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章道兵应箓四

第五百三十章道兵应箓四

        “我记得你前世记忆的孔圣将人分为三种,上中下。”

        古月娜一提,姒穆清就明白了,主动补充道:“上知,中人,下愚,生而知之者、学而知之者、困而知之者、困而不学者。”

        “你是担心他们没有动力?唔,也是,平和繁荣的时代确实很难诞生英雄和强者,对于中人而言,礼崩乐坏的时代才是最好的老师。”

        礼者,秩序,乐者,道德,姒穆清眼眸微眯,也只有在秩序和道德都彻底崩碎的乱世中才能磨砺出举世无双的英雄。

        “我要说得不是这个。”古月娜轻摇螓首,“人仙、地仙、神仙、天仙,每一境界都是绝对的质变,境界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固然不会出现魂师体系那种跨两个境界匹敌,把境界踩在脚底的可笑情况,但漫长时间同样也会令人心生迷茫,乃至于绝望。”

        古月娜的话语,让姒穆清想起了游戏和学习的区别。

        “现实中本就没有进度条。”姒穆清皱了皱眉说道。

        “我只是提一个建议,毕竟有了明确的短期目标,他们才不至于迷失方向。”

        “这是功法的作用,道标,是前人所行的道,所走的终点,而我要传给他们的是方向。”姒穆清捏了捏古月娜小巧琼鼻,四目相对,情意绵绵。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到了唐舞桐现在所在的地方,一间普普通通的四合院。

        唐舞桐躺在摇椅上,手中掐着一朵玫瑰花,花瓣被她一片片的揪下,飘落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答应,拒绝……”

        “唐姑娘,你看这是谁?”

        姒穆清拍了一下阿银,发出一声清亮的声音。

        唐舞桐的动作一下子凝滞了下来,脸蛋殷红如血,目光望去,呆滞了一下。

        “奶奶?”唐舞桐语气迟疑道。

        “你对我奶奶做了什么?”

        “你个……”唐舞桐红唇张开,想了半天,也没有吐出半个脏词辱骂。

        “只是跟你一样而已。”姒穆清笑眯眯地说道。

        唐舞桐脸色变得煞白,粉蓝色的瞳孔中墨绿色剑痕突兀地闪现。

        姒穆清挑起唐舞桐的下巴,在她的唇瓣上一舔。

        “小丫头,让你和朱竹清、宁荣荣办得事情怎么样了?”

        “再过七天,娘就会来到斗罗大陆。”唐舞桐闭上眼睛,认命般说道。

        “你小心些,以父亲对娘的关心,很可能会偷偷跟过来。”唐舞桐忍不住说道,眼眸抬起看了姒穆清一眼,又连忙撇开。

        古月娜俏生生地站在后面,脸上的表情非常古怪,似是喜悦,又似是怜悯。

        姒穆清听见这话,紫眸望见了唐舞桐眼底扭曲的情绪,那因为背叛而出现的些许愉悦兴奋。

        玄阴剑意的可怕之处已经开始显露,作为第一个玄阴宿主,唐舞桐的情感已经开始了扭曲。

        “真乖!”姒穆清摸了摸唐舞桐粉蓝秀发。

        唐舞桐接过阿银,欲言又止。

        “放心,她很快就会醒过来,到时候,你不妨和他交流交流心得,在这方面她还应该叫你一声前辈呢!”

        姒穆清刻意说道,唐舞桐兴奋地点点头。

        “我和娜儿就先离开了,不打扰你和家人的团聚了。”

        姒穆清笑着和古月娜把臂离开。

        “恭喜,又是一个小家伙落入你的手中。”古月娜平平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

        “娜儿你吃醋了?”姒穆清余光看了一下,古月娜的表情。

        “呵!”古月娜冷嘲一声,“想看我吃醋,她们还不够格,除非你能找来另一个我。”

        姒穆清嘴角抽了抽,无语凝噎。

        “我推演天机,日月帝国和神界联手,你不出手,星罗并无获胜的可能。”古月娜把话题扯到另一方面,指望她安心养胎,两耳不闻窗外事,那是不可能的。

        “无妨,日月若是如此行事,那么我自然也不会迂腐。”姒穆清对着古月娜说道,“帝天、苍宇、烨筠,乃至于我都会参与到这场战争中尽快解决这一场战争。”

        一道虚幻的身影落入姒穆清的体内,碧绿色的光华落在姒穆清的掌心中,勃勃生机流转,翡翠光华收敛,姒穆清掌心中的赫然是一块生灵之金。

        古月娜瞥了一眼,神识察觉到生灵之金上不属于这个位面的气息,推测道:“你把上官雪儿那个世界的生灵之金取来了?”

        “当然不是,上官雪儿那个位面的早就失去了凝聚生灵之金的可能性。”姒穆清摇头说道,“这是我找到昭,杀入亡灵位面中抢来的。”

        “于无尽死亡中孕育而出的生灵之金,才是最适合作为天罡溯源图的载体。”

        姒穆清取自身心头血,以血为墨,用指作笔,猩红线条在翡翠般的玉石上勾勒,先是一双凌厉的眼睛,赤金如岩浆,然后是雄奇龙角,锋利如剑,伟岸修长的龙躯也被姒穆清勾勒出来,鳞爪飞扬,羽翼收敛于背后,云雾缭绕,若隐若现。

        血画完成之时,一声昂长的龙吟顿时从玉板中爆发,自姒穆清手中扩散,穿过山川,掠过大地汪洋,响彻九霄。

        古月娜眼神中浮现一丝复杂,心中几次浮现出将这石板彻底摧毁的冲动,只是看到姒穆清苍白脸色,元气大伤的模样,又不忍心动手了。

        “你可知未来稍有不慎,龙族就是一场分裂之祸。”

        古月娜指得是又化龙之法修行而来的真龙和血脉传承而来的真龙。

        “你我联手,自然可以压制他们,也可以在漫长的岁月中解决这一个问题。”姒穆清吐出自己的回答,他就没有独自一人抗下的想法,他们是夫妻,理应一起面对。

        古月娜点头,姒穆清是化龙的第一人,作为开道者,那些未来的化龙者会把他视为领袖,而她是血脉传承而来的最正统的真龙,他二人联手,足以稳定龙族,让群龙认可,所以这个危机会爆发在下一代。

        不论龙族下任族长是谁,都不可能让龙族心服口服,哪怕是他们的血脉也不可能。

        古月娜玉手无声地抚过小腹,眼底杀机和狠厉浮现,她从不缺杀伐果断。

        “走吧,龙族分裂只是遥远未来的一个光影,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是人龙之战的因果。”姒穆清轻轻握住古月娜的玉手,温热的感觉从手掌传开,令古月娜心中的杀机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