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4章 生活不易,大盗叹气

第4章 生活不易,大盗叹气

        正当成勇吓懵了说不出话来时,余闲开口了。

        “这个人是不是废了,不如我们把他交给巡逻军吧?”

        听到熟息的声音,成勇顿时意识到自己还没死,而是被人活捉了!

        感受着自己被捆住的手脚,成勇欲哭无泪。

        原本以为一个年轻人很好解决,结果很好解决的是他自己!

        他连忙开口,表示自己没废,还有价值,“不要把我交给千岩军!”

        余闲原先还不知道守卫军到底怎么称呼,现如今倒是知道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他,手里的灯移了个位置,“不把你交给千岩军,难道放了么?”

        看着对方的笑容,成勇一下子就想起了对方白天的话,急中生智道:“我...我..我会做菜!”

        就像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稻草,他连忙补充:“对对对,我会做菜!而且手艺还不错,客栈里不是缺厨子吗?我可以当厨子!”

        余闲有些意动,但随即,他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色,“可我没有钱给你付工资啊.......”

        “我不要工钱!”成勇十分上道,不要工钱说的斩钉截铁,干净利落。

        “我不要工钱,只求老板收留!”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吧。”余闲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好像对方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成勇心中在流泪,他就是想喝个酒而已,怎么怎么就沦落到给别人打白工的地步了?

        “猫大爷。”余闲喊了一声旁边哈欠连天的猫大爷。

        花猫闻言亮出带着寒光的爪子,划拉一下,这个大盗脚上的绳子就被割开了。

        “好了,今晚就在这休息吧,明天开始工作。”余闲也打了哈欠,将这位大盗锁在柴房里,关门前,他对这个大盗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

        有免费的劳力了,真是太棒了。

        希望这样的事情多来点,不要客气。

        回到客栈里,花猫的神色颇有些严肃地看着余闲。

        就这样,不担心他跑了么?

        “没事,你明天早上去吓吓他。”余闲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惹得花猫翻了个白眼。

        “光是吓唬还是不够,大棒之后还得给个甜枣才行,那家伙不是喜欢酒么,我明天去买坛酒,顺便去打听一下这家伙的情报。”说完,余闲打了个哈欠,回房睡觉去了。

        大棒甜枣什么的,花猫是听不懂,不过这家伙说不用担心,那他也就不管了。

        反正他只是一只猫而已,猫怎么可能会干活呢?

        翌日,天光乍破,阳光透过窗户的透明玻璃照射进室内。

        柴房里,被抓住的大盗一夜没睡。他躺在柴堆上,手上的绳索不知道是怎么解开的,嘴里叼着根杂草,不爽地嘟囔着:

        “老子可是赫赫有名的大盗飞虹雨成勇啊,居然敢让老子当厨子,信不信老子下毒毒死你们......”

        明明是为了不被送官自己要求当厨子的,但到了他嘴里,就变成了强迫。不过他也就敢没人的时候说一说,余闲面前那是万万不敢的。

        他想了一晚上都没想清楚老板到底是怎么将他打晕的,他只记得看到一只手,然后眼前一黑没了意识。但是被打晕的过程却是完全没有,甚至于都没感觉到有哪里疼痛。

        “难不成这个老板是修行者?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修行者这种人物万里挑一,即便有,也都是在千岩军里,驻扎在危险的地方,专门负责对付魔神侵染留下来的障孽,平时日很少能见到。

        要是这老板真是修行者,那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正想着,柴房的门被打开,一只皮毛带着虎纹的花猫走了进来。他收拢了散乱的猜想,看着这只差不多他一个脑袋大的花猫。

        花猫的毛色很杂,完全不是富贵人家喜欢的那种好看的纯色猫。但不管是昨天白天还是晚上,两次看到这只猫,两次都是趴在别人脑袋上,还完全不会掉下去。

        成勇第一眼觉得这猫并不好看,但坐起来看了一会儿,发现这猫居然长得有些威严。

        威严?成勇也不太懂为什么会觉得一只花猫长得威严,但就是莫名地冒出了这个词。

        花猫并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它如同宝石般的黑眼珠冷漠地看着这个自己跑来的免费的劳工,用长尾巴卷起旁边一根手臂粗的木材。

        “咔嚓——”

        手臂粗的木材断成两截。

        见此情景,成勇面色一僵,刷一下站直身子,姿势笔直得如同一杆标枪。

        天呐,这真的是猫吗?刚刚自言自语的话这只猫该不会听到了吧?

        他额头上隐隐冒出些许细汗,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空气,丝毫不敢分出目光去看脚边这只看上去软萌又无害的猫。

        那根原先被叼在嘴里的草,不知什么时候被吐了出来,轻飘飘地落在花猫眼前的地面上。

        花猫抬起爪子,一把将这跟碍眼的杂草拍进拍碎,抬起头看向旁边的男人,叫了一声:

        “喵~”

        “是!”听到它的叫声,成勇一激灵,同手同脚地走了出去,丝毫不敢低头。

        他居然听懂了这只猫的话!他敢对帝君发誓,这绝对不是只普通的猫!

        在昭明,他就没有见过这么能的猫!

        他想着,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敬畏和酸楚。

        猫都这么厉害,老板是修行者没跑了,他还跑得了吗?

        “哟,出来了啊。”

        客栈大堂,余闲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戏谑地看着这个大盗同手同脚的走出来。

        “老..老板,我需要做什么?”成勇目不斜视,余光却在打量躺椅上的年轻人,和一边拿着书在看的小孩。

        昨天没怎么注意,当意识到这个老板不是一般人之后,再看就隐隐有些不一样了。

        这个年轻人相当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留一头黑色的短发,长得还不错,就是脸色苍白,躺在躺椅上就跟没骨头似的。

        但偏偏周身的气质让人看着特别舒服,让人看着很放松,不会产生恶感。

        再看那个小孩,跟普通的小孩也不一样,看着有些呆,但眼睛却很是灵动,最明显的就是那一头白发,特别引人注目。

        成勇不是没见过白发的人,但白的跟雪一样的头发还真是第一次见,估计是有什么特殊血统。

        感情这客栈里就没一个普通人,深陷囹圄的成勇在心中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