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这个客栈真有毒在线阅读 - 第3章 盗贼潜入夜

第3章 盗贼潜入夜

        “这样啊,那确实人手不够,不过我不是来找工作的......”男人一边回答,一般漫不经心地观察客栈的装饰。

        这客栈虽然看上去挺简陋的,但不管是门啊,还是他屁股下的桌椅板凳都是很不错的木头,刷的漆干净细腻,也是上好的,窗框上还做了雕花,一看就不缺钱。

        “话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张啊?虽然你们是开客栈的,饭食不是主要的,但在以食为天的昭明,这也是很重要的,要提前备好......”他说着,不经意地提醒了一句,

        听到他提起酒,余闲笑的更温和了,“过段时间就开张,饭食的话暂时搞不了,不过酒窖里有不少酒,都是窖藏的好酒,住客们应该会喜欢。等开业了来光顾我们生意啊!”

        “有好酒,那肯定没问题!”听到想听的内容,男人大笑出声,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男人走后,余闲心情颇好地放下扫把,也不干活了,从库房里搬出一张躺椅,擦干净灰尘躺了上去。

        花猫从后院进来,看到他躺着没干活,顿时就炸了毛。

        “喵喵喵喵喵!”它唾沫不停,一声喵到余闲耳朵里能变成好多话,喋喋不休的如同一个黑心老板,疯狂压榨员工。

        余闲掏了掏耳朵,一动不动地躺在躺椅上,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如同一条猫最爱吃的咸鱼。

        “着什么急嘛,很快就有人来干活的......”

        ......

        深夜,城中一片寂静,带着暖意的路灯将道路照亮,远远地能听到千岩君巡逻时盔甲摩擦的声音。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影隐藏在路灯的阴影下,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客栈。

        “来了璃华州之后我可是好久没有喝到酒了,这一次可算是可以好好喝上一回了。”成勇嘿嘿笑着,走到了客栈后院的院墙下。

        自从白天的时候知道这客栈就一个带小孩的年轻人之后,他就打上了这客栈的主意。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特意去周边的商铺打听了一下,确定事情的真实性。

        想到那些窖藏的好酒,他唾液一下分泌了出来。

        自从来到璃华州,想要偷到一壶好酒可太难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将他来璃华州的消息放了出去,害得他现在走在大街上都害怕被人认出来被抓进刑狱司里。

        不过这次就不用担心了,即使被发现也没事,那年轻人那么瘦弱,他一只手就能解决!

        想着,他脚尖一点,如同一只灵巧的飞燕跃上院墙。

        下一秒,他脸色骤变。

        天杀的,居然在院墙上装玻璃!

        可怜的他的鞋,直直地踩在玻璃尖上,尖顶刺破鞋底,划开了他的脚掌。

        他强忍疼痛,抬起脚来准备换个位置,却不想另外一只脚也踩到了一块。他张开嘴,无声地痛叫,整张脸都皱成了苦瓜。

        看着这个小偷想叫又不敢叫出声的样子,余闲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成勇恍惚间听到什么笑声,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收敛,机警地向四周打量。

        然而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安静,什么都没有。

        “我这是痛出幻听了?算了,还是不动了,先下去再说......””成勇深吸一口气,看了眼下方接近两米高的地面,跳了下去。

        落地倒是没发生什么意外,他也控制的很好没发出什么声音,就是双脚重重接触到地面,让本就流血的口子流的更多了些。

        成勇强忍痛意,深呼吸了一口,“为了好酒!”

        不就是受伤吗,为了好酒,值得!

        月光被厚厚的云层遮挡,没有一丝月光洒下。没开灯的后院一片漆黑,一身黑的成勇小心的在后院中行走,整个人仿佛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正常情况下,酒窖门应该在这个位置......”

        他走到一个角落,按照以往的经验往下摸,果然,摸到了一个木质的把手。

        他正把酒窖门了一半,准备下去,一束光照在了他脸上。

        一个声音从光束后方传来,带着一听就很刻意的惊呼:

        “哎呀,有小偷。”

        听着这个声音,成勇整个人僵在原地,打开地窖门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被发现了!

        不过受惊也只是一下,反应过来的他淡定地把打开一半的地窖盖关上,从容地面对这个发现他的年轻人。

        他蒙着面呢,只要把这个家伙打晕,那就没问题了。不过在此之前,还得避免对方大喊大叫把千岩君引来。

        “小兄弟,我不想伤害你的,你就当没发现我,如何?”他压低声音试图商量。

        对于他的话,余闲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歪了歪头,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偷而已。”成勇发现这个年轻人有点憨,他当然是小偷啊,不然还是什么?难道他还会告诉他他的真实身份不成?

        余闲瞟了一眼旁边那个酒窖,“我当然知道你是小偷,我问你是不是那个飞虹雨。”

        “既然身份被发现了,那就别怪我了!”见和谈不成,成勇狰狞一笑,手指骨节压的噼啪响,试图给自己营造出一副我很可怕的气场来。

        结果他还没动手,光束里伸出一只手来,然后他就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院柴房,成勇手脚被捆地晕倒在地上,脸上的蒙面的面罩已经被摘下来了,露出白天见过的那张脸。

        余闲手里提着一盏灯,手里拿着一杯水,旁边还有趴在小白头顶一脸困倦的花猫。

        小白倒是精神奕奕,蹲在那个小偷旁边,好奇地伸出手指戳他的脸。

        “他...人....”见怎么戳都没反应,他转头跟余闲说话,却怎么也表达不清楚自己的意思,手脚并用几乎憋红了脸才憋出了两个字。

        余闲倒是看懂了他的意思,他将杯子里的水泼在成勇脸上,道:“只是晕过去了,没事。”

        果不其然,水一泼上去,地上的人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

        一醒来,成勇就看到了两张俯视着的大脸对着他,阴森森的光从下而上打在脸上,照得人可怖如同恶鬼,乍一看成勇还以为自己到了阴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