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阿鼻无间

第五百二十四章 阿鼻无间

        剑光森然,演化出剑树刀山,镬汤罏炭,洋铜铁汁,种种痛苦意蕴倒影在人心灵之中。

        星空浩渺,万象瑰丽,人间痛苦在亘古天道面前不过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趣果无间,时无间,命无间,形无间。”

        血神掌中剑光连绵不断,化作阿鼻地狱,空间裂隙打开,九幽气息自天外垂下。

        血神心神完全沉浸在了自己创造出的这门幽冥阿鼻道中,猩红剑光如同朵朵红莲业火。

        厚积薄发,血神运使幽冥阿鼻道的精义催动阿鼻,在姒穆清无上剑诀压力下,赫然踏破了自己的极限。

        “阿鼻无间!”五大杀剑融汇贯通,血神斩出了自己一生中最诡秘绚烂的无情杀剑。

        阴柔诡秘,一往无前,血神一呼一吸间引动了剑莲绽放,九幽的力量降落人间。

        姒穆清注视着血神踏破极限,将自己领悟的剑道精义酣畅淋漓的释放出来,趣果无间,受苦无间,时无间,命无间,形无间,五大杀剑为薪柴,燃烧出了自己一生最璀璨的光芒。

        无尽星辉一敛,牧星剑刃上幽暗的死亡之意流转,一颗颗星辰隐没在亘古黑暗中,一抹乌光渗入了清亮剑刃。

        姒穆清握剑挤斩,死亡之力在剑器中爆发,阿鼻地狱,幽冥之息,在无坚不摧的可怕剑光下一分为二。

        死亡君临,万物凋零,姒穆清这一剑赫然是究极的死亡之剑。

        万物皆有终结之时,生灵皆有死亡之刻,星辰会坍塌,位面会毁灭,文明会消逝,生灵会死亡。

        剑光吞噬万里长空,姒穆清握剑在手,把这一式死亡之剑彻底催发到了地仙之境的绝巅。

        牧星迸发出的每一缕死亡剑光都契合于天地法则,死亡之力徐徐蔓延,将一切归于最后的虚无。

        此时此刻,姒穆清也顾不上那些普通凡人了。

        截然不同,但同样绚烂的剑诀一决高下,剑光如雪,夺目晶莹。

        刺目雪白之后,血神紧握剑柄,看着踱步而来的姒穆清,嘴角露出释然的苦笑。

        阿鼻晶莹剔透的剑身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纹,仿佛一碰即碎。

        “我会将你的传承留下。”姒穆清对血神说道,牧星的剑锋落于血神的头顶。

        “有什么遗言吗?”牧星剑锋停顿,姒穆清问道。

        “遗言没有,倒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血神眼光明亮,断断续续地说道。

        姒穆清眉梢一挑,没有阻止血神。

        “你和他一样,为什么要把道路传出去,不怕那些人针对你吗?”

        “无聊的问题,我需要惧怕吗?担心别人超过自身?所以独自一人占据功法、体系,可这不就恰恰说明了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吗?”

        “他人修行,可能损你一毫?”

        “他人不修行,可能利你一分?”

        “损人不利己,这就你的想法吗?”

        “你……”血神接下来的话语还没有吐出口,就闭上了嘴。

        看着那双自信而淡然的紫瞳,血神沉默,他本来还想问对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传承留下。

        不过答案,他也清楚了以他的自信,自己都败在他的手下,自己的传人又如何放在他的眼里,敢违禁,一剑斩之。

        “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姒穆清语气和缓的问道。

        “没有。”血神话一出口,一股冰冷到极点的死亡剑气在他身体内外骤然爆发。

        幽幽剑气仿若一片纯净黑暗吞噬了血神,湮灭生机,血神身体凝固成了一座雕像,元神破碎消散。

        姒穆清抬眸看向四周断壁残垣,苦笑不禁浮现在脸庞上。

        一只七彩蝴蝶自空中落下,在姒穆清身前飞舞,点点荧光,美轮美奂。

        “咦!”姒穆清轻轻捏住蝴蝶,剑气解析其中的信息。

        姒穆清脸色忽青忽白,老婆催自己赶紧回去。

        唉!自己做的孽,自己受着,姒穆清在心底给自己打气。

        忽然他眉头一挑,牧星横斩,剑气轻柔的破开远方一处断裂的残石。

        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缝隙之中,双臂抱着膝盖,尽可能地往后退缩。

        姒穆清瞬移而来,眼神诧异,就算能躲过他们的剑气余波,这个孩子又如何在血海的侵蚀下存活?

        他走到孩子面前,孩子脏兮兮的脸蛋上满是惊恐。

        姒穆清俯下身,手掌在孩子的身上一摸,一边安慰道:“不要怕,乖……”

        姒穆清声音尽量柔和,柔和的力量透入孩子的体内,凶戾血腥的气息一瞬间从幼小的孩子体内爆发。

        “这份力量?”赶过来的雪霏讶异地看向姒穆清怀中的孩子。

        “可惜了!”雪霏检查过这孩子的身体后叹道,气血两虚,魂魄被戾气沾染,武魂被浊煞玷污,不但修行艰难,而且体弱多病,寿元不长。

        “能活下来就可以,还能有什么别的奢求吗?”姒穆清摸了摸孩子的头。

        “孩子,你叫什么?”姒穆清和善地问道。

        “穆……盈。”穆盈怯生生地说道,小手把姒穆清的衣袖扯出褶皱。

        “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雪霏黛眉间露出一缕温柔。

        “当然是去找找她的父母,父母还在就留下些调养的法子,若是不在,就带回山中,跟我修行。”姒穆清刮了刮孩子的鼻子,笑容温和。

        “修行?还不如直接找个人家寄养,她这一生注定在修行之路上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嘿!修行哪有注定的说法,指不定这孩子未来成就比你都高!”

        雪霏很是不赞同姒穆清的意见,但也没有阻止,而是跟着姒穆清一起去找这孩子的父母。至于姒穆清的话,听听也就罢了,当真那就是笑话了,她现在的身体也只能修行基础功法,稍微强大一点的功法都无法修行。

        雪霏心底摇头,那不过是姒穆清安慰那孩子,专门说给她听的。

        两人带着穆盈一家一家的,在残余人家中寻找。

        最后,姒穆清捏着穆盈的脸颊:“看来你是要随我们一起去山中修行了。”

        “嗯。”清洗干净后,显得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只有一双眼睛空洞无比。

        “哎,走吧!日后道门就是你的家了。”姒穆清一手抱起小女孩,和雪霏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