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19章 筹备了十年!

第19章 筹备了十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按理说在璃华州城里应该没有秽物了才对,但这玩意切切实实出现在了面前。

        虽然他当时没敢露出头来,但天台离后院并不远,只是吸入一点点弥散在空气中邪障,他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还好封印得及时,不然他直接就得跑了。

        “不清楚,原先这客栈应该就是因为那个秽物的事情导致生意不好的,可能是有什么人刻意放进去的吧......”

        余闲对秽物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感觉,秽物影响不了他,外加他并没有切实看过被秽物影响的人是什么样子,所以对于这种东西的危害停留在纸面,说起来也是轻描淡写。

        “啊?”一听是有人刻意放进去的,成勇顿时慌了。

        如果放秽物的人是刻意想要报复这客栈里的人,那他们这些在客栈里的人岂不是要遭殃?

        老板是修行者没什么影响,但他可是个普通人啊!

        原本还想着在这个地方落落脚,等目睹帝君尊容之后赶紧溜走的,现在看来怕是等不了那时候了。

        余闲眼皮一抬,似笑非笑地看他,“怎么,害怕了?”

        “我当然怕啊!”

        被余闲这么看着,成勇一上头,顿时就把那点畏惧抛到了九霄云外,直接就承认了。

        他就是怕了,害怕秽物而已,不丢人!

        余闲有点惊讶,他还以为这个成力会死鸭子嘴硬,不承认自己害怕呢,没想到相当从心。

        也是,不从心的话也不可能给他老老实实的干一天活。

        “放心,靖邪司的人已经在查了,想必应该会很快解决吧。”余闲宽慰了成勇几句,好稳住这个厨子,免得他吃完饭就跑了。

        “在说呢,有猫大爷在呢,有什么宵小过来猫大爷一巴掌就拍死了,有啥好怕的?”

        余闲说着,下巴微抬看向花猫,花猫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也是哈......”成勇有点缓过劲了来了,他完全没必要担心啊。

        井里的秽物应该是放置有一段时间了,即使放秽物的人想要报复客栈的人,也是报复以前的老板,跟他完全没有仇恨嘛!

        而且,老板还能看着有人在他客栈里放肆不成?

        “后院的几个房间还没被褥,你今晚睡客房吧,就睡我隔壁那间。”余闲筷子一伸,伸出食指在成勇额头点了一下,一道淡淡的金色印记浮现在他额头上,然后缓缓消失。

        看着那个金色的光,成勇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这..这是......?”

        余闲勾唇一笑,“给你做了个记号,这样就不会走丢了。”

        这是一个感应的印记,不仅能感应到他的位置,遇到致命的危险时还能暂时保护一下他。

        经过这么一天的试用期,余闲发现这个人还不错,虽然人有点怂,但至少在危机发生的时候没想着自己一个人逃命。

        “啊?”

        这样一来,他岂不是跑不掉了?

        成勇心里苦,但他不敢表现出来。

        ......

        深夜,璃华州,一处昏暗的房间中,五个人影围在一张长桌边,时不时谈论着什么。

        房间无窗,进出口只有一扇紧闭的房门。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厚厚的木桌,一盏晶灯孤零零地挂在天花板上,五个身着黑袍的人围在一张长桌边,灯光从上方照射而下,在桌子上投射出一片一片的黑影。

        桌子上,摆着一张璃华城的地形图,一连串的×字符号以正中心的广场为中心,散布在城中。

        其中一个×,正是余闲的客栈。

        桌子的主位站着一个面容阴鸷的男人,他是这里的领头人,也是计划的主使者。

        “离神降只有九天了,秽物都布设完成了吗?”

        他的喉咙好像受了伤,声音从他喉间传出,如同破碎的鼓风机,刺耳难听。

        “北面早就搞好了。”他右侧的女人开口,声音中带着一股自傲。

        女人双手环胸,头顶的兜帽投射出大片阴影,看不清面容,即使裹着黑袍,也遮盖不住胸前的波涛汹涌。

        她抬眸看了下另外几人,目光带着不屑。

        她是这里的人中进度最快的,也是完成度最高的,完全可以傲视其他人。

        她这种不屑的姿态顿时就让旁边的人不乐意了,旁边的人也压根没想忍,用力一敲桌子,呛声道:“哼,你北面全是居民区,当然快!你有本事来负责西边啊!”

        西边可是靖邪司所在的地方,谁敢大摇大摆带着秽物去靖邪司周边晃?

        这女人有什么好嘚瑟的?

        女人脸色一僵,但到底没说什么。

        她负责的北面确实是占了居民区的便利。让她负责西边,她还真不敢。

        “东边还差点,没有完全覆盖到。”一直沉默着的男人开口。

        他脸上带着面具,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是五人里头唯一没有露脸的。如此特殊本应该很引人注目才对,但偏偏他的存在感非常低,一不小心就容易把他忽略掉。

        “南边也差不多了。”最后一个人开口。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另外四人身上扫过,有些不安地问道:“这些秽物万一被靖邪司提前发现怎么办?”

        他话音一落,领头那人阴鸷的目光就盯了过来:“不是叫你们要放的隐蔽,不能露出异常吗?难道说你没有照做?!”

        “没有,没有,只是有点担心……”兜帽遮挡下,男人头上流下大滴冷汗。

        为了省事,他把一个秽物直接扔进了井里,希望没有引起靖邪司的注意吧,明天抽空去看一下,看看能不能补救一下吧……

        “记住我们的计划,这一次一定要给昭明一个惨痛的教训!如果有人因为个人原因导致计划失败的话……”

        头领的目光狠狠地在四人面前扫过,然后猛得一拍桌子,坚固的实木桌子顿时化为碎屑散落在地。

        桌面上的地图没有受到丝毫损伤,缓慢飘落,覆盖在这些碎屑之上。

        看着化为碎屑的桌子,四人噤若寒蝉。

        这次的计划他们筹备了近乎十年的时间,光是收集秽物就花了极大的人力物力,若是因为某人的个人原因导致计划失败,那绝对是不可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