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5章 身后的注视

第5章 身后的注视

        “先把大堂扫了,把桌子擦了,然后去楼上把客房打扫一下,然后把客房里的被套清洗一下,再然后把厨房里的柴劈了,用厨房里的食材做一顿中饭......”

        余闲没在意成勇的打量,躺在躺椅上,掰着手指头一样一样列举他要干的活。

        又说了几件事后,他抬起头来问道,“就这些了,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听着这些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的杂事,成勇面上不显,心中泪流满面。

        这哪是当厨子啊,这分明是找了个不要钱的苦力!但奈何这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就算打碎了牙,也得往肚子咽......

        “好了,去干吧。扫帚就在边上......”余闲挥挥手,示意他快去干活。他昨天可是什么也没干,就等了他来了。

        对方刚走两步,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成勇脚步一顿,见不是又加活,他松了口气,转过头来艰难地咧开一个笑脸:“我叫成力。”

        “成力啊...知道了。”余闲打了个哈欠,拉了拉自己的小毯子,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昨晚被这家伙入室盗窃打扰到了,没睡好,早上有点冷,得注意保暖才行。

        刚准备进入梦乡,一只爪子把他拍醒了。

        “喵!”

        花猫站在躺椅的扶手上,如宝石般的眼睛不爽地盯着他。

        “干嘛?”余闲朦朦胧胧地睁开眼。

        “喵!”花猫指向旁边肚子咕咕叫的小白,双眸瞪着他,肉垫中锋利的爪子已经伸了出来,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余闲看了看小白,又看了看猫,无奈地站起身来,准备去买早餐。

        他自己不会饿,倒忘了小孩要吃饭了。

        花猫明显没有让他一个人出去的打算,矫健地一跃,直接跳到他头顶,趴了下来。嘱咐好小白,余闲把头顶的猫帽子扶正,认命地带着猫大爷出门。

        璃华城很大,各种房屋鳞次栉比,长长的道路将这些房屋分割成一个个区域,外表看上去大同小异,特别容易迷路。

        第一天,余闲带着一人一猫就成功地在这城里迷了路。

        不过余闲后来买了一份地图,成功记住了城中的各条道路。

        梨花街离集市并不远,拐过几个拐角,再走一条长街就到了。

        集市相当热闹,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人们衣衫干净,面孔有神,繁华又安宁。

        余闲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但每次看着都觉得很是安宁。

        在他的故乡濒临破灭时,已经几乎没有什么生物了,像这种热闹的集市场景,他更是有数百年没有看到了。

        头顶的花猫悄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而又新奇的一切。

        它从诞生起就在山中,少有见识过这样热闹的场景,有些畏惧的同时又有些欢喜。

        它的眸子四处打量,最终停留在了那边插在稻草上的红红的,好看的果子上。

        “喵~”我要吃那个!

        “好好好,给你买。”

        余闲如同一个敬职敬业的铲屎官,满足猫主子的一切需求。

        冰糖葫芦挂着红红的糖浆,看上去十分诱人。余闲买了两串,一串拿回去给小白,一串给它。

        因为猫爪不方便拿的缘故,余闲拿着冰糖葫芦放在它眼前诱惑它。他一会离进,一会拿远,花猫想舔就是舔不到。

        吃不到糖葫芦的猫怒了,跳到肩膀上伸出爪子直接给余闲的衣服开了道口子,结实的布料在它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撕拉一声衣服的袖子就成了半截。

        “我错了我错了......”余闲连忙抓住快要掉到地上的半截袖子,将糖葫芦递给他。

        这个猫大爷真是一点都调戏不得......

        花猫发出了一声人性化的冷哼,伸出舌头舔了一口,甜腻的味道在它唇齿间蔓延开来,让它瞬间忘记了余闲的冒犯。

        “喵!”

        甜的,喜欢!

        “要不要咬一个下来吃,据说这样味道更好......”

        见肩膀上的猫果真咬了一个,余闲双眼弯起,唇角扬起一抹恶作剧般的笑容。

        不管是哪个世界,像这种外面裹着一层糖衣的食物,里面肯定是酸的。

        果不其然,肩膀上的黑猫喵叫一声,脸上的胡须蜷缩成一团,整张猫脸皱成了苦瓜。

        见此,余闲面露担忧,装模做样的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吗?我也没吃过这个,不知道好不好吃,想来这样应该是好吃的......”

        花猫很想怪他,但想着余闲也确实没吃过,责怪毫无道理,气闷得把两只爪爪缩在一起,趴在他肩膀上鼓起脸来不动弹了。

        让猫大爷吃了次瘪,余闲心情很好,他买了两个包子,走到大告示牌前,想看看上面有没有关于那位大盗的消息。

        告示牌上贴的东西五花八门,余闲扫了一眼,视线落在边上的通缉令上。

        难怪那位大盗躲着人走,原来通缉令上有他的肖像。这肖像还不是那种认不出人的肖像,是那种比较精细的素描,对照着肖像,很轻易地就能抓到人。

        就是盗贼本人要比通缉令上看得要年轻一些,瘦一些。

        因为犯下的都是偷窃,偷的还都是不轻不重的酒,通缉令上的赏钱没多少,但也够一个普通人吃上一个月,所以想要抓到他领赏钱的人还挺多的。

        正当余闲在看告示牌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走到了他的身后。

        来人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许久,最终落到他头顶的猫上。

        不管是猫还是人,都没有察觉到这来自身后的注视。身后之人好像也没有恶意,看了会他们之后,将视线落在了告示牌上。

        告示牌上最中央的告示就是这个月十五号会举行的神降仪式,人们谈论最多的,也是这个。

        他们欣喜地憧憬着帝君的出现,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目睹祂的尊荣。

        他们期望能在当天为帝君送上自己的祝福,祈望千年之后还有下一个千年......

        但来人看着这个告示,却是神色复杂,一个分心,就被余闲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