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雪儿间的汹涌暗流

第五百一十四章 雪儿间的汹涌暗流

        雪霏和上官雪儿面面相觑,略微一思考,她们就知道姒穆清的说的话语是正确的。

        不论是雪霏,还是上官雪儿她们早就斩净心中杂念,叩问剑心,踏出了自己的剑道,一个是不周来风,玄冥掌雪,另一个是万灵陨落,四象破灭。

        “玄阴剑的宿主,终究是剑驭人。”姒穆清无奈地叹道,他不给自己身边亲近之人,自然是因为这玄阴剑意弊端颇多。

        “夫君,今晚你睡在哪里?”上官雪儿略带着期望的看着姒穆清,青眸晶莹如玉石,闪闪发光,玉指在背后转动,心情忐忑。

        雪霏心中暗恨,脸上挂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哥哥……”

        “雪儿想让哥哥指点一下剑道,哥哥很久都没有指点雪儿了。”雪霏嗓音温和柔情,卡兰姿大眼睛一闪一闪,雪霏是得天地之造化,钟万物之灵秀的冰天雪女,一肌一容,尽态极妍。

        此刻撒起娇来,几乎把自身的美丽发挥到了极限。

        上官雪儿感觉到了雪霏挑衅的意味,锋利的目光剐在雪霏身上,要不是姒穆清在场,她们现在绝对提着剑砍了对方。

        雪霏没有关注上官雪儿,粉嫩的丁香小舌舔了舔嘴角,目光灼灼地盯在姒穆清脖颈上。

        姒穆清给雪霏一个摸头杀,双目望着上官雪儿。

        “雪……”姒穆清感觉到两道目光的聚集,随即换了个称呼。

        “老婆,你回房间等我一会儿回去。”

        上官雪儿清丽玉容上绽放出笑颜,志得意满地看了一眼雪霏,上官雪儿贴近姒穆清的脸颊,粉嫩薄唇送上,轻轻一吻,雪莲般的淡香残留在姒穆清的唇上。

        “夫君,早点回来。”上官雪儿声音温柔,笑容中多了一抹调皮的意思,效仿着姒穆清也给了雪霏一个摸头杀:“小妹妹,晚安,祝你今晚做个好梦。”

        雪霏勉强维持着笑容,五指深深攥进了掌心,目送着上官雪儿离开。

        “你和她怎么就这么对付不过来呢?”姒穆清摇摇头,无奈地叹气。

        雪霏不言不语,只是把自己修长的身子在他的怀里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就像一个婴儿一样。

        “你和她不会还要再来一场剑诀吧?”姒穆清对于雪霏近乎是缩头鸟的行为无可奈何,他既不想对她进行读心,又不能强迫她说出,今晚到来的时候,姒穆清就发现了,雪霏的身上有着独属于四象杀剑的剑意,上官雪儿身上同样有玄冥剑道造成的创伤,这两丫头分明是出来决剑,半途发现了情绪之神和大明、二明的存在,于是联手对敌。

        “你不是我哥哥。”雪霏用极小极小的声音说道。

        姒穆清一愣神的功夫,雪霏已经已经把自己的唇瓣贴了上去,叩开牙关,冰冷的外表下是火一般的炙热,雪霏自姒穆清的唇瓣下移,脖颈、锁骨……

        姒穆清在雪霏的臀部一拍,雪霏的身体一颤,狂野的动作才停了下来,嫣红之色遍布了雪霏身上如玉肌肤,整个人就像一只煮熟的龙虾。

        “现在哥哥明白了?”雪霏声音变得极为的细小,可是她清楚,不论有多小他都能听见。

        “哥哥就是个玩弄女孩子心灵的大混蛋,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永远要女孩子主动,如果不主动,就当自己看不见女孩子的绵绵情意。”雪霏的语气已经不能用幽怨俩字来形容了。

        饶是以姒穆清的脸皮厚度都感觉到一阵尴尬。

        “而且妹妹要恭喜哥哥,又一个漂亮女孩落入了你的手中,要永世沉沦。”雪霏的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喜怒爱憎。

        “你说王冬?”姒穆清挑了挑眉,“她可不会落入我的手中,你别忘了,还有雨浩呢?”

        “就凭这一点,我就不会动她,好歹雨浩也是我的朋友,朋友妻不可欺!”

        雪霏抬眸,眼神古怪。

        “霍雨浩和唐舞桐早就分开了,当初他们那事还闹得风风火火的呢!”雪霏嘴角上扬,分享八卦的心一如既往地炽烈。

        “啊!”姒穆清刹那间感到了茫然,虽然这个世界早就偏离了原著的发展路线,但是霍雨浩和唐舞桐的感情线,他应该没有干涉,蝴蝶的翅膀怎么会扇到那?

        雪霏兴致勃勃,脸上的烧红褪下:“你知道霍雨浩是戴华斌同父异母的弟弟吗?”

        “我知道,不过雨浩终于放下这一段恩怨了?”姒穆清反问雪霏,他毕竟回来时间不长,也就熟悉山川地理,出去了,回来后自然懒得关心外面的纷纷扰扰,八卦消息四处流传。

        “一年中最劲爆的消息莫过于戴华斌被带了两顶拥有健康颜色的帽子。”雪霏嘴角上扬弧度越来越大,笑出声来。

        “等等,该不会是……”姒穆清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没错哦!”雪霏声音低沉,带着分享八卦的快乐和愉悦。

        “就是霍雨浩帮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浇灌了一下他久旱的两块田地,然后被戴华斌看到了,据说那一天戴华斌被气得吐血。”

        姒穆清整个人都像被天雷匹中,大脑一片空白,不是吧!看不出来那小子还有这个爱好,真是懂得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的道理。

        “所以唐舞桐就因为这个和他分手了?”

        “反正学院里的流言是这样。”雪霏板正着脸,一副我只是把听到的八卦转述给你的样子。

        姒穆清咧了咧嘴,连雪霏这个在道门清修的人都知道了,可见这一件事闹得有多大。

        目光闪了闪,姒穆清决定这件事情还是问问本人为好,毕竟这一看就是霍雨浩那小子在报复戴华斌。

        “这小子会玩。”于是,姒穆清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后,就翻过这一茬。

        雪霏点点头,一脸赞同,总之这个瓜旁观者都吃得很开心,唯一不开心的就只有戴家了。

        “我该走了。”姒穆清懒洋洋地说道。

        “这么快就想要去她那里了对吧。”雪霏不满地嘟嘟唇。

        “这可是阳神之躯,我能好什么。”姒穆清貌似无奈地叹气,凝若实质的躯体散化为清风流光。

        “聚则成形,散则成气。”雪霏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