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月亮有你一半圆(番外)在线阅读 - 第0045章 番外一

第0045章 番外一

        第45章番外一

        北原午间新闻全新改版后,由资历老的女主播搭配新主播于中午十二点半播出。

        原本只是中老年群体中午下饭的节目,一时之间却受到不少年轻女性的追捧。

        原因无他,新主播秀色可餐。

        当代公众人物在无孔不入的网络密爪下,隐私无所遁形。

        很快,追捧这档新闻节目的女性观众痛心疾首。

        太可惜了,这位年轻新主播竟然——

        英年早婚!

        三中的同学会上,老同学们正在讨论这件事。

        没多久主角就到场了。

        邢意北一落座,就被同学们围了起来。

        “可以啊,爱情事业双丰收,新娘呢?”

        “对啊,新娘呢?怎么不带来看看?”

        “什么时候结婚的?怎么也没个信儿?”

        “办婚礼了吗?”

        “准备在哪儿办啊?”

        同学会在一家大酒楼举办,还没到饭点,大家都围坐在茶水区,热闹非凡。

        本来这事儿邢意北没想过宣扬,打算过了年再办婚礼,所以他们领证的消息只告诉了几个朋友。

        结果叶盛那傻逼发了个朋友圈,说自己磕的cp终于结婚了,这事儿就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

        邢意北和叶盛的朋友多数也是播音行业的,这事儿又一来二去在传媒界传开了。

        到现在,不管是朋友同学还是观众,都知道他英年早婚了。

        邢意北安静地听完同学们的问题,才缓缓开口道:“刚结婚,还没办婚礼。”

        大家都期待地看着他。

        眼尖的看见他手里拿了个牛皮文件夹,问道:“你拿的什么啊?”

        邢意北一笑:“差点忘了,请帖。”

        众同学:“……”

        没见过这么欠打的。

        第一个领到请帖的人立刻打开帖子,看到新娘的名字,揉了揉眼睛,再次盯着看。

        第二个、第三个……都看到了请帖。

        “呃……这个姜思思,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姜思思吗?”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驼色大衣的女人从过道旁的卫生间朝大厅款款走来,在邢意北身旁落座。

        邢意北柔声道:“来了?”

        姜思思看众人一眼,见大家手里都拿着请帖了,便轻轻点头。

        “好久不见了。”

        人的长相会变,但熟悉的嗓音一下子把大家拉回青葱时代。

        仿佛大家都还穿着校服坐在教室里,男生挤在教室后排打闹,女生三两成群围在一起聊天。

        多年不见的生疏一扫而光,大家争先恐后地问问题,但说来说起,无非也就是围绕着“怎么在一起的?”“谁追的谁啊?”

        只是主角还没说话,一个人就抢着说话了。

        “我知道!”

        众人看向说话的人,正是当年的老班长。

        “是你追的姜思思,对吧?”老班长揶揄地看着邢意北,“我早就知道了。”

        邢意北一时有点懵,“什么?”

        老班长促狭地看着姜思思,缓缓开口:“高二上学期换座位,咱们班里按照成绩排队选座位,邢意北明明在最前面,我排在姜思思后面,这家伙却说肚子痛去上厕所,回来就插了我的队。我当时寻思着怎么好好的就肚子痛了呢,原来是想跟人当同桌啊。”

        姜思思瞥邢意北一眼:“真的?”

        “我真肚子疼。”邢意北说,“我想坐哪儿跟老张说一声不就行了?”

        老张是班主任。

        大家一听,“切”了一声。

        “不过确实是我追的。”邢意北昂着下巴看姜思思,“是吧?”

        “是的。”姜思思顺着他的话说。

        人群里另一个人冒出头说:“你们不知道,我高中还看到他们接吻了呢。”

        “没有啊!”

        邢意北和姜思思同时说道。

        “别装,我都看到了。”说话的是学习委员,高中时在姜思思和邢意北前排坐了一学期,“只是我不记得时间了。”

        “我天,学习委员眼皮子地下谈恋爱啊!”

        “可以啊你们!一点风声都没漏!”

        “讲讲细节啊!”

        邢意北依然一脸懵,只是姜思思似乎有了一点头绪,可是那次真的……

        “就是下课的时候!”学习委员说,“我想找姜思思借修正液的,结果一回头就看见邢意北亲了姜思思一口,搞得我修正液也没敢借。”

        邢意北:“……?”

        他回头问姜思思,“有这事儿?”

        邢意北不记得了,姜思思倒是记得很清楚。

        不过真是个误会。

        月考过后,课代表发了物理试卷,姜思思考得差,默默地低头看试卷。

        邢意北回到座位,见姜思思捂着试卷,就想伸手去拿她的试卷。

        姜思思当然不好意思,拿着自己试卷直躲,邢意北就探过上半身去拿。

        一来二去,有了点抢的意思。

        姜思思躲得厉害,动作越来越大,邢意北动作也大,一不小心,姜思思往后一仰,邢意北也倒了过去,双唇就擦过了姜思思的脸颊。

        那一瞬间,姜思思没敢看邢意北,瞪大了眼睛,盯着地面。

        片刻的沉默后,邢意北没抢试卷了,而是转身走出了教室。

        他走后姜思思才敢抬头,看见他逃似的背影,失落了好一阵。

        后来,邢意北和姜思思整整一个星期没说话。

        完了。

        姜思思想,他要么就是膈应到了,要么就是太尴尬。

        直到某一个傍晚,邢意北照常去操场打球,姜思思也照常去逛操场。

        猝不及防,一个球丢过来,砸到姜思思脚步。

        她连连退了好几步,抬头一看,邢意北流着汗,站在一旁叫她把球丢过来,两人这才是破冰。

        邢意北真的不记得这事儿了?

        姜思思看向一旁的邢意北,他同时看了过来,低声问:“是不是那次?”

        姜思思点点头。

        邢意北:“那也算……?”

        两人虽然低声嘀咕,但也被大家听到了。

        一时间,女同学们无不艳羡。

        谁能想到,这朵高岭之花竟然被姜思思摘去了。

        后来大家又问,是怎么求婚了。

        这件事确实有点难以启齿。

        半年前,北原卫视内部结构拆分重组,姜思思阴差阳错地做了出境记者。

        恰逢情人节,地方频道做了个专栏,选在民政局外,让姜思思采访领证的新人。

        姜思思紧张得好几天晚上没睡好,生怕自己到时候连话都说不利索。

        临到前一天,姜思思还在紧张地做着准备工作,看各个前辈们的往期采访。

        邢意北见她这么着急,便说:“要不明天早上你去民政局门口排练排练。”

        姜思思问:“怎么排练?”

        邢意北说:“就去模拟采访一下,明天人肯定不少的。”

        姜思思想了想,点头答应。

        第二天早上,她和邢意北早早地就去了民政。

        临走前,姜思思为了给人留下好印象,还特意化了精致的淡妆。

        邢意北也在衣柜里挑挑选选了好一会儿衣服。

        “是我采访又不是你采访。”姜思思说,“看把你臭美的。”

        可惜时间太早,还没有人来办理。

        两人坐在大厅等,柜台旁边的工作人员看了许久,说:“你们俩来领证的?怎么坐那儿?”

        姜思思说:“不是。”

        工作人员奇怪地看着他们:“不来领证来干嘛的?”

        姜思思尴尬地说:“我们……”

        “要不我们领个证吧。”邢意北突然打断她,“不然在这儿坐着怪无聊的。”

        姜思思:“……?”

        无聊?

        说着,邢意北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两个户口本。

        姜思思:“……?”

        不等姜思思反应过来,邢意北拉着她走到柜台前。

        “您好,我们领证。”

        工作人员看了看邢意北,又看了看姜思思。

        “你们是自愿的?”

        走完流程后,民政局已经来了不少人。

        邢意北牵着姜思思走到门口,伸了个懒腰,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采访新人了。”

        握着手里的结婚照,姜思思却不知道该问什么。

        邢意北说:“你不问,那我问了?”

        姜思思点头。

        邢意北弯腰,笑着注视姜思思。

        “邢太太,准备好和您的丈夫过渡这漫长的一生了吗?”

        姜思思反复品味着“邢太太”和“丈夫”这五个字,又愣着点头。

        后来回想起来,姜思思恨不得一拳打爆邢意北的狗头。

        连一个正式的求婚都没有,就把她骗到了民政局。

        直到某一天她电脑坏了,临时拿了邢意北的电脑来用。

        一打开百度,就看到一长串的搜索记录。

        “怎么求婚比较浪漫?”

        “有什么好的求婚方法?”

        “求婚创意。”

        “有靠谱的求婚创意公司吗?”

        “怎么求婚成功率比较高?”

        “如果不求婚直接骗去民政局会被女朋友打吗?”

        “求婚要带什么材料?”

        “民政局几点上班?”

        算了。

        地点、创意、方式都不重要,只要是他就好。

        婚礼在九月一日举办,距离邢意北和姜思思第一次见面,正正十年。

        大学同学和高中同学都到了不少。

        姜思思第一次见邢意北哭,是在婚礼誓词的时候。

        他想了许久,也想姜思思领证那天一样,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他在司仪的调侃声中说道:“邢太太,我向你保证,你未来的生活除了柴米油盐,还会有永远不变的爱。”

        姜思思摸了摸小腹,轻声说:“还有它。”

        那一刻,邢意北眼眶突然红了,抱住姜思思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梁婉因为这事儿,笑得前仰后俯。

        她作为伴娘,帮姜思思保管手机,赶紧拿出新娘子的手机拍照纪念这一刻。

        毕竟以后可能再没机会见到邢大主播这幅模样了。

        拍下照片的那一刻,姜思思的手机进来一条微信。

        抬头栏的预览显示:祝你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这条消息来自王韩潇。

        半年前,她也曾收到了同样一条消息,来自同一个人。

        那时,她订婚的消息传到高中班里,立刻收到了几十条祝福信息。

        手机直到夜里才消停下来。

        第二天早上,梁婉起床拿起手机一看,有一条凌晨五点收到的消息。

        “祝你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这个陌生号码,她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