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马红俊

第五百一十九章 马红俊

        站在时光这头,看时光那头,一切因缘都变得分明。

        千山耸立,万水奔流,草木丛生。

        马红俊靠在一处已经废弃许久的木屋残骸上,头颅下垂,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身前是一株已经成长了上万年的沉香树,树下是石刻的墓碑,碑上的文字在风雨的侵蚀下已经模糊不可见。

        “你这又是何必?沉香她必然不乐意你如此伤害自己。”

        女人风姿袅袅婷婷,幽幽地叹了口气。

        “三哥,当初也对你不错,你又何必背叛他?”

        “嘿!”马红俊抬起头,冷嘲一笑。

        马红俊目光望向墓碑:“七妹,你认识情绪之神吗?”

        朱竹清墨眸中出现一抹疑惑,轻轻地摇了摇头。

        “情绪之神融念冰,算是他成神发展的朋友吧!”马红俊脸色默然。

        “三哥有自己的朋友很正常。”朱竹清一托山峰。

        “就是!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经历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三哥还是很好的。”

        宁荣荣挥舞着小拳头,为唐三辩解道。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像你们那么天真。”马红俊看在终究认识了上万年的份上,用了一个委婉的词语。

        宁荣荣眨了眨眼,觉得马红俊在嘲讽她。

        朱竹清黛眉微蹙:“你说什么!三哥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哈!”

        “哈哈!”

        “哈哈哈!”

        马红俊五指捂着半张脸大笑,指缝间透出的眸子中满是猩红的杀意,笑声癫狂,痛苦不堪。

        “哪里对不起我?”

        “是啊!他是没有对不起我……”

        “他只是把我当成他养得一条狗,高兴的时候就随手丢下一块啃剩下的骨头!”

        “而我……”

        “还得感恩戴德的接受!”

        辛辣的言语,毫不掩饰的讥讽,让朱竹清和宁荣荣深刻地感受到了马红俊那刻入骨髓的漆黑怨恨。

        “你……”朱竹清和宁荣荣说不出一句话来。

        “说到底,我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人啊!”

        “你们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大小姐,我和奥斯卡只是贱民而已!”

        “够了!”朱竹清气得俏脸青白。

        “马红俊!”宁荣荣秀拳捏紧,像是呲牙暴怒的猫咪。

        “别自以为是了!我们要是真得在乎身份差别,根本不会和你结拜!”朱竹清压抑着怒气,平复着涌动的波涛。

        “凤女、蓝晨、龙灵、洛柔、希云、木晶、卡奥、天香,八个女人。”

        “还有融念冰的师父,查极。”

        “加起来九个了。”

        马红俊脸色冷凝如冰,愤怒,癫狂等等情绪一瞬间在他的身上消失了。

        朱竹清和宁荣荣感觉到一股寒意爬到她们的背后,看着马红俊平静的面庞,幽深无光的赤眸。

        马红俊伸出手,幽幽地问道:“你们的决定呢?”

        “小舞可和你没仇!”宁荣荣忍不住说道,她一向是小舞的闺蜜,自然不忍心对小舞动手。

        “可她是三哥的妻子,我实在很想要知道三哥在面临她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马红俊一声三哥让朱竹清和宁荣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而且你们没有选择,要么帮我做成这件事,要么我把你们喂了药,丢给他,顺便录个音,给戴老大他们听听!”

        宁荣荣和朱竹清瞪大了美眸,此刻马红俊的样子在她们的眼里变得陌生而可怕,那张俊美的熟悉容颜底下好似是一个满心怨憎的魔鬼,而不是她们熟悉的四哥。

        “而且你们只是辅助,真正引诱她的是小七,大明和二明。”马红俊一脸冷漠,“实际上你们在这上面起到得作用并不大,她该来的还是会来,而且她也不是傻子,肯定带着三哥一起啊。”

        “但是你们拒绝了,六妹,七妹,你们失去的是什么?”

        “七妹啊!你仔细想想,戴老大那个人的性格,他会相信姒穆清什么都没做就让你完整无缺的回去吗?”

        魔鬼的声音引动人心,朱竹清白皙若雪的手背上青筋纤毫毕现,她动摇了。

        “戴老大对女人什么态度,七妹你不会忘了吧?”

        “六妹,老二这些年一直没有碰你,你难道没有怀疑过?”

        “六妹啊!为什么是你和七妹,和我一起留下做了阶下囚,真得不是我们失去了利用价值吗?”

        宁荣荣琉璃般的瞳孔透出沉思的意味。

        “想要知道三哥真正的想法,那么五妹是最有可能的人了,不是吗?”

        “我需要考虑一下。”朱竹清虽然这么冷淡说道,但她知道她已经动心了,或者说在被唐三抛弃的时候,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宁荣荣终究不是战魂师所以有些细节她是察觉不到的。

        “我也一样!”宁荣荣赶忙跟着说,心乱如麻的她只想要把时间拖得越久越好。

        “可以,但是要快!否则一但失去了利用价值,到时候。我们可就要交投名状了!”马红俊冷淡地开始赶人。

        朱竹清和宁荣荣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回头望去,马红俊一个倚在墓碑上,仿佛在絮絮叨叨的说一些话,这个时候,她们才恍惚觉得以前的那个马红俊回来了。

        “终究变了啊!”朱竹清悄声低语。

        夕阳西下,阴影吞没了马红俊的身影。

        另一边,姒穆清解决了本体宗之后。

        “还要谢谢你!”

        “无妨,我不来,有你在也不会有事。”季绝尘把手中断剑丢弃,从储物魂导器中又拿了一把精钢剑。

        姒穆清嘴角抽了抽,委实是看不下去这种情况。

        “你要是缺一把好剑,我可以帮你铸造一柄心血相连的剑器,用不着你这么不断的换剑!”

        “无需如此。”季绝尘言简意赅地拒绝了姒穆清的好意,把那柄全新的精钢剑就那么拿在手中。

        姒穆清一叹气,觉得剑炉的事情已经尽早提上日程了。

        “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雪霏拉着姒穆清的衣袖,凛冽的寒风化作了绕指的春风,浅浅地微笑一直挂在她的唇边。

        “为了追杀一个采花贼!”季绝尘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那是一个本体武魂的拥有者,武魂是……”

        季绝尘看了一眼清冷绝尘的雪霏,觉得自己直白的说出来可能被这对师徒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