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章 血神屠灵,冥君夺魂

第五百二十章 血神屠灵,冥君夺魂

        季绝尘勉为其难的用其他的词语代替了,雪霏湛蓝的瞳孔满是不解。

        “这……大千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居然连这种武魂都有。”姒穆清眼神愕然,却又觉得理所应当,毕竟人体的那一个部分都可以成为武魂,而那个部件在人类部落的原始时代也是生殖崇拜的一部分。

        “需要帮忙吗?”雪霏嘴角含笑,抬起眼眸。

        “他逃不掉。”季绝尘手中的剑震颤一声,平淡的语气中显出无边的自信。

        雪霏螓首一点,笑意盈盈。

        “虽说如此,但是早一点杀了他,也少一些被害人,不是吗?”雪霏语气温柔得让人不寒而栗,“你居然还有心思来参与论道演武?”

        季绝尘在雪霏凌厉的目光中,顿悟了她的核心意识,赶紧走!

        在雪霏的凌厉目光下,季绝尘立刻表示正是如此,如此大奸大恶之人绝不能放过,每早一刻钟除掉对方,这世间就多一分清明。

        “那我也和你一起去吧!”姒穆清抱胸,眼神戏谑。

        季绝尘会这么大义凛然?闹呢,姒穆清心里暗暗吐槽道。

        雪霏笑靥如花:“好啊!哥哥果然最是怜香惜玉呢,妹妹和你一起去啊!”

        “那个采花贼就在天斗城中。”季绝尘把自己手中的情报说出,“不过最近天斗城很诡异,尤其是天魂帝国皇室。”

        “走吧,把采花贼杀了,就离开。”姒穆清手掌握住雪霏的玉手。

        季绝尘瞟了一眼姒穆清,有些奇怪道:“你不出手覆灭了天魂帝国?”

        “我为什么要出手?我支持星罗统一没错,可又不能什么事都办了。”

        “如果什么都要我亲自下场,那么他们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姒穆清带着雪霏和季绝尘向着天斗城瞬移而去。

        天斗城,皇宫中的某一座宫殿中,血波荡漾,甜腻香气扑鼻,一朵朵粉色莲花,不断地盛开、凋零,演化生死轮转,造化万物的道韵,每一次轮转,莲花上的血色都会淡去一分,从殷红的血色,到如今地粉白。

        血神须发皆赤,端坐在血海中央,每一朵莲花生灭之间都有一道精气被他炼化入体。

        “哈迪,你来做什么?”

        血海随着血神一念微微动荡,无形无相的法则运转,漆黑如墨的影子出现在血神眸中。

        血海之上刮起了阵阵阴风,鬼魂哭嚎之声令人心惊胆战。

        “雪满江,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阴影在血神的眸光中扭曲,一缕缕烟雾化作狰狞的脸庞升起,然后在血神的眸光中湮灭无存。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道尊来了。”阴影的话音一落,自血神眸中爆发而出伟力顿时烟消云散。

        扭曲的阴影顿时恢复了正常,哭嚎的阴魂再次被他吞噬。

        “毒不死败于道尊的手下,已经可以确定了那一日动荡天地的战斗中的一方是那位道尊了。”

        血神听见这一句话时,眸光中浮现粼粼波光,好似一方血海在翻涌。

        “不能再等了!”血神俊美妖异的脸庞上浮现明显的惋惜之色,“必须要尽快突破!”

        阴影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得无影无踪,血神冷哼一声,局限在大殿中的血海开始蔓延,血色自天斗城的中央喷涌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喷射而去,一条条生命在血色中消融,一缕缕灰色的魂魄化作烟雾升腾。

        天空变成了铅灰色,生灵枉死的怨气直冲霄汉。

        冥君深吸一口气,惨白无血的面庞上流露出享受的表情,怨魂被他炼化成一缕缕精纯的力量增进自身。

        “真是奇怪?以往正邪此消彼长,如今道门大昌,那些魂师实力增长,邪魂师的势力居然不增反弱,难不成那人真能荡尽人心中的恶念不成?”冥君感觉到自己堪称蜗牛攀爬速度的进步,一脸疑惑。

        “善恶相当,怎么会有人能打破定数?”冥君喃喃自语。

        在血海消融了整个天斗城的中心区域后,一朵血色的莲花在皇宫中心生根发芽,快速的成长,并且已无可匹敌的趋势向着盛放的尽头而去。

        当莲花绽放时就是血海吞没天斗城千万人口以及城外星罗军队之时。

        五颜六色的光辉绽放,却一一湮灭在血海的波涛之中。

        “爹!”维娜一脸的绝望,暮雪拉住维娜的手臂,非常担心维娜情绪失控之下直接冲进血海之中,就在刚刚她们亲眼看到一位护国斗罗在血海中彻底消融。

        “殿下,眼下之际,我们必须要离开,只有活下来,殿下你才能重建天魂帝国,天魂帝国的皇室才不至于彻底绝传!”莫云飞的武魂护持着维娜和暮雪撤离,淡淡的云雾飞速流动。

        这是天斗城的一隅,除此之外,人们疯狂地朝外涌动,尖叫、嘶吼、痛哭各种声音吵闹纷杂,人生百态尽出。

        末日般的景象出现在天斗城中,冥君站在天斗城的最高处,灰眸俯视着绝望的人们:“可不能让你们逃了!”

        天空中的铅云涌动,漆黑的雷霆轰鸣,无尽的恶鬼自云层扑向大地。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天魂帝国的皇帝在一位封号的护持下来到冥君面前,脸颊的肌肉冲动,怒火充斥在他的眼中。

        “放心,陛下,城外的那些军队我和雪满江自然会帮陛下你覆灭,现在只是需要陛下你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冥君神态轻蔑,右手扣着左手指缝的泥渍。

        “你!!”皇帝愤怒的目光彷佛要将冥君千刀万剐。

        “陛下,我们这也迫不得已啊!我刚刚得到消息,本体宗已经加入了道门,换而言之,陛下,你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没了!”

        “阴魂屠灵,摄生夺魂,这是陛下你最后的希望了。”冥君抬眸看向天魂皇帝,“唯有借助这阵法的手,屠戮了城外的星罗军队,陛下你才有收复疆土的希望。”

        “可是你们明明说……”

        天魂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冥君打断:“一万童男童女?可是我们没时间了,你以为道门和星罗会给陛下你时间翻盘吗?之前星罗的军队之所以停留就是在等道门镇压本体宗。”

        皇帝的心猛烈的动摇了起来,亡国之君和暴君那一个更耻辱还用说嘛?皇帝的眼神渐渐阴狠了起来。

        冥君满意地看着这个皇帝,对外作战不行,贪奢享逸,压榨子民确实一等一的好手,而且好大喜功,堪称贪嗔痴三毒俱全,这样的灵魂他最喜欢了。

        正在思考未来如何炮制皇帝魂魄的冥君忽然抬眸看去。

        铅灰色的天空被一道细微的剑光刺破,剑光初看平平无奇,再看耐人寻味,三看锋芒令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