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月亮有你一半圆(番外)在线阅读 - 第0024章 吹不散眉弯(三)

第0024章 吹不散眉弯(三)

        第24章吹不散眉弯(三)

        医生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说辞还是那一套。

        “你这个问题,我建议找中医调理。”

        姜思思点头说是,每次来医院医生都这么说。

        走廊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邢意北靠在墙壁上,听着诊断室里的动静。

        “你怎么在这儿?”

        关语熙拿着诊断单,从一个办公室走出来,“你生病了?”

        “没有。”邢意北说,“等人。”

        关语熙往诊断实里看了一眼,那个娇小的背影,浓密的长卷发,除了姜思思还有谁。

        “她生病了?”

        “嗯。”

        邢意北应声的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一如既往。

        “那……我先走了。”

        “好。”

        关语熙握着诊断单走到走廊尽头,忍不住回望,邢意北还是站在那里,却一直注意着诊断室里那个人。

        即便看不清他的表情,她也猜得到他眼里的担忧。

        快三年了,总是这样。

        一开始她知道姜思思这个人的存在,见她外表那样,想着也只是邢意北的高中同学而已,构不成威胁。

        但事情总沿着她意料以外的情况发展。

        自己主动了那么久,邢意北似乎完全看不到。

        直到大三那年,关语熙鼓起勇气,在宿舍楼下等到了邢意北,豁出自己的自尊,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告诉他了,却等来他的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

        女人的直觉往往很准,关语熙当时就想到了那个女人。

        “是姜思思吗?”

        邢意北没有说话,但沉默就代表一切。

        关语熙想不通,哪里比不上姜思思了,或者哪里做得不如她好。

        “为什么?你喜欢她哪里?”

        邢意北的眼神告诉关语熙,他有认真在想这个问题。

        可等了许久,却听他开口说:“我不知道。”

        同样是心系他人,关语熙知道自己喜欢邢意北什么。

        她喜欢他的外表,也喜欢他在主播台前淡定自信的样子,更喜欢他对旁人那种淡淡的疏离感,最让人抓心挠肺。

        可邢意北说他不知道他喜欢姜思思什么,这才是最让人无力的一句话。

        连努力的方向都没有。

        原来她也没什么不好,唯一的不好,可能就是她不是那个人。

        关语熙庆幸自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当初再不懂事,也不想再跟一个心里没有空间的人较劲。

        回学校的出租车上,邢意北接到一个电话。

        姜思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听见邢意北一直强调“会准时到”。

        邢意北挂了电话后,姜思思靠着车窗,看了他一眼,说:“其实你有事的话,真的不用送我回学校。”

        邢意北正要说话,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嗯,好的。”邢意北沉稳地说,“稿子校对好了就没问题。”

        姜思思又看了他一眼,等他挂了电话,说:“你要是忙的话,现在就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邢意北没理她,又跟电话里说了几句,迅速挂了电话。

        “姜思思。”邢意北的语气有点硬,“你为什么跟我这么客气?”

        “客气吗?”姜思思心虚地说,“没有吧。”

        邢意北:“你在故意疏远我?”

        姜思思笃定地说:“不是。”

        邢意北没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姜思思额头靠着车窗,呼出的气息模糊了玻璃。

        她伸出手,在窗子上画了两下,才缓缓说道:“我不想麻烦别人。”

        ——所以也不想别人来麻烦她。

        曾经,姜思思最说不口的就是“不要”,不管什么人,只要找她帮忙,她都不好意思拒绝。

        “帮我做海报吧?”“好的。”

        “帮我去便利店卖个面包吧。”“好……的。”

        “帮我写份作业吧。”“好的……”

        ……

        可帮了别人那么多,并不能让姜思思获得足够的回报,反而让人觉得她软弱又没脾气,反而变本加厉地压榨她。有时候一句谢谢都得不到,要是事情做得不好,还要被指责。

        “别人叫我做什么,我都说好,可是我不想这样了。”

        “不想让别人麻烦我,所以我不尽量不麻烦别人。”

        “我是别人吗?”

        出租车在学校门口停下,下车的时候,邢意北问。

        姜思思关上车门,想了想,“不是。”

        话音一落,姜思思朝斑马线走去。

        邢意北大步上前,走到姜思思身边,拉住她的手,“小心点,看路。”

        姜思思看了看四周,正是红灯,两方的汽车都停了下来,看什么路。

        不过她低头看到邢意北拉着她的手,顿时就明白了。

        唉,男人啊。

        “思思。”走进校门时,邢意北低声说,“我不是别人,一直都不是。”

        姜思思“嗯”了一声,看到前方操场人声鼎沸,立刻挣脱邢意北的手跑了过去。

        操场正在举办一场露天的文艺晚会,简陋的音箱设备并没有影响学生们的热情。

        姜思思只是跑过来多看了几眼,没想到就被一个女生给抓住。

        “学姐!”

        女生戴着银色的假发,化着夸张的妆,姜思思实在想不起自己在哪里结识了这号人物。

        “学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姜思思眨了眨眼睛,“呃……”

        “游园会那天!”女生摆了摆头,假发随着弧度飘扬了起来,“动漫社呀!我邀请你来看我们晚会的!”

        “哦!想起来了。”姜思思说,“不好意思,那天有事。”

        “没关系啦。”女生指了指舞台,“今天社团文艺晚会,有我们动漫社的演出,你要看一下吗?”

        姜思思回头对邢意北说:“我要看一下演出,你要不先回去吧?”

        女生这才看见站在姜思思身后的邢意北,她微微垂了脑袋,“学、学长也在啊。”

        许多学生在学校大型晚会上都见过邢意北,也听过他的名字,只是突然在这里近距离见到,有些不知所措。

        “嗯。”

        邢意北点点头,转身朝门口走去。

        “学姐这边坐,还有一个空位。”女生带着姜思思往观众席前排一个空位走去,“这是给我们社长留的位置,但是他今天没来。”

        姜思思坐过去,女生低声问:“刚刚那个,是你的男朋友吗?”

        两旁坐的都是动漫社的男生,在游园会那天跟姜思思说过话。

        “学姐你来啦。”一个男生羞赧地给她一瓶矿泉水,“您喝水吧。”

        “嗯,谢谢。”姜思思接过水,另一边的男生递过来一个荧光棒,“这个给您。”

        刚走出没多远的邢意北发现姜思思的药还在自己手上,想着把药给她,一回头却看见她一手一个东西,还都是别人送的。

        而姜思思一脸笑意,跟身旁的男生说话,脸上的梨涡让邢意北觉得很刺眼。

        他沉着脸走过去,站在姜思思旁边。

        “你怎么回来了?”姜思思仰着头看他。

        邢意北把药塞给她,“我也想看演出。”

        姜思思轻笑一声。

        “你笑什么?”邢意北低头问,“我不能看?”

        “好吧,你当然可以看。”

        姜思思嘴角带着浅浅笑意,看着舞台。

        舞台上一个女生正在唱歌,声音甜美,舞蹈动作可爱,将观众席的气氛带动得十分热烈。

        不一会儿,她发现哪里不对。

        姜思思前后张望了一下,低声对邢意北说:“你挡着后面人的视线了。”

        邢意北个子太高,往观众席一站,坐他后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舞台。

        “……”

        邢意北尴尬地和姜思思对视一眼,然后,蹲了下来。

        “这样行了吧。”

        没必要,您这样真的没必要。

        姜思思轻扯他的袖子,“你起来吧,要不我让你坐,我个子矮,挡不到人。”

        姜思思看着他,等着他发话。

        没想到他点点头,“好。”

        姜思思:“……”

        姜思思站起来后,邢意北一脸理所应当地坐到了她的位置上。

        旁边两个男生表情有点僵硬。

        第一次见一个一米八多的汉子让一个女生给他让座的。

        姜思思沉默地站到了一边,开始怀疑叶盛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这真的是喜欢我?真的是在追我?邢意北式大爷追人?

        姜思思喝了一口水,把瓶子放在地上,然后把荧光棒递给他,试图唤起一点他的良知。

        “你拿着这个吧。”

        邢意北说:“好。”

        姜思思:“……”

        下一刻,他伸出手,却没有拿荧光棒,而是握住姜思思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前,“坐。”

        姜思思:“?”

        双腿一软,邢意北按了一下她的肩膀,她顺势就坐了下去。

        “……”

        姜思思不敢动,音箱里喧闹的音乐声好像瞬间飘离耳边,脸颊旁是邢意北的呼吸声音。

        “思思。”

        姜思思底底地应了一声。

        他的呼吸让她耳边的肌肤酥酥麻麻的,具有蛊惑人的作用

        如果他这个时候说“我喜欢你”,姜思思想,自己可能坚守不下去。

        “这样挡不到人了吧?”

        姜思思:“……”

        旁边两个男生看到这一幕,自觉地转开脸,盯着舞台,眼观鼻鼻观心。

        邢意北收紧了双手:“我不想看到你对别人那样笑。”

        姜思思没说话。

        “如果可以。”邢意北说,“我希望你只对我那样笑。”

        “所以。”姜思思问,“你的意思是……”

        你喜欢我吗?

        邢意北微微侧头,等着姜思思说下去。

        姜思思呼吸渐渐不那么平静。

        “你在追我吗?”

        邢意北:“你看不出来吗?”

        姜思思:“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