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8章 井底藏凶

第8章 井底藏凶

        他拿着扫把一边扫一边横移,不知不觉就转移到了二楼。

        看不到他们之后,成勇靠在墙上,快速拍击自己的胸口,缓解自己被惊到的小心脏。

        妈妈耶,他有预感,待在这里像这样冲击三观的事情还会发生很多,他得尽快适应才行。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成为一个修行者,有没有那个潜质......

        要是能成为修行者的话,以后想喝什么酒直接去偷就行了,嘿嘿嘿......

        他杵着扫把嘿嘿笑着,不知不觉陷入了幻想之中。

        花猫迈着步子从旁经过,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这个大盗怕是不怎么聪明。

        不过这个大盗聪不聪明不关它的事,它只是一只猫而已。

        它打了个哈切,跃上屋顶,找了个舒服了位置将自己团成个球。

        太阳正好,最适合晒太阳睡觉了。

        余闲倒是很想去晒太阳,但是客栈里要忙活的事情太多,全让成力做的话他怕这个免费的厨子废掉,于是很无良地将目光投到了身旁的小布丁身上。

        小布丁虽然看上去小,但实际已经七岁了,该学习如何做家务了。

        想着,余闲笑得温和。

        面对余闲的笑容,小白歪着头,无辜地看着他。

        正当余闲以为这事妥了的时候,他拔腿就跑,速度之快看得余闲目瞪口呆。

        “嘿,这小子......”

        看着只剩他一人的大堂,余闲深感无奈。

        终究还是他一个人承担了所有。

        他挽起袖子,认命的走到后院,准备把后院那口井先清理一下。

        那口水井前几天还剩一点水的,今天井底干脆就只剩一层浅浅的水洼了,要不是水缸里存了不少水,怕是擦桌子都没有水用了。

        这是一口垒着青石的水井,上方用青瓦盖了屋顶,以防雨水直接落入井中。屋顶下架着一个辘轳,卷起来的绳子末端吊着一个水桶,只需要转动旁边的握把,辘轳的动力就能把水桶拉上来。

        是很常见,却也很实用的水井。

        余闲走到井边,探出一个脑袋往下望去,浅浅一层水面照印出他半张露在光线下的脸。

        这口井很深,越到下方越是黑暗,看久了就感觉井底下有什么似的,莫名让人感觉恐惧。

        原店家也是因为这口井,这才急急忙忙想要出售,让余闲捡了个漏。

        余闲倒是没有恐怖的感觉,随意扔了颗石头下去,很快井底就传来了“邦——”声音。

        声音很沉闷,像是穿过水面,然后落到了什么空心的,很硬的东西上面。

        余闲托着下巴,思考起一个问题:

        “我要是这么跳下去,不会把那东西踩坏吧?”

        猫大爷不喜欢水,肯定不会愿意下去,让小白下去太没人性了点,至于成力,他下去了估计就上不来了。

        权衡了一下,余闲还是决定,“算了,坏了就坏了吧......”

        他一只手将固定在地面上的木质屋顶提开,这相当于一个成年人体重的东西在他手里好像丝毫没有重量,不费吹灰之力就拿起来放到了一边。

        井面上没有遮挡物之后,他一撑井口,直接跳了进去。

        这口井如余闲在井口看到的一样,相当之深。他就如同一块巨石,从上方砸落而下,带起一阵巨大的闷响,隐隐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从脚下传出。

        从这么高的地方垂直落地,余闲跟个没事人一样。他蹲下身,敲了敲脚下的东西,感受着从中传来的气息,眉头微微皱起。

        这气息很邪,又夹着不甘的怨气,混乱又凶戾。要是普通人接触到,怕是顷刻间就会被影响,再无理智。

        这些气息从刚刚被他砸裂的裂缝中蔓延而出,一部分融入水中,一部分升向空中。

        ......

        七弯巷中,边青和池盛两人走在街上。

        不管是气质还是衣着,他们都与周边的人群格格不入。

        左边的边青一身红衣劲装,头发束成马尾,身后背着一把斩马刀。

        她左边脸颊上有一道从太阳穴蔓延到嘴角的疤痕,单看这疤痕,就足以想象这个人经历了怎样的生死危险。

        右边的池盛身形健壮,劲装外斜披着一件袍子,一整只胳膊裸露在外,那只暴露在外的右臂上刻画着各种纹身,在他腰后背着一张巴掌大的鼓。

        两人的衣服背后都有一个圆形的图案,图案中间绣着一个【靖】字。

        这两个人一看上就不像好人的人走在接头并没有引起居民们的惧怕和恐慌,相反,周边的人们看他们的眼神都和是敬重。

        他们是七司中靖邪司的人,专门处理魔神战争之后残余的各种邪障。

        千年前的魔神战争死去了太多魔神,这些魔神的意识虽消散,但那些力量与怨恨却遗留下来,化为淤积的秽物,反复侵扰着众生。

        清理这些秽物并不是简单的工作,即便只是死去魔神的残余力量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对抗的,为了足以清理掉这些,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以生命去尝试各种方法。

        池盛身上的纹身就是其中的一种。

        千年过去,这些淤积有不少都被清理,但仍有不少藏匿在不为人所知的角落,需要他们去清理去净化。

        突然,边青停下脚步,神色严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罗盘。

        罗盘此时正在发热,罗盘的指针疯狂转动,最终停留在一个方向。

        这个罗盘正是用来检测秽物的,一旦周围一千米内感应到秽物,罗盘就会发热,并给出秽物所在的具体地点。罗盘发热的温度越高,所遇到的秽物级别也就越高。

        这次罗盘只是微热,这代表他们两个可以解决。

        边青毫不犹豫地道:“走!”

        说完,她迅速收起休闲的姿态,转换方向,利落地向着指针所指的方向直线奔行。

        他们没有选择复杂的道路,为了迅速赶到现场,两人如同灵活的雨燕,奔行在青瓦之上。

        青瓦脆弱,但他们却放佛没有重量一般,跑过并未踩坏一块瓦片。

        在屋顶快速奔行一段路之后,边青落回地面,看着前方不远的院墙,神色凝重:

        “就在里面了,我已经感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