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10章 诸邪尽现

第10章 诸邪尽现

        “等会。”边青并没有说太多的打算,而是等自己的同伴疏散完人之后过来。

        安全起见,她需要池盛一起确认一下井底这个人的状态,万一这个家伙已经被魔神残念侵染了但是她没看出来,那就危险了。

        池盛比她想象的要来的快,见她站在井边有些不明所以,弄清楚情况之后,对于此时的情况也是有些茫然。

        他们不是没遇到过不受邪障影响的人,但那些人大都是因为心灵足够纯洁,要么是自身意志足够坚定,亦或者是有宝物护身,而且他们需要格外专注的去对抗……

        但井底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是这么回事啊……

        “检查一下。”边青严肃道。

        “好。”池盛点头,取下后腰挂着的鼓。这个鼓面只有巴掌大小,鼓皮像是某种生物的皮制作的。

        他又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刀尖刺破指尖,有鲜血从指尖溢出。池盛面色不变,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在鼓面上书写。

        随着【诸邪尽现】四个草字书写完毕,鼓面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青光。池盛用力一敲,沉闷的声音从鼓上传出,无形的音波以鼓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鼓声主要传递向井中,在外人听来并不怎么洪亮的井声在井壁中不断传递出回音,回音又不断地叠加,传到余闲耳边已如若雷鸣。

        闷雷般的声响让余闲耳朵有些不太舒服,余闲感觉有什么无形的东西从他身体中穿了过去,将他由内到外地扫了一遍。

        他手里的那个龟壳也明显受到了影响,原先看不见的邪气此时变得肉眼可见。

        井口的边青和池盛齐齐看着余闲,不放过他的任何变化。

        正常情况下,在法咒出来后,那些看不到的秽怨都能够具现出来,变为肉眼可见。

        但这个年轻人身上一股异样的气息都没有,但看龟壳上的邪气,法咒又不像是失灵了。

        边青发现,在那个年轻人的手上,好像有一层薄膜似的东西将那些怨气阻隔了开来,这些怨气从四面八方发散,却好像避开了对方的皮肤一样,没有一丝一毫触碰到。

        “他没问题,没被侵染。”池盛得出结论。

        边青点了点头,虽然觉得很匪夷所思,但也是松了口气。

        没有被侵染就好,否则指不定要出什么事来。

        “可以拉我上来了吗?”余闲看着上面两个人似乎放松了不少,再一次问了一句。

        他总觉得这个龟壳出现在井底很不正常,先不说足以将整个井口盖住的龟壳是怎么出现在井底的,这口井已经修了好些年了,难道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发现这口井的异样吗?

        况且这家客栈在这条街也开了十多年,十多年过去都没什么事,偏偏今年水井出了异常,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而且这口井并没有直接连通地下水,井壁也不是那种湿软的泥土,而是坚硬石块,井底鱼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龟呢?

        “稍等,我这就拉你上来。”

        意识到他没被侵染之后,两人也没有把余闲当成什么妖魔鬼怪,态度友好了不少。

        池盛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如初,鼓面上的文字也已消失不见,他将鼓重新放回腰上系好,一只脚跨在井沿上,一只手抓住绳子往上拉。

        余闲身为一个成年男人,体重自然不会太轻,但这位池盛却也并没有废多少力就将余闲拉到了井口。

        到井口之后,余闲手脚并用,从井口爬了上来。还不等他从地上站稳,一个贴满符纸的木盒就出现在了他眼前。

        “将那件秽物放进来。”边青冷漠道,她似乎并不喜欢说太多的话,即使说话,也都是尽可能地简短。

        在井底的时候听的不太真切,上来之后余闲发现这个女人的声音很是沙哑,像是嗓子曾经受过伤。再看对方脸上那道伤疤,余闲可以确定,这个女人经历过很多起危险的战斗,绝不是个普通人物。

        “这倒是没问题,只是这龟壳比较大,怕是放不下。”余闲说着,将那个龟壳从兜里拿出来。这龟壳跟普通龟壳没什么两样,只是上面冒出的灰紫色烟气让它显得十分邪异。

        它原来的大小有井口那么大,只是余闲为了方便把它拿出来,特意缩小了。余闲将龟壳放到地上,拳头大小的龟壳缓缓变大,很快就有井口那么大了。

        边青和池盛看到龟壳变大,倒并没有露出什么吃惊的表情。戒子乾坤之术,并不是什么很罕见的术法,为了携带更多东西,他们靖邪司几乎人人都会。

        看到余闲露出这么一手,两人对他为什么没有受到侵染已经有了答案。

        修行者体质很强,没那么容易受到侵染。

        “这裂缝……?”池盛看着这明显是刚裂开的裂缝,以询问的表情看向余闲。

        “我跳下去的时候不小心踩裂的,这个龟壳裂开时我感觉有一股邪异气从中溢散出来……”这两个人想必也是在他踩裂缝的时候感觉到这股气息,这才过来的。

        池盛看了看龟壳,又走到井口看了看,眉头皱起,“这井底下连通地下河吗?”

        余闲知道他想问什么,走到井边答道:“没有,井底是密封的,这龟壳就在井的下方,被一层很浅的沙石覆盖。”

        原先跳下去的时候井里的水只能浸湿他的鞋子,等他把龟壳拿出来,井里的水一下子到了他的小腿,现在裤子下边全是湿的,好在他不会感觉冷,否则非得感冒不成。

        “这就奇怪了,这龟壳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井底的?”池盛托着下巴陷入沉思,这件事情很显然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一个死物不可能凭空出现。

        边青没有就此发表什么意见,她激发木盒上的符咒,地上的龟壳自动缩小落进了盒子中,盒盖落下,锁扣密封,木盒上的咒文亮起,如同锁链一般将木盒封死,那些邪异的气息再散不出丝毫。

        障物这东西不能让它这么肆意的扩散下去,等气息扩散的多了,最先影响的就是周边的动物。

        想着,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只趴在屋顶上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