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七章 魂师的落寞

第五百一十七章 魂师的落寞

        长空一片澄净,姒穆清的声音虽淡,但是这里的都是何人,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那声音就像雷霆炸响在他们的耳畔,令他们失神迷茫。

        不需要神祇之位,不需要神界认可,更不需要艰难神考,也不需要等待旧神退位,现在有人告诉他们不需要这些也能得到长生。

        这话语就像雷霆一般,干脆利落地炸碎了他们的世界观。

        实际上,斗罗大陆的情况已经算是好的了,神祇们至少在这里留下了传承,有着渺茫但确实的希望。

        换做其他神界治下的位面,神祇传承?那是什么?

        毒不死同样沉默不语,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是知道这一点,还是让毒不死心中骇然。

        姒穆清悠然地等待他们接受这个消息。

        毒不死长长地叹了口气:“谢过道尊。”

        一道道惊诧的目光递过。

        季绝尘眼神中略一思索,于是也对着姒穆清一躬身。

        雪霏持剑一躬。

        老天龙同样一鞠躬,道门弟子齐齐下拜。

        吕承坤等人面色难看,但要他们对姒穆清一礼却比登天还难,不只是姒穆清年纪的问题,更重要的在于姒穆清亲手摧毁了天魂帝国赖以为生的秩序,让那些泥腿子有了反抗他们的力量,甚至连掌握他们手中的长生路径都要夺走。

        “话虽如此,你也不会束手就擒,不是吗?”姒穆清没有在乎这些虚礼,该打还是打。

        “那当然,我本体宗要是不战而降那就不是本体宗了。”

        毒不死眼神狂热,墨绿色的魂力化作火焰熊熊燃烧,一如他心中炽热的战意。

        “道尊,老夫就先出手为敬了!”

        一声爆喝,墨绿色的魂力化作淅淅沥沥的雨丝,掠过的空气中袅袅白烟升腾,可见毒性之剧烈。

        毒不死身体骤然膨胀,撑爆了墨绿色衣衫,墨绿色血气令姒穆清都不由的动容,尤其是其中潜藏的那一股蛮荒血脉伟力。

        “泰坦!”姒穆清轻而易举的自血脉传承记忆中找到了对应的血脉信息,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厌恶。

        濛濛星光在姒穆清星衣表面浮现,好似蕴含了一方亘古星空。

        细雨落入茫茫星空,被一道道细微的银白色火焰炼化成精纯元气。

        呼气成云,吐气成风,呵声如雷。

        毒不死的身躯似乎在无限胀大,势要化作顶天立地的古神为止。

        姒穆清眼神中迸发出森寒之芒,苍茫血气在他躯体中爆发,在他身边交织成了应龙虚影。

        “武魂真身,修炼到你这种程度已经是前无古人了。”

        姒穆清平息了血脉中沸腾的杀机气血:“既然如此,那么我也让你见识一下我道门的法相之道。”

        天相从临,并非是龙,也不是姒穆清喜欢使用的日月之相,而是人。

        天地有常,人行其中。

        没有浩瀚莽荒的血脉之力,没有种种天生异能,只有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的浩然清气。

        流淌在日月星辰,山川大地中的浩然清气被姒穆清以法相牵引而来。

        毒雨、腥风、阴云在浩然清气面前一触即溃,仁义、道德、信勇、礼孝,种种人性中的光辉在浩然清气中向上化作了日月星辰,向下凝结了山川草木。

        磅礴清气伫立天地,朗朗之声澄澈了无尽苍穹,浩然清气中浮现贩夫走卒、工农士商、帝王将相、黎民百姓,那是滚滚人间三千红尘。

        道门弟子脸色一个个变得诧异古怪,那朗朗清声实在是太熟悉了,正是他们早课晚课的声音,道德经、大学、周易……

        清气满乾坤,横扫邪氛,围观者只觉心中一片光明澄澈,种种阴暗心思在浩然清气之下如汤沃雪。

        毒不死脸色发绿,滚滚清气汇聚人间乾刚正气,无数人心念,令他倍感不适,他全力催动体内泰坦血脉,一根粗大如山峰的手指点下,墨绿色魂力在指尖迸发,九重魂力层层爆发。

        姒穆清抬起那一双明净紫眸,朗朗书声传扬,更附有封禅时的礼乐,古老将士进军的高歌,浩然正气恍若天河倒灌,时光长河中沉淀的古老心念被姒穆清纯净的意念引动,一腔热血,壮志满怀,百死不悔,那是最为纯粹的,明净的人心。

        姒穆清抬手并指刺出,以法相为剑,汇聚浩然清气,诸子心念。

        这一剑象天地,效鬼神,参物序,制人纪,洞性灵之玄奥,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若星辰之行。

        剑光明亮璀璨,没有一丝一毫的鬼魅杂质。

        日月山川,锦绣文章,诸子心念尽在这一式人道之剑中。

        剑指与毒指碰撞,浩然清气瞬间击破前四层魂力,然后,第五层,第六层……第九层。

        正气凛然,灼然昭明的浩然清气剑击碎了毒不死的武魂真身,剑痕密布在武魂真身上。

        “嗤!”

        巨大的身躯上一蓬蓬的鲜血洒落,一缕缕剑气在毒不死的武魂真身上破体而出。

        武魂真身在浩然清气之下化作烟雾,毒不死面色苍白,极为明显的虚弱之感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真可笑啊!”

        “居然连一招都接不下吗?”毒不死满心惆怅,低目望去,雪霏玄冥剑道冰封长空,季绝尘剑斩山川。

        吕承坤见状,面露绝望之色,如今天魂帝国皇室就靠本体宗和他们这些护国斗罗维持最后的国运,如今本体宗败于道门之手,失去了这一强援,天魂帝国在星罗兵锋下怕是挺不过三天。

        毒不死满脸怅然,武魂真身在对方手中抗不下法相一招,那么魂师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要知道这位道尊出名的是元素和星辰之力,而不是刚刚那浩然神圣的剑气。

        “神祇创造的魂师一脉败落已成定局!”凰昕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愉悦,能给那群背叛者添堵的事情,她可是很开心的。

        马小桃一身大红,鲜艳如火,静静地站在凰昕身后,目光怀念地看向姒穆清。

        “怎么?喜欢他?”凰昕嘴角一勾,对马小桃问道,满是调戏的表情掩盖在火焰的帷幕之下,无人可见。

        “先祖说笑了。”马小桃回过神来,眼神洒脱而自然。

        “我还是努力追求道途才是正途,小弟开辟出这一条前路,可不是为了让我们耽搁于情情爱爱的,那样他也会失望不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