁的佣人都在底下窃窃私语:真不识抬举,以为自己多有能耐,到时碰一鼻子灰,等着看你怎么哭。

        第二天一早,孟小贝起床洗漱完毕,先去看了外公。

        赵老爷子依旧躺在床上,知道孟小贝进来的目的,提前开了口,“我知道的,你不用提醒我,医院我会去的。”

        孟小贝坐在床前,已经猜到外公心里的打算,开口语气里带了些责备,“您就知道忽悠我,如果不去医院,我也不会去学校。”

        对于恢复上学,孟小贝其实心里早就有了打算,成为一名学生更有利于隐藏身份,也能接触到除雷公岭之外更多的人,这对于寻找遗失的另一半代码未尝不是件好事。

        赵老爷子没说话。

        孟小贝看懂了他的心思,轻轻地开口,却底气十足,“外公,钱的事我会解决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赵穆青沉默不语,对外孙女的话将信将疑,他不希望孟小贝因为钱的事而荒废了学业。

        孟小贝下楼的时候,吩咐厨房的佣人将早餐端上去给赵穆青,自己则来到了餐厅。

        徐锡林坐在餐桌前面色不悦,是因为孟小贝的事情。

        刚刚,为了给孟小贝说情,他费了好一番口舌,不但被被三中的教导主任回拒,还被对方给教育了一番。

        “小贝,进三中可能性不大,我也是尽力了,吴主任刚刚已经把话说死,你这样的情况,三中不可能收。”

        徐佳音坐在餐桌的右侧将最后一口三明治吃完,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接过林妈给她准备好的书包,起身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爸,三中向来只注重成绩,靠关系行不通的,姐姐只能凭实力考进去。”

        她整理着自己的行头,语气中肯,丝毫听不出有任何嘲讽之意。

        徐锡林手指微微一紧,在周围人看过来的目光中略显难堪,挺打脸的,作为南都赫赫有名的徐家掌舵人,竟然在这么一件他认为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上栽了面子。

        “张伯,先送佳音去学校吧,时间快来不及了。”徐锡林略显无奈的吩咐司机将徐佳音送走。

        徐佳音应了一声背好书包站在门口等着张伯。

        整理好心情,徐锡林转而看向孟小贝,对方向耳朵上挂着蓝牙正漫不经心喝着白粥,“小贝,这件事情是爸爸不给力,其实还有个梅香书院,无论是环境还是理念都不比三中差,尤其适合女孩子就读,是吧?”

        孟小贝低着头,用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嘴边吹了吹,然后慢慢吞进嘴里,细长的睫毛低垂着盖住了黑漆漆的眼眸。

        “谢谢啊,这个事我自己会解决的,不劳您费心了,”然后她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徐锡林,“我外公今天必须去医院的,我认为这事比我上学更紧要。”

        大厅里又是一阵沉默。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话是由孟小贝说出口。

        一旁的林妈也不由自主看了孟小贝一眼,眼里尽是嘲讽。

        赵敏芝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斥责,“你自己解决?你怎么解决?”

        她一个辍学的高中生,徐家看在自己的情面收留了她,给她找学校,她非但不领情还如此大言不惭,她凭着哪门子的底气?

        一直未曾开口的徐浩宁也是明显的惊愕。

        徐锡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不是因为送赵穆青进医院的事,而是孟小贝那种肯定的语气,像极了她的父亲孟震南,这让他当真有些心情复杂。

        孟家与徐家的恩怨,徐锡林叹口气,往事不堪回首。

        徐锡林温和地开口询问,“小贝,你当真自己能够解决?”

        “嗯,”孟小贝一只手捏着勺子在碗里画着圈,她懒懒地抬了眼,分明是一张自信又透着几分张狂的脸,明显地收敛起了不耐烦的情绪,心平气和地说道:“您放心,上午先送外公入院,下午我自己去三中。”

        说完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先去帮外公收拾东西,”转身朝楼梯走去,不紧不慢的,没将众人诧异的眼神放在心上。

        身后,赵敏芝简直气疯了。

        “当自己是谁呢?”

        徐佳音丢下一句话跟着张伯出去了,“人最悲哀的地方,是没点自知之明……”

        ......

        南都第三中学,四楼高三年级。

        从走廊就能听到高三十班传来纷乱嘈杂的声音。

        “咱班要来一个新同学了,”一些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听说是个学渣。”

        “真的?男的女的?”

        一听这话,许多人都来了兴趣,围在一起挖掘八卦新闻,高三枯燥无聊的紧张生涯,这是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女的,不过,你可能架不住。”江一航双手支在桌子上,捂着嘴直乐。

        一听说是个女生,后面又堆上来几个人,明显有些激动,“怎么说?怎么说?漂不漂亮?”

        只有后座的林子轩趴在桌子上写着作业,似乎对班级新来女同学这事一点也不感兴趣。

        江一航瞅瞅他,嘴里轻轻嘀咕一句:“名草有主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不清楚,好像是个母暴龙。”江一航拍开肩上搭着的手回了那个男生一句。

        “诶诶,我听说她都辍学好几年了。”

        “知道她从哪里来的么?”江一航将头凑到他们中间放低音量,“雷公岭,严管区!”

        听完这话,一群少年的心思顿时凉了半截。

        脑子里清纯少女的形象瞬间破灭,浮现出电视中那种古惑妹形象。

        母暴龙挥舞着股二头肌发达的胳膊,一拳能捶死一头牛。

        对新同学瞬间失去了期待。

        “哎,散了散了,”一群人轰笑着散开,各回各位。

        教室外面的走廊,班主任萧老师领着孟小贝朝十班走来。

        班级之间的竞争本来就很激烈,他的班级名次一直徘徊在年级中下,现在学校塞给他一个拖后腿的,今年的优秀班和优秀教师的评比估计又要悬了。

        尽管他心里不太情愿,可这是这事的起因也怪他自己。

        孟小贝面无表情的跟在他身后,对于进哪个班谁做班主任,她并没有太多意见。

        一想到刚才在校长办公室的情况,心里暗暗给这所学校打了个不过如此的印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