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6章 还真是碰瓷的

第6章 还真是碰瓷的

        猴子和阿康将钱按人头分了桩,拍了拍石头的脑袋,“兄弟,你在医院安心治腿吧,我和阿康先回雷公岭一趟。”

        阿康瞅了瞅孟小贝,“贝姐你是跟我们一块儿回还是......”

        “你们回吧,石头有我看着。“孟小贝面无表情的说。

        “那行,那我们就先走了。”猴子和阿康跟他俩挥了挥手走了。

        孟小贝扶着石头准备去放射科,“走吧,先去拍个片,人家给咱特别照顾了呢,不用排队。”

        “小贝,”石头犹豫了几秒然后说,“咱还是先......”

        石头边说边示意孟小贝往医院大门口走。

        孟小贝挺纳闷的扶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啥。

        ......

        陈燃今天的时间安排挺紧张,每一次来恒雅都要解决一大堆遗留的疑难杂症。

        好容易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毕,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经过急诊室走廊的时候,碰上了放射科的刘医生,刘医生捧着一摞洗出来的片子跟陈燃打了个招呼:“陈总,昨天你不是安排了个人过来拍片子么?说是骨裂了,怎么没来啊?”

        “嗯?”陈燃愣了,“没来?伤得挺严重的,他那情况估计得住院呢。”

        “是啊,没来,后来过来的两个做b超的,还有几个拍的是胸片和脑片”刘大夫说。

        还真是碰瓷的?

        陈燃突然有些郁闷,这年头碰瓷的还真是够敬业的啊,苦肉计做的跟真的一样,也是,好不容易伤着了怎么能这么快就给治了,得抓紧时间上街找苦主去,来医院之前不定已经讹了几笔了,居然还能做到过医院而不治,说不定还是……三过医院而不治。

        他想起了那个鸭舌帽女孩诚恳的目光,还有那声清粼透彻的“陈医生,谢谢。”

        演技不错啊!

        “我这腿今天不...不能治,”石头瘸着一条腿出了医院,站在街边东张西望的看着,想找个便宜点的黑的。

        “为什么?”孟小贝皱着眉看着他。

        “今儿这个钱都...都给猴子和阿康给...分了大半,我要是在年底还弄...弄不到钱,大锤能把我给...吃了。”石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趁着现在这...这大好机会……”

        “你想钱想疯了吧。”孟小贝瞅着他,有种想要揍他一顿的冲动。

        “啊?”石头愣了愣。

        孟小贝没说话,过了很长时间才叹了口气,她知道石头想偷偷攒几个钱逃跑。

        要想跑到大锤和秋叔找不到的地方不容易,印象中就有一个男孩跑到外省都被抓了回来,后来,那男孩只出现过一次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孟小贝一直不耻于碰瓷这种事儿。

        石头的处境她爱莫能助,虽然她尽可能地暗中相助,但石头的命运始终都被攥在别人手里。

        何况她也没办法帮他一辈子,逃出那个狼窝是石头唯一的出路。

        石头左顾右看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有黑的士的影子,扭头看到了街对面有辆出租车开了过来,立马挥着手吼了一嗓子:“嘿!这儿这儿!过来!”

        出租车缓了缓,接着就加速窜着跑了。

        “我擦!这什么服...服务态度啊!”石头很不爽,“我看着有...有那么吓...人么?”

        “你能表现的不这么迫切么?”孟小贝看着他感觉头都是痛的。

        “啊?我没着...急啊,”石头摸了摸脑袋。

        “你这样子跟抢钱也差不远了?”孟小贝朝远处的街道望了望,层层叠叠的楼影在夜色中已经开始灯光闪烁。“这都什么破事呢,你这腿不趁早治了小心真拖成瘸子。”

        “哎?”石头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燃脱下了白大褂,喝了一大杯温开水,走出了他的专属办公室。

        李博豪已经开着车在地下室等着他。

        一出医院大门就感觉一阵嗖嗖的凉风,这天变脸变得挺到位,晚上的风明显比白天冷多了。

        陈燃立起衣领,小跑着进了停车场。

        上了车,李博豪很悲痛地告诉他,回家的路已经堵成了一条钢铁长龙。

        “今儿晚上打算上哪儿吃去?”

        陈燃对吃饭感觉特别烦,自己不愿动手做,请了做饭阿姨,换了好几个做的饭菜怎么都不对胃口,出去吃嘛还得想一下上哪儿吃,吃什么。

        湘菜、粤菜、川菜、浙菜......八大菜系和各类西餐在脑子里像歌曲循环似的轮番转了几圈都没想好,也够纠结的。

        前面好像又堵上了,他停下来等着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陈琪来的电话:“下班了,吃饭了没?”

        “没,”陈燃有气无力的应着她,“今天这么有空呢?是不是没人请你吃饭?今天周末顾晋文那小子居然舍得把你撇下了!”

        “怎么可能,”陈琪在电话那头笑着,“老妹想你了呀,我们在碧海云天订了桌,你和阿豪一起过来吧。”

        “行,我这儿堵着呢,差不多得半小时后才能到吧。”陈燃笑了笑,又看了看,前面不像是正常堵车,挤着一堆人。

        挂了电话,他下车往前往走了两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一辆白色的车停在左边车道上,再往前点儿就是斑马线,一帮人就站斑马线上喊着。

        被堵着的车开始一辆辆的堆过来,后面的车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按着喇叭。

        撞人了?还是......碰瓷了?

        大概是今天在医院被孟小贝他们几个的精彩表演给洗脑了,陈燃第一反应居然是碰瓷。

        他不爱凑热闹,也不爱管闲事,不过正想转身回车上时,一张挺抢眼的脸进入了他的视野里。

        鸭舌帽!

        陈燃眼珠子差点儿要掉出来了,他犹豫着往那边走了过去。

        石头一如既往的躺在地上哀嚎,当然他的腿是真的痛,表演百分之百的真实到位。

        孟小贝则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再加上旁边好几个吃瓜群众对着那司机指指点点的,一看就知道大概率又讹成了一单生意。

        司机是个年青的精英男士,二十多岁,戴副眼镜斯文俊朗,被围在中间看上去烦躁不安。

        加上后面的车“哔哔哔”催的人魂都没了,陈燃还没走到旁边,他就从包里抽出一叠钱往石头面前一扔:“可以了吧,赶紧的,让个道!”

        陈燃站在人群中自我感慨,哎,又一个被缠得不行最后拿钱买消停的。

        他看了看那个倒霉车主,这哥们要是不急着走,他可能会给跟他讨论一下,关于碰瓷与纵容碰瓷给社会带来的诸多不良影响。

        吃饱了撑的。

        陈燃摇摇头往回走到车边,拉开车门上了车。

        孟小贝没看到人群中混着的陈燃,为防止倒霉事主后悔了把钱再收回去,石头捡了钱之后俩人迅速撤离。

        送石头回了他的秘密基地——废弃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