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武魂的极致

第五百二十二章 武魂的极致

        古月娜穿着姒穆清的短袖,笔直修长的美腿裸露,赤着白嫩嫩的莲足,一头湿漉漉的银发披散在身后。

        精致无暇的锁骨从领口露出,惊人的曲线撑起了宽松的短袖。

        潇心神恍惚,为这惊人的美丽失神了片刻。

        “这事你找我可没用。”古月娜笑语吟吟,修长的双腿屈起。

        潇免费送了一个白眼给对面慵懒的美人。

        “呵!”潇笑容微寒,“帝天是谁的下属?姒穆清那个小混蛋是谁的童养夫?”

        “你不能就为了这个就和我论道演武吧!”古月娜似笑非笑,玉手覆住自己的小腹位置。

        “我可是孕妇哦!”

        “我家夫君早就夺权了,我现在只能在这里安心养胎,哪里还能指挥他们!”

        古月娜晶莹剔透的紫眸中迅速浮现泪珠,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潇,你不会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吧!”

        “呜呜……”

        潇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古月娜这幅我见犹怜的样子,哪怕明知道其中绝大部分是伪装出来的,她也没法动手。

        “潇啊,你是不知道,穆清他……”

        “他居然和烨筠那个小贱人联起手来夺我的权!”古月娜仿佛气愤填膺。

        潇怒喝一声:“够了!”

        潇胸脯起伏,额头青筋暴起,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怀孕以后就这么喜欢演吗?”

        “没办法嘛!人家无聊嘛!那个负心汉也整日不在家!”古月娜扁了扁薄薄的樱唇,星辰般闪耀的眼眸含笑注视着潇。

        潇痛苦的一抚额,她觉得自己今天跑过来就是个错误。

        “啊,对了,我刚刚亲自下厨熬了粥,味道应该还可以,不如就当做我们夫妻给你的赔礼了。”

        古月娜边说着,边去厨房中端出了一碗粥。

        “区区一碗粥可比不过我辛辛苦苦打造的龙宫。”潇话语中满满地你休想就这么打发我的意思,伸手接过了古月娜手中青瓷碗。

        然后她的表情僵硬了,她意识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青瓷碗中,大米小米、红枣桂圆、花生莲子等等混合在一起,这居然是一碗八宝粥!

        潇僵硬得抬起眼眸看向古月娜,冰蓝的瞳孔中浮现了难得的痛苦之色。

        “怎么这八宝粥不合你的口味吗?”古月娜貌似无奈地抬起玉臂,手指指尖挠了挠自己的侧脸。

        潇咬着贝齿,一股怒气从心底直直地冲向头顶。

        “嗷呜!”潇薄唇中发出一声低吼,然后扑向了古月娜。

        古月娜纤细腰身一扭,银发飞舞如清风中起舞的枫叶,轻巧的避开潇看似凶恶实则没有半点威胁的动作。

        两女脚步轻灵,飘然若仙子,巧笑嫣然的嬉戏打闹。

        一只七彩蝴蝶飞出,隐没在碧蓝的晴空中。

        姒穆清冷漠挥下牧星,燃烧的火焰把眼前狰狞的恶鬼化作了灰烬。

        血色弥漫了视野,狰狞的生命非人非鬼非神,男子皆丑陋凶狠,女子皆貌美如花。

        “阿修罗?”姒穆清剑眉微微皱起,眼前的生命让他想起了前世典籍中记载的一种生命。

        悍不畏死的阿修罗们还未靠近就被姒穆清的剑意斩杀了意志,身体化作了一团团血水,回归了血海之中。

        修罗之后,就是一团团无形无质的血影扑来,腥气扑鼻,恶心欲吐。

        阴森鬼魅,迅如浮光,诡异吸引力在血影上传出,令人气血浮动,血液蠢蠢欲动,似是要破体而出。

        姒穆清掌中剑器一画,空间在星光中重重叠叠,星辰剑气将血影钉在地上。

        千万剑光自姒穆清手中泼洒,如倾盆大雨,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诡秘波动一只血影身上扩散,随后其他的血影之上也出现了同样的诡秘波动,彼此共鸣,鬼哭神嚎之音贯于双耳。

        姒穆清眉宇微微皱起一个川字,那种举世排斥的感觉越来越重了,甚至已经开始隔绝他的天人一体,令他无法随时随地吞噬天地元气保持力量的巅峰。

        那森然诡异的力量和他的仙光道炁有着明显的克制关系,如同水火。

        姒穆清决定速战速决,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的力量全然爆发,斩天裂地的剑气下空间碎裂出一道道的裂痕,血光在被磅礴星光压制。

        修罗、血影、血蚊种种奇异古怪的生命出现在姒穆清的道路上。

        最后呈现姒穆清眼前的是一片莲海,血莲摇曳,血海生涛。

        那种厌恶之感近乎无法掩饰,姒穆清牧星剑斩下,见龙在田,德施普也。

        纯净明亮的剑光自牧星剑清亮的剑锋上蔓延出来,姒穆清双眸中浮现自己过去的种种景象,一路行来,本心不变,本心犹在,故以本心映天心,正人心。

        乾天苍茫之气,人间浩然之念,大地厚德之意,三者混一,在姒穆清的掌间斩出了这一式无上剑诀,天地人杀机齐动,于是斗转星移,龙蛇起陆,天地反覆,势要摧毁一切邪魔。

        三才剑光缓缓掠过虚空,血莲枯萎,血海波涛被斩开,被血色渲染的天空在姒穆清的剑下恢复万里清明,如同无暇碧玉,晴空万里。

        纤细修长的手掌缓缓捏碎已经强弩之末的剑光。

        血神一身红袍端坐在血莲之上,脸色平静淡漠,竟然有几分清净寂灭的禅意。

        “终于肯出来了!”姒穆清牧星指向血海中央的血神。

        “道尊,你是新时代的开创者,亦是魂师新体系的开创人。”

        血眸放下手,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敌意:“那么,可否为我解惑?”

        “解惑?你是要和我论道?”姒穆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我觉得不用这么麻烦,毕竟说到最后,你我终究还是凭借手中的刀剑来说话。”

        浩瀚莫测的剑念收敛的体内,姒穆清如天地般旷阔的气机显得越发幽深,一双紫眸如同吞噬人心的黑洞。

        “道尊,你可知道武魂的极致是什么?”血神不管不顾问出自己的问题,语速不急不慢。

        姒穆清眯起眼,剑气渗入虚空,牧星上亮起一寸寸的光明。

        血神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也难怪道尊不肯回答我这个问题,毕竟在道尊的新体系中,武魂存在与否并不重要,不是吗?”

        “但是啊!没有了武魂的魂师,还能称为魂师吗?”血神脸色浮现狂热之色,质问姒穆清。

        “那么你觉得武魂的极致是什么?”姒穆清不介意在这个时候给对方做一下捧哏,眼前的血神也不是在询问他道,而是迫不及待地向他展现自己的道。

        “我认为武魂的极致就是世界。”血神伸出手,向着眼前攥去,仿佛要将整个世界握在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