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11章 跟我们回靖邪司

第11章 跟我们回靖邪司

        花猫正趴在瓦背上看戏,突然看见那个女人朝它看了过来,视线有些危险。

        它歪了歪头,若无其事地喵了一声。随即,它灵巧地从屋顶下跃下,如同跨栏一般跨过各种障碍物,准确地落到余闲的头顶。

        “喵~”花猫乖巧地喵了一声,如同自己只是一只普通的家猫。

        “也没有受到影响么......”边青低声喃喃了几句,看了它之后就没再关注。

        她并不在乎一只猫有没有灵性,在乎的只有它有没有受到影响,如果受到影响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清除。

        清除被障物影响的生灵并不复杂,将感染的生灵杀死自然也就没有危害了,麻烦的是清除掉障物。

        只不过这个麻烦也只是相对而言,用火焰连续烧上几天几夜,直到障物彻底化为虚无,那么这件障物也就算是彻底解决了。

        “我是在前几天接手这家客栈的,老板转让给我的时候并没有说井底有问题。我也是想查看一下井里为什么水越来越少才跳下去的,后面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余闲摊手,示意他也只知道这么多。

        边青和池盛点点头,围绕着这口井缓缓踱步。

        秽物很少在城市里出现,因为在早些年间,靖邪司的那些先辈们早已将人口聚集地的这些秽物清理干净了。

        假如有一件秽物从魔神战争后一直位于这口井底,那么不可能现在才被发觉。

        那么长年累月的侵染,早就出问题了。

        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应该是近期才出现的,还是被人刻意放在里面的。

        如此一来,就很有必要查一查它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了。

        池青眼中冷光一现,临近神降,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

        花猫趴在余闲头上,用爪子搔下巴处的毛,不是很懂这两个人为什么表情突然凝重起来。

        不就是一件秽物吗,不是已经被装起来了吗?为什么这些人露出这种反应?

        在山野间生长的猫并不懂人类直接的弯弯绕绕,也听不太懂这些话语里的潜台词,不过它就是一只猫,也没有必要去思考这些。

        “事情的大致经过我们都清楚了,麻烦你跟我们回靖邪司一趟,这周围的东西先都不要动,司里会安排专人过来仔细调查。”

        正常情况下,余闲并不需要去靖邪司的,但他是个修行者无疑,如果官方没有登记在册的话,那么他需要将自己的身份信息好好登记一遍,还要将气息留存,免得做了什么事,无法被追溯到身份。

        小白从天台探出一个白色的脑海来,好奇地看着下方。

        池盛说着话,余光中突然多出了点东西,他将视线转往那多出来东西的天台,看到小白眉头顿时皱起。

        那个厨子不是说去让人撤离吗?客栈里怎么还有其他人?!

        余闲见他眉头皱起,顺着他的视线往天台看去,给他解释了一下小白的身份,“那是我弟弟,还不太会说话。”

        “不会说话?”

        边青的耳朵微动,视线看了过来。

        “有点语言障碍,应该是天生的,或许再长大几岁就好了。”余闲的神色坦坦荡荡。

        小白为什么不会说话解释起来挺麻烦的,还不如找个借口,而且这个借口难以求证,后面小白会说话了也能自圆其说,完美。

        池盛不太在意别人的家事,他在意的是那个厨子到底在干什么!

        如果那个秽物的气息扩散开,那个在天台的小孩就危险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为什么能这么不当回事?!

        被池盛记上的成勇此时都要哭了。他哪里是不当回事啊,是那个祖宗完全听不懂他在讲啥啊!

        他试图把这个小祖宗抱下去,然而这小祖宗灵活的跟猫一样,他一个以轻功著称的大盗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简直逆天!

        小白确实听不懂成勇说的话都是啥意思,平时余闲跟他说话,其实也不是靠语言,而是靠一种心灵感应,直接把那话变成他能理解的意思。

        所以,到了成勇这里,小白是完全不懂他的意思,花猫要他好好待着,他就好好待着。

        “怎么了吗?”余闲敏锐地感觉这个壮汉的情绪突然变得不太愉快。

        难道是小白的出现引起什么不好的记忆了?

        池盛确实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记忆。

        一般情况下,普通人像余闲这样这么近距离接触秽物已经被侵蚀变成一个意识全无的活死人了。像那个小孩,待在这么近的地方,很大可能也会受影响。

        他见过被秽物侵蚀的人,虽然他们还保留着人的样子,但已经没有人的意识了,如同伥鬼,只有一种同化身边一切生物本能......

        十年前,那时候他刚进入靖邪司,就亲眼目睹了一起这样的秽物污染事件。

        因为那件秽物在比较偏僻的村里,秽物的污染能力很强,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村里有一半的人都化为了秽伥。

        其中有一个小孩,已经一半身子变成了秽伥,但另外一半却保持了意志,他却痛苦地呻吟着,不断地阻止另一半已不太受他控制的身躯。

        等池盛他们到来的时候,那小孩并没有让他们救他,而是让他们杀了他,去救那些还没有被侵染的人。

        那时的他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景象,根本下不去手。最后还是那个小孩主动撞上了他的刀锋,让他体会到了第一次杀人的感觉。

        那个感觉并不好受,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想起来他也如同心梗般难受。

        而之所以他们要第一时间疏散人群,也是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事故。这也是他对成勇没有作为会如此生气的原因。

        稍有不慎,就是生命的逝去。

        “没什么。”池盛说着没什么,但已经给那个答应他又不干事的厨子狠狠地记了一笔。

        他又拿起腰间的鼓,划破指尖,在鲜血鼓面上写下一个封禁的咒法,对着井中敲响。

        层层叠叠的声波穿透井底,将一切痕迹都封印。

        “走吧,先跟我们回靖邪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