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仙魔

第五百二十三章 仙魔

        姒穆清若有所思,神念扫过这已经沦为了一方异界的空间,修罗、血影、血蚊、血莲难怪这些怪物他在斗罗大陆上闻所未闻。

        星辰剑气炸开空间,断壁残垣在姒穆清眼前一闪而过。

        血神眸光扫过,空间的碎裂,星辰剑气停顿。

        若时光倒流,空间恢复完整,星辰剑气收敛锋芒,回到了蓄势不发的状态。

        有意思。姒穆清眼神打量着这一方武魂升华而来的世界,信手而立,牧星剑遥遥锁定了血神。

        血神端坐莲台,俊美的脸庞慈祥安宁,完全看不出半点魔头风采,口中吐出话语却是无比霸道。

        “在这个属于我的武魂世界中,我就是真正的神灵。”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血神此刻一扫昔日的阴暗,心境纯粹明亮,双眸中血色侵染,再无一丝晦暗,深沉魔意流转。

        “佛?魔?”姒穆清意识到在失去了神界的压制后,无数人爆发了属于自己的光彩。

        这样的一句话很难不让他联想,不过佛也好,魔也罢,和他有什么关系。

        姒穆清眉宇间一皱,随即又恢复平静。

        “唯我独尊?先胜过我的剑吧!”

        牧星扬起,幽深剑意锁定了血神。

        血神伸出手掌,白皙修长,纹理清晰可见,天地法则交织其上。

        抬手压下,血光滔天,掌含天地,整个血海随手掌而动。

        一尊身影出现在血神身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魔意庄严肃穆,又有众生沉沦之意。

        姒穆清眼中掌印弥天盖地,而那尊魔影更是映入心灵,一双血眸在魔影上豁然洞开,五官清晰,赫然便是姒穆清自己的模样,森然魔意在姒穆清内心蔓延,欲要度他成魔。

        这是心灵之掌,我为天魔,众生为我,任何一个心灵中的强者面对这一掌,最终只有沉沦魔意,化作天魔的下场。

        魔意化作的欲望之音在姒穆清的耳畔响起你是谁?你是道尊,那些女子就在你身下尽情承欢,你就该杀了星罗皇帝,眼前景象变幻。

        上官三姐妹衣衫**,青眸中情意绵绵,樱唇吐出娇软情话。

        王秋儿金发披肩,身着银白甲胄,巧笑嫣然,玉手抓住姒穆清的手掌引向甲胄内部,美眸善睐:“穆清,你不想要玩弄名声显赫的军神吗?”

        烨筠双手覆在姒穆清的双眼上,娇躯赤裸,圣洁中带着堕落:“夫君,你不想要得到我吗?”

        “才怪,夫君最喜欢这里了!”巫月寒俏脸微红,“夫君可是把人家从别人身旁夺了过来。”

        姒穆清漠然看着一个个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娇俏身影,所有曾经在他记忆中留存的美丽女子,都娇声软语,尽情求欢,不论是有关系的,还是没有关系的。

        帝座在他的身后浮现,星罗日月满朝文武尽在在面前俯首,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声势震山海,令人心神迷醉。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幽幽叹息自姒穆清口中发出:“你要是真得对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有些领悟该多好,这一掌至少不会这么无趣。”

        清亮剑光横扫,酒色财气,一扫而空。

        血神双目忽闭,眼眸剧痛,血泪自脸颊流下,一道残留影像映入心田,一名稚童持剑,斩向自己,自此心中的懦弱,犹豫尽数斩断。

        “这一剑叫什么?”血神声音沙哑。

        “叩剑心。”姒穆清轻抚剑锋,剑刃之上清亮如水,璀璨星辰汇聚,点亮一方星空。

        血神强迫自己睁开双眼,目光就被剑锋吸引,剑光清冽,人心杂念,一一消逝,只留下最真实的自我。

        血神轻吐一口气:“真没想到你会帮我?”

        “帮你?”姒穆清嗤笑一声,“别自作多情了!”

        “只是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清冽剑光中,一朵千叶星莲徐徐绽放,濛濛星辉洒落,如雨如雾。

        花开见我,我见如来。

        “自我!”血神沉声说道,眸子里闪烁着复杂难言的意味。

        血光亮起,甜腻清香漂浮,魔影落入血神肉身之内,血海翻腾,化作血神掌中一柄血玉长剑,剑光中演绎出道道修罗鬼神幻影,酷烈杀机凝聚在剑锋之上。

        “剑名阿鼻!”血神口中吐出剑器之名,阿鼻被血神以杀伐诸生之势斩出。

        残痕如血,整个斗罗位面在这一剑下都发出哀鸣。

        姒穆清脸上的平静,意兴阑珊终于被打破了,战意出现在他的瞳孔中,掌中牧星挥出。

        万千流光碰撞,空间哀鸣,无形杀机让所有斗罗位面生灵的心头上笼罩了一层阴霾。

        “不错!真不错,武魂化作位面,位面化作掌中之剑,你每一剑斩出,都蕴藏着一界元气,法则。”姒穆清点评着血神的剑道,牧星与阿鼻碰撞,不带一丝烟火气。

        姒穆清紫瞳中出现一抹狂热,那是身为剑修对于剑道最为纯净的热爱。

        两柄锋芒惊世的神剑在其主人的催发下爆发出滔天伟力,碰撞泄露出的些许锋芒余波甚至让古老无比的天斗城四分五裂。

        杀机惊世,星辰镇天。

        雪霏催动望舒中的极寒之力,娇躯弯折,寒气森然,冰天雪地,艰难地抵挡住了泄露的锋芒。

        黛眉微蹙,雪霏全无活下来的喜悦之情,且不说她活下来都如此艰难,那些生活在天斗城的平民呢?

        雪霏目光望向城中央那凝聚到极点的能量,只要两人有一人无法控制自身力量,那么泄露的能量波动最少把天斗城附近夷为平地,以他们几个人的力量,更本救不过来。

        因为相助星罗的关系,天斗城这边几乎没有道门弟子。

        流光顶着锋芒撞入天斗城,一具具铠甲奔向天斗城四面八方,在以飞快的速度搜寻活人,然后带走。

        雪霏看见这一幕猛然松了口气,望舒斩出,从泄露的锋芒中斩出一条道路。

        “走这里!”雪霏没有废话,以自身剑意剑气维持着一条道路的存在。

        牧星和阿鼻再次碰撞,姒穆清眼底火热一片。

        仙光与魔气升腾,如阴阳太极图旋转。

        “受苦无间。”血神脚步一踏,阿鼻刺出,猩红剑光开辟出一方无间地狱,备受诸苦,无有间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