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月亮有你一半圆(番外)在线阅读 - 第0046章 番外二

第0046章 番外二

        第46章番外二

        梁婉没考上研究生,回家靠着爸妈的关系在一家日企做了行政。

        工作第五年,实在倦了,便辞掉工作,找爸妈借了钱,开了一家甜品店。

        在这方面,梁婉算得上个十足的啃老族。

        不过好在经过一年的经营,甜品店的生意越来越好。

        傍晚七点,小璐一个人看店,这时候没什么客人,她闲下来就坐着打扫橱柜。

        梁婉推门进来,放下包,穿上店里的粉色围裙,往内厨走去。

        “婉婉姐,你怎么回来了?”小璐拿着毛巾跟着她走进去,“你不是和岳哥出去吃饭了吗?”

        梁婉一边检查冰箱,一边说:“临时接到电话,去忙工作了。”

        “岳哥最近真忙啊,我感觉都好几个月没看到他了,他以前常常来这里接你,现在都难道见到一次。”小璐整理着冰箱里的甜品,说道,“说起来,你们都订婚这么久了,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喝到你们的喜酒啊?”

        “等他的事务所步入正轨吧。”梁婉说着笑了起来,“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小璐说:“我这不是关心我的老板嘛。”

        当初梁婉的父母叫她跟岳斯云相亲,梁婉是不大愿意的,但她自己没有本事,什么都靠着父母,也没底气拒绝。

        两人认识后,感觉各方面都合适,也就慢慢交往了下来。

        后来梁婉的奶奶重病,时日不多,就记挂着孙女的终身大事,两家一合计,结婚得慢慢筹备,就先订了婚。

        只是后来岳斯云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婚事就拖到了现在。

        “咦?今天秦小姐还没来取樱花慕斯?”梁婉看到冰箱里还有一个樱花慕斯,问道,“她不是今天打电话订了一个吗?”

        “是呀。”小璐说,“可能是在加班吧。”

        这位秦小姐是梁婉甜品店的常客,最爱吃樱花慕斯,每天下班路过这里都会来买一个,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那我放到前面去。”梁婉说,“一会儿她来了可以直接拿走。”

        “对了。”梁婉想到什么,又说,“秦小姐还订了一个生日蛋糕,明天早上来取,你早点来准备材料,我亲自来做蛋糕。”

        小璐笑嘻嘻地说好,“婉婉姐你对这位客人倒是上心,每次她订蛋糕你都亲自做。”

        “我看着她就觉得亲切。”梁婉说,“你不觉得她跟我长得很像吗?”

        “像是像。”小璐说,“可是她可没有婉婉姐漂亮,就是你们笑起来都有两个梨涡。”

        梁婉拿着慕斯走了出去,“拍老板马屁可不会涨工资。”

        话音刚落,门口的粉色风铃响了起来。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梁婉一抬头,微愣。

        “您好,欢迎光临。”

        王韩潇微微眯了眯眼,神色如常。

        他板正的西装和身上冰冷的气质和这粉色基调的甜品店格格不入。

        “我取蛋糕。”

        梁婉淡淡道:“哪位订的?”

        王韩潇:“秦萱。”

        梁婉将手里的慕斯放在桌上:“报一下电话号码吧。”

        王韩潇低头拿出手机,翻出通讯录,念出了号码。

        “好。”梁婉将慕斯用袋子装起来,“这是您的蛋糕。”

        王韩潇伸出手,修长白皙的手指覆上袋子,停留片刻,捏住,转身走了出去。

        六年不见,两人就像最普通的顾客和店主,没有其他交流。

        小璐拿着新的包装盒出来,塞在柜子底下,顺口一问:“刚刚那个人取走了秦小姐的慕斯?”

        梁婉低低“嗯”了一声,打开收银机,清点零钱。

        小璐一边整理柜子,一边念叨:“真没想到王大律师竟然会出现在咱们这种甜品店。”

        梁婉手指一顿,问道:“你认识他?”

        “算不上认识。”小璐说,“我哥哥是学法律的,我在他房间里看到了法制杂志,上面有这位大律师的报道,我看过照片,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好看啊。”

        许久,梁婉“哦”了一声,脱下围裙,递给小璐。

        “我先回家了,今天太冷了,要是没什么客人你就早点关店回家休息。”

        小璐:“好的。”

        第二天早上,梁婉早早就来了甜品店,洗了手就开始做蛋糕。

        虽然梁婉对秦萱只是比普通客人熟悉一点,但大概猜到她是一个很注重仪式感的女孩儿,平时逢年过节都会订蛋糕,所以梁婉也做得格外用心。

        蛋糕刚做好放进冰箱,秦萱就进来了。

        “我的蛋糕做好了吗?”

        秦萱穿着白色雪纺衬衣和黑色包臀裙,头发利落地梳在脑后,非常符合她律师的身份。

        梁婉说做好了,把蛋糕拿出来,用粉色绸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问道:“要多少根蜡烛。”

        秦萱说:“二十八根吧。”

        梁婉微微抬眼,“你二十八了?”

        秦萱低头笑,“我哪儿有那么老!这是给别人的蛋糕。”

        梁婉讪讪地笑了,“我说秦小姐看着那么年轻,怎么可能二十八了。”

        说完,梁婉给了她三包蜡烛。

        秦萱走出去后,小璐抱着刚出炉的牛轧糖出来,不满地撇嘴,“二十八哪里老了,婉婉姐你看着跟她一样年轻啊。”

        “人家又不是说我。”梁婉接过牛轧糖,“别东说西说。”

        梁婉往门口看去,粉色风铃阻挡了一部分视线,她只看见外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门打开,秦萱弯腰做进去,关上车门,很快挡住了驾驶座上熟悉的侧颜。

        王韩潇开着车,秦萱坐在副驾驶,忍不住打开了蛋糕盒子。

        “真漂亮啊,这家店是我吃过所有甜品店里最好吃的一家,而且造型特别漂亮。”

        身旁的人没有说话,秦萱也习惯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自言自语。

        “今晚我订了悦来餐厅,你忙完了早点过来吧。”

        旁边的人依然没有反应,秦萱提高声音问:“你在听我说话吗?”

        王韩潇回神,问道:“什么?”

        秦萱不满地说:“大早上的出什么神?是不是案子出问题了?”

        王韩潇简单明了地说:“没有,你刚刚说什么?”

        秦萱:“我说,晚上我订了悦来餐厅,你忙完了早点来。”

        “餐厅?”王韩潇问,“今天什么事?”

        秦萱诧异地看着他:“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

        王韩潇沉吟片刻,“哦”了一声。

        秦萱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见他衬衣领口竟然没有打领带,问道:“你今天怎么回事?心不在焉也就算了,居然出门忘了领带?”

        王韩潇低头看看,没说什么。

        秦萱突然笑了笑,探身从后排拿出一个礼盒。

        “本来打算晚上给你的礼物,现在正好。”

        王韩潇:“嗯,谢谢。”

        其他时候也就算了,这种送礼物的时刻,王韩潇看也不看,秦萱忍不了了。

        “你倒是看看啊!”

        说着,她拆开了礼盒。

        里面是一条Bijan领带,黑底配银色暗纹,低调却又奢华。

        价值几千美金。

        王韩潇看了一眼,依然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停在红绿灯的间隙,秦萱把领带拿了出来,“我给你带上吧。”

        她探身就要伸手过来,王韩潇微微躲开。

        “今天晚上有个饭局。”

        秦萱一愣,缓缓垂下手,把领带仔细折叠好放回了盒子里。

        “工作上的事情还是朋友?”

        王韩潇想了想,说:“朋友。”

        秦萱看着他,眼里带着试探:“那可以带上我吗?”

        梁婉一直在甜品店待到了下午五点,小璐拿出手机,问:“点外卖吗?有点饿了。”

        “你点吧。”梁婉一边脱围裙,一边说,“我晚上不在这里吃。”

        小璐正想问去哪儿,看到门口停了一辆熟悉的白色轿车,于是笑了笑,“那你快去吧,你们也是难得有时间能一起吃一顿饭。”

        梁婉穿上外套,转身对着身后的玻璃整理了头发,补了一下口红,才朝门外走去。

        上车后,岳斯云瞥她一眼,略带不满:“你怎么不仔细打扮打扮?”

        梁婉说:“不就是跟你朋友一起吃个饭吗?又不是没见过。”

        “今天不一样,来的客人比较重要,我最近正说服他跟我合伙呢,要是有他加盟,我的事务所名气就大了。”说完,岳斯云踩油门,“算了,也别搞得太严肃,就当朋友聚餐吃吃喝喝得了,太着急了把人家吓跑了怎么办,我还是先跟他多接触接触,成了好朋友什么都好说。”

        岳斯云总是这么说,其实梁婉明白,他忙了这些年,事务所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所以只是想有一个大咖入驻,才能帮他一把。

        到了餐厅,岳斯云带着梁婉进了一个包厢。

        说是就当朋友聚餐,岳斯云还是订了高档餐厅,生怕亏待了别人。

        岳斯云和梁婉落座后,他又叫服务员拿了菜单上来仔细研究,换了几个太油腻的菜。

        几分钟后,包厢的门被服务员推开。

        随后,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

        岳斯云立刻站起来笑脸相迎,梁婉却僵在了座位上。

        王韩潇目光淡淡扫过梁婉,随后和岳斯云握手。

        倒是他身旁的秦萱更激动,远远朝着梁婉招手:“竟然是你!”

        岳斯云回头看了梁婉一眼,“你们认识?”

        梁婉点头。

        “我常常在她的甜品店买蛋糕。”秦萱抬头,看向王韩潇,“她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那家甜品店的老板,你昨天去拿蛋糕那家!”

        王韩潇对此没有反应,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没想到这么巧。”岳斯云笑着说,“看来我们还是有缘分。”

        岳斯云落座后,又说:“我还是介绍一下。”

        他看向梁婉,“这是王韩潇王大律师,你在法制杂志上应该看过他吧?”

        梁婉闻言,愣怔片刻。

        “我看你们法制杂志做什么。”

        岳斯云咳嗽两声,讪讪地看着王韩潇:“不好意思,我未婚妻说话就是这样,不太懂事。”

        王韩潇抬眸,深深看着梁婉。

        “未婚妻?”

        “是啊,我们已经订婚了。”

        岳斯云说。

        王韩潇垂下眼帘,端起茶杯,盯着水面,若有所思的样子。

        包厢内短暂的沉默。

        随后,他说:“你们不是很早就订婚了吗?”

        “啊?你怎么知道?”岳斯云刚问完,又拍了一下桌子,“你本科也是允和大学日语系的吧?哎算一算这时间,你和我们婉婉一届的?”

        王韩潇抬头看向梁婉,“嗯,听大学同学说的。”

        梁婉目光与他短暂相接,随机移开,没有说话。

        “那跟我们婉婉可真是有缘了。”岳斯云一边说着,一边按服务铃叫人上菜。

        “婉婉?”

        秦萱突然开口问道。

        梁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岳斯云说道:“怎么了?”

        秦萱目光在梁婉脸上扫了一圈,张了张嘴,说道:“你们一届的?也是日语系的?难道是同班同学?”

        梁婉:“不是。”

        她看了王韩潇一眼,“毕业太久,没什么印象了。”

        岳斯云见梁婉今天状态不对劲,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免得得罪对面的客人。

        上菜后,说话最多的倒是秦萱和岳斯云。

        两个男人都喝上了酒,梁婉和秦萱没喝,一会儿得当司机。

        秦萱见王韩潇一杯接一杯地,连忙按住他的手。

        “你今天怎么回事?别喝了,明天不是还要忙吗?”

        王韩潇酒量不好她是知道的,今天这几杯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王韩潇却不似往常一般克制,像没听到秦萱的话似的,仰头又喝了一杯。

        秦萱无奈,只得岔开话题,好让岳斯云没机会再灌王韩潇酒。

        他们聊到今天是王韩潇的生日,岳斯云立刻叫服务员端一碗长寿面上来。

        王韩潇还没说话,秦萱就说他不喜欢面食,不用麻烦,但岳斯云还是坚持。

        不一会儿,面端上来了。

        清淡的面汤里撒着几颗葱花,色香味俱全。

        秦萱凑在王韩潇身旁说:“你多少吃两口意思意思吧。”

        王韩潇却看着面出神。

        “怎么了?”秦萱又问,“不喜欢?”

        王韩潇回神,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到十年前也有人送了我一碗长寿面。”

        说完,他低头吃了起来。

        十年前,高三,王韩潇十八岁生日。

        他没有过生日的习惯,然而梁婉偷偷摸摸地从后门进来,把怀里的一个保温盒塞到他怀里就走了。

        打开一看,由于上学的路程太远,保温盒里的面已经糊成一团了。

        但那是王韩潇从小到大第一次吃完了一整碗面。

        可惜中午梁婉来拿保温盒的时候,他却说倒掉了。

        而此刻,在高级餐厅,几百块的长寿面,他却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怎么?”岳斯云问,“不好吃?”

        王韩潇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

        秦萱为他解释:“他是真的不喜欢面食。”

        矫情。

        梁婉放下筷子,说道:“我去一趟卫生间。”

        梁婉在厕所里待了很久,一旁的卫生纸不知不觉被她撕掉了十几张,全散在地面上。

        这六年来,梁婉没有刻意打听过王韩潇的消息,却总能从朋友那儿听说。

        他还是考了法律系研究生,选择他最初的志愿。

        他过了司法考试,成了一名律师。

        他胜率高到可怕,顿时在法律界名声鹤起。

        偶尔也听说他为巨额诉讼费,颠倒是非,却只让人敢怒不敢言。

        每次听到他的消息,梁婉总会失眠一段时间。

        终究还是意难平。

        梁婉再次补了口红,然后才推开卫生间的门。

        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盥洗台旁。

        他好像一点没变。

        还是修长的身姿,不管是校服还是西服都穿得好看。

        还是白皙的皮肤,好像太阳都晒不黑他。

        他总是戴着无框的眼镜,只有在课间睡觉的时候才会取下来,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不是单眼皮,是内双。

        但他此时,一只手撑着台面,另一只手夹着一支烟。

        这和梁婉印象中的他完全不一样。

        梁婉走到他身旁,就像不认识一样,打开水龙头洗手。

        身旁的人突然说道:“什么时候结婚?”

        梁婉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手。

        “快了。”

        放置纸巾的盒子在王韩潇身后,梁婉伸出手,发现完全被他挡住了,于是说:“麻烦让让。”

        王韩潇突然抓住梁婉的手腕,拽着她逼近自己,死死盯着她。

        他的眼眸是琥珀色的,总是很冷,但凝视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但此刻,他的眼神却强硬而迫切,撕开了以往的面具。

        “别嫁给他。”

        “你凭什……”

        梁婉没说完,双唇便被人堵住。

        他的气息里夹杂着浓重的酒气,灼热地侵袭梁婉的唇齿。

        梁婉脑子一下子懵了,双手瞬间没了知觉。

        等她反应过来要挣扎时,走廊上突然传来高跟鞋。

        王韩潇反应比她更快,立刻抱着她转身躲到了门后。

        然而他却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摁在门板上,吻得更用力。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王韩潇却更加放肆,舌尖毫不克制地掠夺梁婉唇间气息。

        梁婉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可是她不敢挣扎,因为高跟鞋声音已经近在咫尺。

        秦萱在卫生间稍作停留,就站在梁婉和王韩潇拥吻的那道门前。

        巡视一圈后,她又走了。

        待脚步声逐渐远了,梁婉用力咬了一口,王韩潇这才放开她,抬手摸了一下唇角,有点点血迹。

        梁婉靠着墙,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冷笑道:“你这算什么,偷情吗?”

        黑暗的角落,梁婉只看得清王韩潇微亮的眼眸。

        “她不是我女朋友。”

        “但是我有未婚夫。”

        王韩潇先回了包厢,秦萱见他来了,连忙问道:“你怎么去那么久?”

        “抽烟。”

        在秦萱面前,能说两个字,王韩潇就不会说三个字。

        秦萱黯然地垂下头,看着他嘴角的伤口,抿了抿嘴。

        几分钟后,梁婉拿着两瓶酸奶上来了。

        岳斯云问她去哪儿了,她说下楼买酸奶,顺便给了秦萱一瓶。

        秦萱接过酸奶,看到梁婉掌心的痣,愣了片刻。

        饭后,梁婉和岳斯云找代驾开车回家,秦萱没找,开车送王韩潇回家。

        到了他家楼下,秦萱见王韩潇在副驾驶睡着了,便没叫他。

        看着王韩潇的睡颜,秦萱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唇。

        但王韩潇睡眠很浅,被她一碰就醒了。

        他睁开眼,解开安全带,说道:“我到了,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见他下车,秦萱也赶紧下车,拿起后排的蛋糕。

        “我送你上去吧。”

        见王韩潇没点头,秦萱抬手,说道:“至少把蛋糕切了吧。”

        王韩潇看着她手里的蛋糕,“嗯”了一声。

        进了王韩潇的家,秦萱放下蛋糕,说道:“我去给你倒一杯热水。”

        从厨房出来,却看到王韩潇已经坐在客厅里,一口一口地吃着蛋糕。

        秦萱总算笑了,坐在他身旁看着他吃。

        “你着什么急,都不点蜡烛吗?我还特意多要了点蜡烛。”

        王韩潇没说话,依然埋头吃蛋糕。

        十分钟后,秦萱察觉不对了。

        王韩潇本身不爱吃甜食,必要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尝一口意思意思,可这个蛋糕,他却快吃完了。

        “别吃了。”秦萱连忙拦住他,“再吃该不消化了。”

        王韩潇没听,直到把最后一口吃完,才站了起来。

        “我去睡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看着王韩潇走进卧室,秦萱在客厅站了十分钟。

        随后,她轻声推开卧室的门,看见王韩潇已经拖了外套,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秦萱慢慢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王韩潇的脸颊。

        手突然被他握住,秦萱心底一喜。

        随即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床上的人握住她的手,呢喃念着:“婉婉……”

        婉婉……婉婉……

        这两个字就像秦萱的噩梦一样。

        去年公司年会,王韩潇喝多了,坐在车上睡着了,也念的是这个名字。

        秦萱越想越心凉。

        怪不得……

        昨天她感冒了在家休息,有一份文件需要她签字,于是她拜托王韩潇把文件送到她家里,顺便叫她帮忙把樱花慕斯取过来。

        然而今天早上,王韩潇却破天荒地来接她上班。

        秦萱对王韩潇的心意很明显,公司里的人都看出来了,王韩潇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作为女生,她不好明问,只能用行动表明。

        王韩潇也并不十分抗拒她,甚至有时候容忍她稍微亲密的行为。

        直到今天早上,秦萱想,他应该是默认了两人的关系。

        但现在,秦萱心里凉得彻底。

        原来“婉婉”,真有其人,而且近在咫尺。

        王韩潇办公桌抽屉里有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很模糊,似乎是从其他照片上截下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男生,一个女生。

        男生很明显是王韩潇,那个女生只有背影,负着手,看着黑板。

        秦萱不知道这个女生长什么样,只知道她手心有一颗痣。

        今晚她终于知道,原来那个女生就是梁婉。

        王韩潇的手很热,但这温度却不是给秦萱的。

        秦萱咬着下唇,看着他,他却又呢喃了一句“婉婉”。

        婉婉……

        秦萱突然苦笑了起来。

        人家都有未婚夫了,你还在念什么呢。

        想到这里,秦萱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些想法。

        她慢慢垂头,轻吻王韩潇的下颌,另一只手覆上他的胸膛,缓缓解开他的衬衣扣子。

        就在她解开第二颗扣子时,王韩潇突然惊醒,一把推开了她。

        “韩潇……”

        秦萱心里羞愤与痛楚交杂,眼眶瞬间红了。

        王韩潇却冷冷看着她,像站在法庭上一般严肃,且没有温度。

        “你干什么?”

        秦萱:“我一直想问你……你抽屉里的那张照片,就是今晚的梁婉吗?”

        王韩潇没说话,眼神却说明了一切。

        秦萱咬牙说道:“她要结婚了你不知道吗!”

        王韩潇胸口的起伏逐渐明显了起来。

        突然,他一把抓起床边的外套,起身走了出去。

        “你去哪里!”

        秦萱的喊声回荡在这冰冷的房间里,回应她的只是一声关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