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月亮有你一半圆(番外)在线阅读 - 第0042章 明月终皎洁(一)

第0042章 明月终皎洁(一)

        第42章明月终皎洁(一)

        允和大学的毕业论文答辩和毕业典礼在六月初,邢意北有了一周假期,走完他大学最后的路程。

        外出实习的毕业生都回了学校,学校外的大排档和酒吧每年这个时候也是生意最好的时期。

        觥筹交错,热闹喧哗,烤串与啤酒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年复一年。

        邢意北倒是坐得住,每次都是临到聚餐时间了才去学校,吃晚饭又打车回来。

        今天是播音系专业聚餐,辅导员和专业老师都会去,邢意北却还坐在沙发上看书。

        姜思思把阳台上晒好的衣服收下来,拿到沙发上整理。

        邢意北伸了个懒腰,陪她一起折衣服。

        姜思思问:“你什么时候出发?”

        “不着急。”邢意北说,“五点出发也来得及。”

        “嗯。”姜思思见邢意北折的衣服乱七八糟地,就把他赶到一边去,“别给我添乱了。”

        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邢意北去开门,跟外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又关上了门。

        “谁啊?”姜思思问。

        “物业,做业主调查。”邢意北说,“我让他联系房东了。”

        说起房东,姜思思想起了房租问题。

        她一边叠着衣服,一边说:“房租一个月多少啊?”

        邢意北站在阳台上浇花:“你问这个干什么?”

        姜思思:“我就问问。”

        “四千。”邢意北放下水壶,回到客厅,“明年打算换个地方住,这里交通不是很方便,去个超市要十几分钟。”

        “我觉得挺好的了。”姜思思说,“安静。”

        “嗯。”邢意北坐到姜思思身边,“那就不换。”

        姜思思叠好衣服,往房间走去,顺便说道:“你把窗帘拉上吧,下午我想在客厅看电影。”

        最近几天气温逐步上升,每天烈日当空,有的人家已经开了空调。

        但是看电影的时候,姜思思还是喜欢安静昏暗的环境。

        姜思思放好了衣服,顺便脱了长袖长裤,换了一套睡裙。

        出来时候,邢意北正坐在沙发上选电影。

        姜思思窝进他怀里,问道:“看什么?”

        邢意北按着遥控器,飞快地翻页。

        “欧美的,还是日韩的?”

        姜思思掐了他一下,见他依然一本正经的模样,于是问:“那你平时喜欢看欧美的还是日韩的?”

        “我一般看欧美的。”邢意北手臂一曲,搂住姜思思的肩膀,“不过你在这里,我们可以看日本的,免得你听不懂。”

        姜思思:“……”

        果不其然,邢意北进入“日韩”分类,选择了剧场版海贼王。

        还真是日韩。

        姜思思兴致缺缺,但邢意北却格外地意兴盎然。

        十几分钟后,邢意北发现姜思思躺在他臂弯里睡着了。

        她穿着白色睡裙,白净的双腿伸在沙发上,细细看去,脚趾竟然涂了嫩粉色的指甲油。

        邢意北的注意力逐渐无法集中在电视上了。

        大好时光,看电视有些浪费。

        睡裙一点点被撩起,睡得浅的姜思思忽然睁开眼睛,看着邢意北:“你干什么?”

        邢意北手上动作没停,熟练地绕到姜思思背后,解开了扣子。

        “看不进去?”

        姜思思嘤咛一声,扭动着腰,却躲不开邢意北的手。

        邢意北抱住她不安分的腰,说道:“不如我们来一见钟情一下?”

        姜思思噗嗤笑出来,使劲推开他,却还是被翻转身体,压在了沙发上。

        窗外烈日灼灼,室内喘息连连。

        两个人闹了大半天,邢意北不得不准备出发了。

        他进房间拿了一床薄毛毯盖在昏昏欲睡的姜思思身上,才往浴室走去。

        手机响了一下,把姜思思的睡意打断。

        昨天发的工资,今天终于到账了。

        工资虽然不高,但是姜思思家里环境优渥,父母每个月还会给她打钱,特别是知道她搬出去住后,害怕她生活条件不好,给的钱比读书时还多。

        所以姜思思收到工资的这一刻,立马就给邢意北转了房租。

        十几分钟后,邢意北出来了。

        他简单冲了个澡,迅速换好衣服,急急忙忙地换鞋。

        “明知道晚上有事还不知道收敛。”姜思思靠在沙发上,晃荡着双腿,似笑非笑地看着邢意北,“现在知道着急了吧?”

        邢意北弯着腰,抬眸凝视着姜思思。

        “你要是再勾引我,今天聚餐我就不去了。”

        姜思思立刻收起双腿,往沙发角落里钻。

        “谁勾引你了……”

        邢意北穿鞋的时候,张世灿一直发消息催他。

        邢意北不耐烦,给他发了一句语音后,终于看到了姜思思的转账信息。

        邢意北:“你给我钱干什么?”

        姜思思正欲开口,邢意北又说:“嫖资?”

        姜思思:“……”

        这个人想哪儿去了。

        姜思思被他逗笑,想着怎么逗他一下,却见他眉目皱了起来。

        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邢意北又看了一眼手机,看清了转账金额,说道:“平均下来,也太少了吧?”

        姜思思:“……?”

        邢意北:“我这姿色,怎么不止这点钱吧?”

        姜思思把身下的枕头抽出来朝她扔去:“快滚!”

        邢意北刚关上门,姜思思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心惊肉跳。

        幸好不是刚刚那个时候打来的。

        姜思思接起电话。

        “妈妈,怎么了?”

        周宛珍还没下班就给姜思思打电话了,此刻正在办公室走廊里,刻意压低了声音。

        “思思啊,妈妈下周要去你们那边出差,正好来看看你。你现在住哪儿啊?妈妈就不住酒店了,跟你睡一起。”

        姜思思愣了一下,“妈妈,我……”

        “怎么,不方便吗?是不是室友在不太方便?”

        周宛珍前段时间跟姜思思打电话聊起搬出去住的事情,没有细问,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当时她问姜思思是一个人住吗,姜思思说不是,周宛珍就默认她跟朋友合租了。

        姜思思低声说道:“妈妈你什么时候到?”

        “下周二下午就来了。”周宛珍说,“那你把你地址发给我,我定一个附近的酒店吧。”

        姜思思:“好。”

        一挂电话,姜思思立刻就跳下沙发,在客厅急得团团转。

        周宛珍要是知道她大三就跟男朋友住在一起了,不知道会不会扒掉她一层皮!

        而且后天下午就到了,明天又是周一,姜思思根本不可能有时间临时造假。

        是夜。

        允和大学外的步行街,一波又一波聚餐结束的学生走了出来。

        邢意北喝了不少酒,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顺便买了瓶矿泉水。

        从便利店出来时候,张世灿站在路边朝他招手。

        张世灿身后还站着赵蔓和关语熙。

        邢意北慢吞吞地走过去,“干什么?”

        张世灿:“她们两个说上次拍毕业照都找不到人,没机会跟你合影,现在你还没走,一起合个影啊。”

        关语熙和赵蔓期待地看着邢意北。

        邢意北喝了一口水,看到前方一辆车开了过来。

        正是他打的车。

        “我打的车来了。”邢意北说。

        “让司机等一下吧。”赵蔓拿出相机,“咱们同窗几年,还没合照过呢。”

        邢意北微微侧头,没有搭理赵蔓。

        “一起拍个照吧,周三就毕业典礼,到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关语熙朝张世灿挥手,“你来帮我们拍照吧。”

        邢意北没再拒绝,把矿泉水瓶也给了张世灿,站在了关语熙和赵蔓身边。

        张世灿刚拿起相机准备拍照,邢意北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朝张世灿做了个手势,张世灿只好放下相机,等邢意北接电话。

        邢意北接起电话,只寥寥说了几句。

        “怎么了?”

        “哪儿?”

        “别着急,等我回来。”

        挂了电话,他立刻朝路边等着他的车走去。

        “我有事,先回去了。”

        赵蔓和关语熙纷纷上前,“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

        邢意北拉开车门,回头说:“姜姜找我。”

        赵蔓:“……”

        关语熙:“……”

        邢意北关上车门后,张世灿又敲了敲车窗。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要不要我帮忙?”

        邢意北摇下车窗,说道:“家里有蟑螂,要去帮忙捉吗?”

        张世灿:“……滚。”

        邢意北一下车就朝电梯跑去,打开家门后,看见姜思思正拿着扫把,弓着腰,全神贯注地看着沙发角落。

        邢意北没忍住,扶着门笑了起来。

        姜思思着急地瞪着他。

        “你还笑什么!快过来!”

        邢意北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扫把,看了两眼就丢开,拿起放在地上不用的铁盒。

        “在哪儿啊?”

        “我看见它钻到沙发后面了。”姜思思紧张地抓着邢意北的手,“你赶紧把他弄出去。”

        邢意北把沙发搬出来,仔细地找蟑螂。

        这时,他手机响了起来。

        “我帮你接!你赶紧找!”

        姜思思从邢意北裤包里摸出手机,下意识要按接听键,看清来电显示的时候吓得差点把手机丢出去。

        “你自己接!”

        “不是你要帮我接的吗?”邢意北拿走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乐不可支,“我妈会吃人吗你这么害怕?”

        姜思思不说话,默默躲到了后面。

        “妈,怎么了。”邢意北一手接着电话,一手拿着铁盒,漫不经心地跟关月华说话。

        片刻后,他突然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好。”

        挂了电话后,邢意北目光一凛,精确地把铁盒砸了下去。

        “搞定。”他拿卫生纸把地上的壮士尸体包起来,猛地转身往姜思思面前凑,吓得姜思思尖叫着跑进了房间。

        “好了。”邢意北收拾好残局,走过去敲门,“别躲了,出来。”

        姜思思把门拉开一条缝,确定他手里没东西后才走出来。

        “烦死了!”

        这人怎么还跟高中的时候一样幼稚。

        知道她怕蟑螂,居然趁她睡着了用黑色水性笔在她草稿纸上画了一只蟑螂。

        别说,有基本功的人就是不一样,画得栩栩如生。姜思思睡醒了一睁开眼吓得直接推翻了桌子,连带着邢意北的桌子也翻了,他整个人栽到地上,手臂打了一个月石膏。

        那一个月不能打篮球,每天坐在操场边上忧郁地看着球在他面前飞来飞去,空余恨。

        就这样也没见他长点教训。

        姜思思走到客厅,见邢意北已经收拾好了,才坐了下来。

        “对了,我跟你说个事。”

        邢意北:“嗯。”

        “我妈妈后天要来看我。”姜思思挠着后脑勺,“我……”

        “你不想你妈来?”邢意北问。

        “不是……哎,我妈妈不知道我跟你住在一起。”姜思思说,“到时候怎么办啊?”

        邢意北蹲下来,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姜思思。

        “你先喝点水,额头都吓出汗来了。”

        姜思思摸着杯壁,踌躇片刻,“我怕我妈妈……哎,女孩子跟你们不一样的。”

        “我反正是愿意见你妈妈的。”邢意北说,“不过看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后天就搬出去躲躲。”

        姜思思可不舍得。

        “算了,来就来吧。对了,你妈妈刚刚找你什么事?”

        邢意北:“她后天过来看我,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姜思思:“……?”

        周二下午,飞机刚停稳,旅客们先后下了飞机。

        甬道里,关月华漫步前行,目光却一直落在前面的女人身上。

        被人长时间注视着是会被感觉到的。

        周宛珍回头瞄了一眼,然后放慢了脚步。

        当关月华走到周宛珍身边时,周宛珍咳了两下:“诶……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话关月华早就想问了。

        “我刚刚也在想,我们是不是一起打过麻将?”

        周宛珍:“我不打麻将的。”

        两人想了许久,终于有了点苗头。

        周宛珍:“我们是不是在家长会见过?”

        关月华灵光一闪,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孩子是三中的吗?”

        周宛珍:“咱们孩子是一个班的吧?”

        关月华:“是啊,我儿子是邢意北,你孩子是……?”

        周宛珍:“姜思思。”

        关月华:“同桌呀!怪不得我说眼熟呢,家长会的时候咱们坐一起。”

        周宛珍有些诧异:“四年了你还记得我们思思呢?”

        “当然了。”关月华说,“我儿子最爱挂在嘴边的就是思思那个女孩子了。”

        ……

        两人走出机场,在出租车通道排队。

        周宛珍:“你们小北在哪所大学呢?”

        关月华:“允和大学,你家思思不是也在这所大学吗?”

        周宛珍:“小北连这个也告诉你了呀!两个孩子可不是有缘分嘛!”

        ……

        排到队伍尽头,关月华招停一辆出租车,问周宛珍:“你去哪儿啊?”

        周宛珍:“光华区,你呢?”

        关月华:“巧了,我也是。”

        周宛珍:“我去博翠一期,你呢?”

        关月华:“这也太巧了吧!”

        于是,两人上了同一辆出租车。

        一路上的光景,两人已经聊得火热朝天,不知不觉就走近了同一栋楼。

        出了电梯,周宛珍才反应过来:“你家小北也住这栋楼?”

        关月华:“高中的时候思思和我们小北就是同桌,没想到大学还住在同一栋楼,真是太有缘分了!”

        更有缘分的事情在后面。

        当周宛珍和关月华站在一扇门前,对视一眼。

        “你走错了吧?”

        “是你走错了吧?”

        突然,门从里面打开。

        周宛珍和关月华两人同时愣住。

        屋里两人异口同声:“妈。”

        周宛珍、关月华:“……?”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很显然,两位妈妈没搞清楚状况。

        “阿姨,妈,进来吧。”邢意北侧身让开路,“别在外面站着了。”

        周宛珍指了指自己,“你叫我?”

        邢意北看向周宛珍:“阿姨希望的话,也行,妈。”

        周宛珍:“……?”

        姜思思立刻上前拉住自己妈妈,小声说:“妈,进来吧。”

        说完,她又红着脸看了关月华一眼,“阿姨好。”

        关月华木然地点点头:“好……哦,好……”

        两位妈妈相继在客厅坐下,姜思思立刻去厨房倒水,只留邢意北独自在客厅面对灵魂的拷问。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关月华就开门见山了:“女朋友?”

        邢意北点头。

        关月华与周宛珍对视一眼。

        “我们还是说怎么就这么巧了。”

        周宛珍止不住地打量邢意北,渐渐笑了起来。

        “小北又长高啦,高中的时候阿姨看到你还是个小男孩儿呢,现在成熟了,是个男人了。”

        邢意北笑了笑,“阿姨还和当年一样漂亮。”

        周宛珍的笑保持不变,冷不丁问:“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邢意北脱口而出:“很久了。”

        他可不敢告诉姜思思的妈妈在一起没多久就把人骗到家里来住了。

        万一当场上演棒打鸳鸯,场面恐怕会失去控制。

        周宛珍闻言,笑容终于柔和了下来。

        “你们这些孩子也是,多大的人了,也不告诉家里一声。”

        关月华倒是一点不意外,就凭他儿子在家里提起这个女孩子的次数,两人又在一个大学,在一起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她对自己儿子还是很有信心,就是不知道,要不是这次意外撞破,这孩子不知道还要瞒多久。

        姜思思倒好了茶,走到厨房门口,与邢意北隔门相望。

        “思思快过来呀。”关月华朝姜思思招手,“都这么漂亮了,果然女大十八变,阿姨都快认不出来了。”

        姜思思端着茶水过来,腼腆地坐在邢意北旁边。

        两个妈妈都是和蔼的人,而且对彼此的孩子都很满意,所以这次意外的“见家长”,比姜思思想象中轻松得多。

        邢意北提议出去吃晚饭,可两个妈妈怎么肯,立马就就在家里操办了一顿晚饭。

        饭后,姜思思要去酒店陪妈妈住。

        路上,姜思思挽着周宛珍的手,一步步走得比蜗牛还慢。

        夜色浓稠,路灯把母女俩的影子拉得很长。

        两人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话题总离不开邢意北。

        到了酒店,周宛珍一句话总结道:“我女儿可真争气啊。”

        姜思思:“嗯?”

        周宛珍坐到床前的沙发上,脱下了高跟鞋,舒适地躺了下来。

        “把校草都搞定了,可不是争气吗?”

        姜思思笑了笑,依偎到周宛珍怀里,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呢喃道:“那可不,毕竟是周女士的女儿。”

        周宛珍摸着姜思思的头发,渐渐有了睡意,“嗯,去洗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

        姜思思起身去洗澡后,周宛珍拿出手机,翻出相册里偷拍的一张照片,细细看了起来。

        那是做晚饭前,姜思思带她去房间换衣服时,她不经意在柜子上看到的一幅画。

        简单的笔墨,把姜思思最胖的时期也勾勒的那么可爱。

        姜思思没学过美术,所以周宛珍知道那幅画是谁的作品。

        周宛珍看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的傻女儿一直以为心思埋得很好,殊不知在她去开家长会时候,想撕一页纸记录老师说的东西,找了个草稿本,随手一翻,就看到中间满满一页纸写满了“邢意北”三个字。

        真是个傻女儿。

        还好,有那幅画作证,傻女儿的青春没有被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