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七章神祇见帝,道兵应箓一

第五百二十七章神祇见帝,道兵应箓一

        淡淡银辉流转,映衬钢铁铸造的明德堂。

        这神奇一幕打碎了许多魂导师对于魂师手段的印象。

        老学究眼底泛起浓郁的好奇心,对于魂师究竟可以强大到什么程度,这是每一位魂导师都想要知道的事情,可惜现在不是问得时候。

        镜红尘收敛笑容,目光扫过众人,开始安排转移工作。

        姒穆清凤眸微睁,紫色瞳孔中泛起细碎金光,那是妖异神圣的龙蛇之瞳。

        目光跃过层层障碍,落在了日月皇宫,御书房之中。

        徐天然皱着眉,眼前无声无息踏入御书房的男人,让他心中忌惮到了极点,心中决定给明德堂加大投资,先把日月皇宫的防御来个升级,总不能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去自如吧。

        融念冰极为英俊的脸上带着一种懒洋洋的懈怠之感,或者说是凌驾于冷酷之上的傲慢。

        “你好啊!皇帝陛下。”

        轻佻至极的语气,融念冰眯着眼睛,双手抱胸。

        徐天然脸上浮现极为爽朗的笑容:“冕下来我日月帝国,真是蓬荜生辉。”

        “可需要我带冕下转转明都?”

        融念冰心底泛起一丝讶异,难不成这日月帝国皇帝已经猜到了他的来意?

        “我叫融念冰,不才忝为神界一级神,情绪之神。”融念冰措辞很谦虚。

        徐天然一怔,随即心中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陛下应该猜到了我们的来意才对。”融念冰嘴角弯起,双手负在身后。

        目光收回,姒穆清若有所思,这是神界插手了?

        姒穆清眼中露出寒意,呵,这些神祇敢出现在战场上,他就让这些家伙知道什么叫残忍。

        他心神收敛,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日月帝国和神界出招才是正常的,这又不是棋盘游戏,可没有回合制和一对一的规则。

        而且他操心这个干什么,还是交给自己的本体思考吧!

        没错,此刻出现在明都的姒穆清只是一道化身,相比于他的本体,只不过是分心他用的级别。

        至于他的本体,自然是一边陪老婆,一边拷问敌人了。

        姒穆清皱了皱了眉头,原本他没打算掺和星罗日月之争,毕竟星罗和日月有着明显的差距,但现在看来不止他需要动手,连他和娜儿的部下都无法置身事外。

        纤细玉指轻轻抚平姒穆清眉间褶皱,米白色大袖掠过姒穆清的鼻尖,柔柔软软的。

        “怎么了?区区一个唐昊还不值得你皱眉吧?”

        古月娜抬着螓首,脚尖踮起,吐气如兰,眼眸晶莹剔透如紫色琉璃,胸前是娇嫩牡丹盛开,仿佛不胜风力,被吹落了几瓣露出了新黄嫩蕊,金色花纹在裙身上肆意伸展,鸾凤展翅,纤羽翩翩,厘羽柔软,羽冠优雅纤毫毕现。

        仙气清冷,富丽堂皇,两种毫不相干的气质在古月娜的身上完美交融。

        “没什么事。”姒穆清掩饰住自己的情绪,不论如何,他还不至于让自己怀孕的妻子参与进去。

        “嗯!”古月娜轻轻呼气,眉宇间的华贵一如往常,手掌悄悄背在身后,掐指,太乙六壬数运转。

        “唐昊,你的回答呢?”姒穆清看向被精金锁链锁住丹田气海、经络魂力的唐昊。

        “呸!”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的唐昊唾弃一口,满脸不屑。划拉!唐昊这个轻微的动作扯动锁链发出声响,一枚枚仙道符箓散发微光,唐昊粗犷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但依旧辱骂道。

        “有本事放老子出来,看老子不打死你这个吃软饭的娘娘腔!”

        唐昊的眼神不屑,仿佛在看着什么恶心的东西:“就你这种背宗忘祖……”

        啪!

        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唐昊口吐鲜血,脸上烙印下了一个纤细的掌印,掌印凝聚仙光,久久不散。

        古月娜眼底闪过森冷杀机,心中给唐昊判了死刑。

        “你嘴最好干净点,不然,你骂一句,我就在你女人身上划一刀。”古月娜俏脸上一片冰寒,随手一点,一方水镜出现唐昊的面前,镜中是一道婀娜丰腴的蓝发女子身影。

        唐昊脸色变化,情不自禁地叫出声:“阿银!”

        阿银错愕不已的抬起头,眼神茫然地看向四周,红唇不断开阖。

        “你们这两个混蛋。”唐昊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被刀锋砍断一样。

        也确实是有无形刀锋,只不过不是砍在了唐昊身上,而是阿银娇嫩如花的脸颊上。

        嫣红的鲜血在白嫩如玉的肌肤衬托下,有一种妖艳的凄美感。

        “还敢骂吗?”姒穆清问道,刚刚那道锋芒就是他斩出。

        唐昊紧紧地闭上眼睛,双手握拳,青筋暴起,锁链铮铮作响,符箓一枚枚绽放光彩,可见唐昊此刻力量暴动幅度之大。

        “啧啧,这容貌,也难怪你为之着迷,生怕她受一点伤害。”古月娜让唐昊听到阿银的声音。

        “昊,你在哪里?”焦急和痛苦交织的绵软声音。

        锁链绷紧,唐昊魂体上一丝丝流光溢彩。

        姒穆清眼神冷漠,指尖剑气流转,眼看就要射出。

        “停,我告诉你。”唐昊紧攥的五指松开,身躯颓然松懈,一万年前面对武魂殿时,他也是这样的感觉,无能!无力!

        唐昊吐出一个地名后,仿佛骨头完全被抽出了,整个人瘫倒在牢房中。

        姒穆清和古月娜转身离开,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你不问问唐三有什么底牌?”古月娜脸庞贴在姒穆清耳畔,嗓音轻柔,娇躯贴在姒穆清身后。

        “没必要,不是自己的力量,不论有多么可怕、强大,在运转之时都不可能圆润如意。”

        “神位也好,信仰也罢,都是外力。”

        “借助外力,高境界碾压低境界时还看不出什么,面临同境界就是取死之道。”姒穆清面色平静,这是来自对于自身之道的自信。

        明眸一转,古月娜手掌负在身后,嘴角一弯。

        “唔,穆清,你好像对自己的修行方向从来没有迷茫过呢?”

        “我记得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反虚,炼虚合道这是你家乡的说法吧!”

        古月娜眸光凝聚,注视着姒穆清的侧脸。

        “你是如何确定这样修行是正确的?”

        “还有当初龙神突破失败,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