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月亮有你一半圆(番外)在线阅读 - 第0041章 灯火阑珊处(十)

第0041章 灯火阑珊处(十)

        第41章灯火阑珊处(十)

        姜思思半干的头发,在缠绵后,更湿了。

        鬓边发丝贴在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姜思思浑身黏糊糊的,害怕第二天起床会感冒,于是还是要挣扎着起来洗澡。

        她捂着被子坐了起来,寻找了一圈,看到自己的衣服在床下。

        邢意北那边的床下。

        此刻邢意北已经穿上了睡衣,没等姜思思说话就把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

        然后扔进了脏衣篓里。

        “我还要洗澡的。”姜思思小声说。

        邢意北“嗯”了一声。

        “嗯”什么?

        姜思思莫名地看着他。

        之间邢意北把凌乱的床铺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朝着姜思思走来,手臂伸进被窝里,正要把姜思思抱了起来。

        “啊!”

        姜思思紧紧抓着被子,“我没穿衣服。”

        邢意北看着她笑,“刚刚也没见你这么害羞。”

        姜思思几乎把头埋进了被窝里。

        邢意北突然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被子滑落,赤裸的身体明晃晃地展露在他面前。

        姜思思立刻抱紧了他,把脸藏了起来。

        “都要去洗澡了,还多此一举干什么。”

        到了浴室,姜思思双脚一落地,邢意北就说:“站得稳吗?”

        姜思思:“……”

        “男人就是莫名自信。”姜思思转身背对着邢意北,拿起花洒,“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背后的人没有动。

        姜思思回头看他一眼,推了他一下,“你出去呀。”

        邢意北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上,“我现在有点不舒服。”

        姜思思:“哪里不舒服?”

        邢意北从背后抱住姜思思,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轻轻蹭了一下。

        “自尊心。”

        姜思思:“……”

        男人除了莫名自信以外,自尊心还特别强。

        姜思思算是体验到这个真理了,她双手撑着浴室玻璃门,手掌在呼出的热气上划出毫无规则的痕迹。

        她整个人被邢意北从背后压着,默默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把这道玻璃门给换掉。

        太光滑,会真的站不稳。

        昨晚闹腾到了半夜,姜思思躺在邢意北的怀里听他说了许多话,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但是姜思思睁开眼时,还差五分钟闹钟就要想了。

        此刻,她脑子里竟萌生了不想去上班的想法。

        被窝里的温存,她舍不得离开。

        身边的人似乎比她醒得更早,感觉到了她的动静,呢喃道:“醒了?”

        “嗯。”姜思思发现一晚上过去,她还枕在邢意北手臂上,怕他手臂酸了,便挪开了头,“你也醒了?”

        按道理,他一晚上那么累,不应该醒这么早。

        邢意北抬起手,拂开姜思思额头上的细发。

        “不再睡一会儿?”

        姜思思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枕着自己的手背,低声呢喃:“你不是也醒了吗?”

        “嗯。”邢意北又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再睡一会儿。”

        姜思思推开他,“我要上班了,你倒是好,可以睡到中午。”

        邢意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那我们以后早点。”

        姜思思:“……”

        简单洗漱了一下,换好了衣服,姜思思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犯难。

        XX一时爽,上班火葬场。

        昨天夜里,邢意北嘴下一点不留情,恨不得在她身上每个地方留下痕迹。

        其他地方也就算了,脖子上的印记实在太显眼,连遮瑕膏也不能起太大作用。

        思来想去,姜思思灵光一闪,从衣柜里翻出一条丝巾系在脖子上。

        精致。

        姜思思昨晚忽略的班级聚餐消息是隔壁班的人发起的。

        大三下学期,学生们陆陆续续开始实习了,一旦跨过这个暑假,留在学校的学生更少,所以隔壁班的班长建议本专业的人聚一次餐,一起交流一下实习信息或者考研方向。

        但其实大多数人也只是为了吃喝玩乐。

        聚餐的地点定在了学校附近,第二周周三下班后,姜思思独自坐地铁回了学校。

        一个小时后姜思思才到约定的火锅店,订的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

        一共三个班级,坐了六桌人。

        梁婉远远地就朝着姜思思挥手,给她留了自己身边的位置。

        “这里!”

        姜思思坐过去,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班里女生坐满了一桌,姜思思一来,班里一个女生便问她:“思思,你在外面租的房子多少钱一个月啊?”

        女生们喜欢串寝室,所以姜思思搬出去住的事情不是个秘密。

        但经别人这么一问,姜思思才想到房租这个问题。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是不会搬回宿舍了。一直住在邢意北那里,房租也该分摊一下。

        这么想着,姜思思随意说了个数字:“两千。”

        “有点贵呀。”女生叹气道,“我实习工资一个月还不到四千,看的房子又没有低于一千五的,太难了真是。”

        女生又问:“那你是一个人住吗?”

        姜思思咳了一下,“不是。”

        “哦,跟人合租啊,那还蛮划算的。”女生自顾自念叨了起来,“我也找个人合租算了。”

        梁婉促狭地笑着,用筷子挑着碗里的菜,“你那哪儿叫合租啊,叫同居。”

        姜思思用手肘撞了她一下,“小点声。”

        “咦?你们寝室还有一个人呢?”对面另一个女生问姜思思,“林小圆怎么没来聚餐啊?”

        姜思思木然摇头,“我不在寝室,不清楚。”

        “她病了。”梁婉告诉了那个女生后,又侧身问姜思思,“小圆感冒很久了,你不知道吗?”

        姜思思:“也没告诉我啊。”

        梁婉:“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水啊!”

        菜端上来了,大家饿了许久,都忙不迭先填一填肚子。

        日语系男生不多,隔壁桌一张桌子就够三个班所有男生坐了,他们在上菜之前就开始喝酒,现在有了下酒菜喝得更欢,划拳的声音突兀又闹腾。

        姜思思看到王韩潇坐在最里面的位置,没有参与酒精大战,安静地喝着茶水。

        张伟鑫正红着一张脸跟王韩潇说着什么。

        梁婉:“陪我去上个厕所。”

        “嗯?”姜思思回头,“哦,好。”

        两人起身,往卫生间走去,经过隔壁桌时,被张伟鑫叫住。

        他跟人划拳喝了两瓶酒,有点上头,眼神也不太清明。

        “梁婉,我跟你说个事情。”他走出来,说道,“这周五的专业选修课,我要上台去讲课件,演唱会可能去不了了。”

        梁婉烦躁地“啧”了一声,“怎么会这样啊?”

        张伟鑫也欲哭无泪,丧着一张脸,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刚刚班长跟我说上周五他帮我点名的时候,老师问有没有人主动报名,他下意识就举手了。”

        梁婉:“下意识?”

        张伟鑫点头。

        没办法,班长优秀惯了。

        梁婉不再管其他的,抱着双臂,问道:“那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啊。”张伟鑫说,“可惜了门票。”

        梁婉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说道:“门票也不便宜,你要是去不了就把它转卖了吧。”

        话音一落,后面立刻有男生起哄说:“卖给我呗!我去啊!”

        梁婉看过去,说话的男生就坐在王韩潇旁边,跟梁婉不熟,明显是插科打诨的。

        “那不行!”张伟鑫说,“我还是到时候再想想办法吧。”

        梁婉:“行。”

        厕所里,姜思思站在洗手台处等着梁婉。

        她拨弄着手指甲,突然想起刚刚听到的对话,于是问:“你那个演唱会是这周五吗?”

        梁婉:“是啊,你要去吗?”

        “邢意北买票了。”姜思思说,“我都不知道他买了两张票。”

        “哼!”厕所里传来梁婉不满的声音,“就知道秀!”

        姜思思:“你不是也有人陪嘛。”

        梁婉:“去不去得了还是个问题呢。”

        隔壁男厕,张伟鑫上完厕所出来,冷不丁看到王韩潇站在门口,差点儿没吓死。

        “班长你咋站这儿呢?吓我一跳。”

        王韩潇扶了他一把,张伟鑫又说:“旁边不是还有坑吗?难不成你专门在这儿等我?”

        王韩潇点头:“嗯。”

        张伟鑫夸张地退了一步,“班长,你……看不出来啊!我有喜欢的人了!”

        王韩潇淡淡一句“说正事”,张伟鑫立马严肃了起来。

        “什么事啊?”

        王韩潇:“周五演唱会你去不了,票卖给我吧。”

        张伟鑫:“你也喜欢周杰伦啊?”

        王韩潇微愣片刻,点头。

        张伟鑫:“那也不行,票多难抢啊,我全靠我单身这么多年的手速才搞到的。”

        王韩潇:“你不是去不了了吗?”

        张伟鑫:“不到最后一刻,万一有办法呢?”

        王韩潇沉吟片刻,转身走了出去。

        张伟鑫追了上去:“等等我啊!”

        周五,姜思思下班的时候邢意北已经在一楼大厅等着了。

        姜思思笑着朝他跑过去,在他面前两步停住打量他:“你就穿这个去?不换一身衣服吗?”

        邢意北刚刚结束工作,还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这样去演唱会不太合适吧。

        倒不是因为他穿着不符合环境,恰恰是因为他穿正装太好看了。

        姜思思担心他可能会成为观众席最亮眼的崽。

        邢意北倒是不在意这些,“一会儿可能堵车,没时间换了。”

        姜思思六点才下班,演唱会七点就开始,而这里到体育馆还有一段距离,时间确实比较赶,所以姜思思也不顾其他的了,和邢意北走出了办公大楼。

        体育馆门口的广场上,人山人海,叫卖不断。

        姜思思兴奋地拉着邢意北流连于各个小摊贩之间,荧光棒、手幅、贴纸琳琅满目。

        姜思思看中了一个粉色闪光猫耳朵发箍,戴在自己头上,又拿了一个粉色的狗耳朵发箍,递给邢意北。

        邢意北看她一眼,别开了脸。

        “不可能。”

        ……

        “你想都不要想。”

        没听到姜思思的回应,邢意北回头,见她噘着嘴看着自己。

        邢意北抿了抿唇,说:“撒个娇。”

        姜思思:“嗯?”

        邢意北:“我不说第二遍。”

        姜思思可算反应了过来,立刻脚垫,在他下颌亲了一口。

        邢意北叹了口气,弯腰低下了头。

        开始排队了,姜思思拉着邢意北走到队伍尾巴,低头摆弄着手幅。

        手机突然响起来,是梁婉发来的消息。

        [梁婉]:排队了?你们到体育馆了吗?

        [姜思思]:到了,你在哪儿?

        [梁婉]:我排着队啊。

        姜思思抬头找了许久,终于在队伍最前端看到了梁婉。

        [姜思思]:你一个人?张伟鑫呢?

        [梁婉]:没来。

        [姜思思]:我们在后面,你要不要来找我们?

        [梁婉]:我才不要来当电灯泡。

        [姜思思];行吧,你座位在哪里?

        [梁婉]:C区,你们呢?

        [姜思思]:A区,好远啊。

        队伍缓慢地前行着,保安在前面维持着秩序。

        “好慢啊。”姜思思说,“婉婉今天也来了,可惜跟我们隔好远。”

        邢意北“嗯”了一声。

        姜思思又低头摆弄着手幅,一个男生跑过来插在姜思思面前,姜思思被挤得退了一步,不满得瞪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那个男生插了队之后,跟前面的人议论了起来:“那边有个人高价买票。”

        “黄牛?”

        “买票!不是卖票!”

        “有病吧,票这么抢手,谁愿意卖啊。”

        “那可不一定,几百块的看台票他都出这个数。”

        男生竖起三根手指。

        “这么壕?买个看台票亏了吧?”

        “谁知道呢,他说有票就行,什么座位都卖。”

        “到底是谁啊?”

        “就那边,看到没,三号门。”

        姜思思全程听着他们讨论,顺着男生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不就是王韩潇???

        姜思思试图跟他打招呼,但隔得太远,对方根本看不见。于是又给他发了消息,可是他在队伍里一个个地询问,完全无暇看手机。

        队伍推进,姜思思和邢意北进了体育馆,再看不见王韩潇。

        姜思思找到自己的座位,往C区看去,叹了口气。

        邢意北:“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说……”姜思思坐了下来,捏着荧光棒,“我室友跟我同学,好像有什么过往。”

        邢意北不大感兴趣,“嗯”了一声就没再说其他的了。

        十分钟后,在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演唱会正式开始。

        气氛从一开始就很嗨,姜思思和邢意北连说话都要凑近了才听得到。

        音乐声震天响,整个场馆的人挥舞着荧光棒,营造了一片粉色的海洋。

        第四首歌开始,是姜思思最喜欢的歌,要不是她座位后面还有人,她肯定要激动地站起来跟着唱。

        然而现在只能蠢蠢欲动地跟着节奏摇头晃脑。

        邢意北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时,一个人从过道走进来,直奔姜思思而来。

        “诶?你进来啦?”姜思思看见王韩潇额头有汗,便招手让他蹲下来别当着后面的人,“你座位在这边?”

        王韩潇喘着气,扫视四周,没看到想看的人,才说道:“你知道梁婉的座位在哪儿吗?”

        姜思思指着一个方向,“我只知道她在C区。”

        话音一落,王韩潇立刻起身往C区走去。

        “哎!那边有栏杆!从这里过不去的!”

        姜思思朝他背影喊,可惜他完全听不到。

        “居然还真的买到票了,真是人傻钱多。”

        “你在嘀咕什么?”邢意北问,“他干嘛呢?”

        姜思思无奈地耸肩,“安静听歌,别问了。”

        C区看台,梁婉身边的座位空着,在这一票难求的演唱会格外显眼。

        梁婉在最后一排,没有别的顾忌,站着挥舞着荧光棒,大声跟着唱,不一会儿汗就打湿了背。

        但眼里始终有一丝落寞。

        她是一个爱热闹,喜欢呼朋唤友的人。

        而这热闹的演唱会把她心里的落寞放大了百倍。

        所以她只能声嘶力竭地唱歌。

        一首歌结束,梁婉累得摊在座位上喘气,无意中往一旁看去,一个人正在朝她走来。

        梁婉立刻站了起来,双眼渐渐亮了起来。

        “你来啦!”

        张伟鑫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拿出矿泉水狂喝了小半瓶。

        “还好没迟太久,几首歌了?”

        梁婉:“才四首!你什么时候出发的?下课了吗?”

        张伟鑫:“等到下课哪儿还赶得上?!我逃了!”

        “逃了?!”梁婉惊诧道,“你不是要讲PPT吗?”

        “管他的,大不了明年重修。”张伟鑫看向梁婉,羞涩地摸了摸后脑勺,“但是错过这次,万一没机会跟你一起看演唱会了怎么办。”

        梁婉紧紧抿着嘴,可眼睛还是盛满了笑意。

        她把手里唯一的荧光棒递给张伟鑫,“喏,给你。”

        过道的尽头,王韩潇喘着粗气,看到坐在梁婉身旁挥着荧光棒的张伟鑫,闭眼深呼吸一口,转身走了出去。

        安可结束后,场馆内的观众有秩序的退场。

        姜思思和邢意北走出来时,外面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怎么又下雨了呀!好大呀!”

        姜思思抱着双臂,舍不得扔荧光棒。

        邢意北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姜思思身上,说道:“别着急,肯定会有卖伞的。”

        这时,梁婉和张伟鑫也从这个门出来了。

        “思思!”梁婉朝姜思思走来,张伟鑫跟在后面,“有多余的伞吗?”

        姜思思摊手:“你可太看得起我了。”

        她看了张伟鑫一眼,对梁婉说:“你们一会儿怎么走?现在地铁也停运了。”

        “我们打车回学校。”张伟鑫正说着,突然看向另一个方向,“那边有卖伞的!”

        邢意北也看了过去,那边有几个老婆婆拿着伞在卖,已经围满了人。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邢意北说,“我和他去买伞。”

        姜思思和梁婉异口同声道:“好。”

        当张伟鑫和邢意北走远了,姜思思才收回目光,踌躇片刻,说道:“刚刚王韩潇来找你了。”

        梁婉双手插进衣服包里,垂着眼帘,“哦”了一声。

        姜思思问:“找到你了吗?”

        “不知道。”梁婉说,“没看到他。”

        “你们……”姜思思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梁婉笑着看她,“是不是很好奇我跟他之间的关系?”

        姜思思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梁婉呼了口气,将往事娓娓道来,“我跟他是高中同学。”

        姜思思:“嗯。”

        梁婉:“高一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我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没多久就跟他告白了。”

        姜思思:“他接受了吗?”

        梁婉笑了起来,“就他那死样子,你觉得可能吗?”

        姜思思笑笑没说话。

        “然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倒追人生,从高一到高三,真是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用上了,哎哟喂,现在想起来,我学习要是有这个劲头,可就不会跟你当同学了。”

        “你怎么说话的呢。”姜思思掐了她一下,“然后呢?”

        梁婉笑着躲开,“然后啊……”

        她的笑容淡了下来。

        “后来有一天,我去他家楼下找他,他出来跟我说……”

        姜思思:“说什么?”

        “你能不能不要死皮赖脸缠着我?一个女孩子学不会自爱吗?”

        姜思思:“……”

        梁婉虽然用轻松的语气说了出来,可姜思思心里却闷得慌。

        她无法想象,如果邢意北对她这么说,她会难受成什么样子。

        “那后来呢?”

        “后来,他告诉我,是他误会我了。”梁婉说,“他误会我跟一个男生的关系,所以才说了那样的话。”

        姜思思再一次沉默。

        这样的事情,她相信王韩潇做的出来。

        “所以,他那时候是吃醋了?”

        “对啊。”梁婉说,“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喜欢上我了,吃醋了,才说了那样的话呗。可是那又怎样?从他说了那样的话,我每天都躲在被窝里哭,我爸妈吓得差点带我去看心理医生。”

        寥寥几句话,梁婉便说完了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这一点,姜思思无法感同身受。

        她想象不到,情窦初开的少女一颗热忱的心被人用一句话狠狠踩踏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不管他怎么道歉,我都迈不过去心里那道坎。”梁婉说着说着,眼眶红了起来,“当初喜欢上他是我无法控制的事情,可是我有权利选择不原谅他。他总是那么冷,那么远,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我没有信心能够捂热这颗石头。三年过去了,我一看到他,还是会想起那天他对我说那句话的样子,他那么冷漠,我那么绝望,我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第二遍了。”

        梁婉说完,朝卖伞的方向看去。

        张伟鑫和邢意北拿着现金奋力地往人群里挤,形象全无。

        “张伟鑫没有他长得好看,也没有他优秀,可那又怎样,至少张伟鑫像一个正常男人,我不用随时担心他会离开。”

        梁婉又笑了起来,“就算离开又怎么样,谈个恋爱分分合合太正常了。”

        姜思思无声叹息。

        张伟鑫和邢意北已经买到了伞,朝着她们走来。

        “不是所有破镜都能重圆的。”梁婉揉了揉眼睛,看向姜思思,“思思,你跟邢意北有缘分,可别再分开了。”

        姜思思点头,“嗯。”

        张伟鑫走了过来,撑开伞,朝梁婉伸出手。

        梁婉走到他身边,躲在伞下,回头对姜思思挥手:“我们回学校啦,你们也快点回家哦!”

        “嗯。”姜思思也朝她挥手,“路上注意安全。”

        张伟鑫带着梁婉走了。

        姜思思回头,看见邢意北衣服都被挤皱了,于是伸手给他整理。

        “走吧。”邢意北牵着姜思思的手,“回家吧。”

        姜思思:“等一下。”

        邢意北:“怎么?”

        姜思思伸手抱住邢意北,头靠在他的胸前。

        “我想再抱你一会儿。”

        邢意北拍了拍她的背,“回家慢慢抱。”

        虽然这么说着,他却也没有动,任由姜思思静静地靠在他怀里。

        不是所有的破镜都能重圆,也不是所有相爱的人能重新回到对方身边。

        而姜思思已经等到了值得等待的人,生命中所有无端的惦念与情绪,都有了承载的对象。

        与他听云月窃语,与他枕着星辰共勉。

        可别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