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九章道兵应箓三

第五百二十九章道兵应箓三

        古月娜玉臂环住姒穆清,娇躯缠绕,眼波脉脉,巧笑倩兮。

        “夫君,这么说是想要和娜儿在这里来一场吗?”

        “可是人家现在还不能满足你呢。”

        古月娜贝齿轻轻咬着下唇,留下浅浅白印,紫眸濛濛。

        “那人家把这个女人送给你好不好?”

        “我可是听说了,夫君对人妻可是很感兴趣的呢?”

        姒穆清眼梢一挑,谁害他风评?他什么时候勾引…勾搭…沟通过人妻?胡说八道!

        “唉!”古月娜语调上扬,“难道不是吗?”

        “巫月寒、唐舞桐……”古月娜语气幽幽,“还需要我多说吗?”

        “天地良心,我真没对唐舞桐做什么。”姒穆清表情之严肃就差对天发誓了。

        “你对她做了又如何。”古月娜懒得验证姒穆清真心,毕竟这种事情说不清楚,她又不是必须依靠姒穆清才能活,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玄阴十二剑你忘了?阿银同样可以作为玄阴宿主。”

        古月娜怎么会因为美色就把阿银送到自己夫君身边呢。

        姒穆清挑了一下眉,阿银那个女人能承受玄阴剑意?

        “不信?”

        古月娜拉着姒穆清找到了阿银。

        虚空之中,一道道锁链将蓝银皇的手臂腰肢全部困住,鎏金般的光芒流转,庚金煞气顺着锁链冲入蓝银皇的体内,蓝银皇肤色苍白冰凉如玉石,嘴唇干裂。

        地心毒火汇聚而成地汪洋在阿银白嫩赤足下燃烧,酷烈的死气消磨生机。

        木生火,生对死,这整个牢狱都是专门针对植物生灵专门打造的。

        阿银衣衫褴褛,春光大泄,刚刚在缓过一口气的灵智在死气和地火的侵蚀下昏昏沉沉,脑海中死死地把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烙印在脑海中,昊!

        “这……”姒穆清看着眼前环境,就能感觉到古月娜对阿银的厌恶之感,金、火、死,蓝银草的顽强生命力在这环境中化作了不死的折磨。

        古月娜挥了挥秀手,地火卷入她的衣袖,庚金锁链化作金芒散去。

        阿银娇躯瘫倒在地上,一口气撤掉的压力后浓浓的疲惫感让她的双眼不自觉的合拢,两道模糊人影靠近于她,其中一道身影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她想要反抗,可是精疲力尽的身躯再也压榨不出来一丝一毫的力量,疲惫和空虚深深淹没了她的神智,令她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

        “不得不说,这女人天资比唐昊强多了。”姒穆清检查了一遍阿银的根骨后,说道。

        “合适吗?”古月娜手指间把玩着一条火龙,漫不经心道。

        “相当合适。”姒穆清背后阴冷毒蛇嘶鸣,阴森、恶毒的深沉剑意流转,古月娜黛眉微蹙,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这让她回忆起了一些不好的记忆。

        天地唯我道,天雷导我剑,万物成我剑,这玄阴前三剑的剑意落入了唐舞桐的体内。

        而今,乾坤任我行,众生由我灭,两极弹我剑这三剑剑意同样融入阿银体内。

        阴森邪气在阿银丰腴娇躯中汇集,墨绿色眼影覆盖在眼睑上,阿银绝美的五官中平白添了一抹邪魅妖娆的美感。

        姒穆清眼底闪过古怪:“娜儿,你说小舞能不能承受玄阴十二剑后面的剑意?”

        “夫君,你还说自己对人妻不感兴趣?”古月娜浅笑吟吟,手指掐住姒穆清腰间的软肉,360度旋转。

        姒穆清呲牙:“什么嘛!只不过某人的母亲和女儿都能成为玄阴宿主,我自然好奇他的妻子能不能成为玄阴宿主。”

        古月娜点头,确实这也太巧合了。

        “这个答案早晚会知道的,毕竟,那两个女人已经在把自己姐妹拉下水了。”古月娜白了姒穆清一眼。

        姒穆清笑而不语,这件事确实不需要他费心,执掌秩序,负责审判之人哪怕公正无比,也必然是最遭人恨的人,更何况某人还称不上公正二字,所以哪怕是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一样对他心怀愤恨。

        “失道寡助,莫过于此。”古月娜嘴角上扬,心情愉悦至极,作为敌人,她乐意看到对方有这种首领。

        “等她醒来还需要一段时间,需要我找人来照顾她吗?”姒穆清检查了一遍阿银的身躯,在发现她没有其他事情后,抬头对古月娜问道。

        “随你,我已经把她送你了。”古月娜毫不在乎的随意说道。

        “那就让她和自己的孙女一起吧!”姒穆清也不愿意专门去找人来照顾她,正好她的孙女也在他手里,干脆丢在一起。

        “也好。”古月娜伸了个懒腰,曲线妖娆,山峰耸立,姒穆清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古月娜感觉到姒穆清目光中的火热,嘴角弧度扩大,侧过脸颊,紫色的眸子晶莹若浸润在清澈湖泊中的宝石,声音轻柔:“美吗?”

        “美,沉鱼落雁鸟惊喧,闭月羞花花愁颤。”

        “浮夸!”古月娜薄面含嗔。

        “天地良心,娜儿你当然是天下第一美人儿,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姒穆清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夸自己媳妇儿,不寒碜!再漂亮,也是我的。

        “沉鱼落雁,那是它们承受不住我的龙威。”古月娜的话让姒穆清脸色一僵。

        姒穆清抄起阿银,阿银的手脚垂下晃动。

        “而且,这不是你的话吧。”

        古月娜腰肢柔桡轻曼,那盛大的衣裙遮不住她妩媚纤弱的优美身姿。

        “是不是我的话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我确实是发自真心的赞美你,娜儿,我的爱人。”

        “单纯的外貌赞美,你难道你不应该说点什么?”

        古月娜的五指和姒穆清的手掌十指相扣,嘴角的笑意多了一抹愉悦,紫眸在姒穆清的身上打量。

        “静若松生空谷,神若月射寒江,香培玉琢,冰清玉润。”姒穆清想了想,耸了耸肩说道。

        “没办法,你老公我又不是七步成诗的曹子建。”

        两人并肩而行。

        “你就真打算用四重境界概括修行了?”

        “人仙,地仙,神仙,天仙,有什么不合适的吗?难不成非要和魂师魂环体系划上一百个等级?”姒穆清脸上浮现明显的不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