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二章唐舞桐:尴尬.JPG

第五百一十二章唐舞桐:尴尬.JPG

        悬泉瀑布自峰顶上向峡谷倾泻而下,声如奔雷,澎湃咆哮,冲入深谷幽泉中,溅起水雾蒙蒙。

        灵芝异草,苍松翠柏,青萝碧藤互相缠绕不休,    森森寒气如雾如露。

        轰!姒穆清伸手将大明打了一个结,然后抽打在二明身上。

        哪怕是天生异种,远古血脉,在面对地仙阳神时也脆弱到不堪一击,这是大境界的差距,绝非是外物可以逾越。

        姒穆清抬手捏印砸落,    无边土元素联结山川磁场,    大地元气,无可言喻的质量轰然镇落,    天地之间已经开始渲染上一层乌黑光芒,元气在朝着左右奔逃,呼啸着掠过万物,发出了或厚重、或尖锐的声音。

        雕刻着千山万水的莹黄色宝印镇落,无形浩瀚、镇压一切物质元气的气机降落。

        大明、二明体内的魂力魂技被气机镇压得死死的,皮毛和鳞甲破裂,血珠自身体内部中渗出。

        唐舞桐脸色煞白,冷汗津津,粉蓝的刘海湿漉漉地粘在额前,那种生死危机感让她迈不出一步。

        雪霏将望舒归鞘,湛蓝瞳孔中没有一丝怜悯。

        上官雪儿把浩渺剑倒插在地上,喘着粗气,不顾仪态,她才刚刚来到这方位面,还未适应位面之间的不同。

        大明眼底闪过认命之色,他在做出这一决定时,    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心理准备。

        二明脸色狰狞,    暴戾恣睢,一片片血雾从他的身上爆开。

        “等,等一等!”唐舞桐踉跄着挡在大明二明的面前,娇柔的身体如一朵在狂风暴雨中经受摧残的小花。

        雪霏和上官雪儿脸色一瞬间发生了变化,眼神幽怨地投向姒穆清,太过分了,没有他的允许,唐舞桐绝对无法走到大明二明身前。

        “给我一个不杀他们的理由!”姒穆清手印停下,苍茫厚重的力量停留在唐舞桐的头顶,霸道的气机凝滞了大明二明的血脉肉身。

        唐舞桐贝齿咬着下唇,嫣红涂抹在唇瓣上,如柔弱无力的蝴蝶。

        “但你留下我是有什么目的吧!”唐舞桐强行逼迫自己看向姒穆清,不去看那稍有不慎就就可以杀死自己的手印。

        “不管你是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唐舞桐愁肠百结,如杜鹃啼血,凄婉哀怨。

        磅礴天地元气散开,姒穆清缓缓收回神通术法。

        “见了美色走不动道吗?”雪霏脸色阴郁,湛蓝双瞳死死盯着他。就连上官雪儿脸上都露出了不满之色。

        “记住你说的话。”姒穆清伸手捏住了唐舞桐的下颌,    强迫她抬起螓首。

        “我知道了。”唐舞桐声音艰涩,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很好。”姒穆清满意地点点头,目光移向大明二明。

        “被自己外甥女庇护的滋味如何?”姒穆清看着二明赤红的脸颊,呵的笑了一声。

        大明短小的爪子死死按住自己冲动的二弟。

        “跟我来吧,王同学,雪儿,这两个交给你,记得惩罚。”姒穆清转身,示意唐舞桐跟上。

        唐舞桐脸上一阵慌乱,露出坚决的神色。

        姒穆清带着唐舞桐来到了一处房间。

        唐舞桐深吸一口气,抬手,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你干什么?”姒穆清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

        唐舞桐动作一滞:“你不是想要……”

        苍白的脸颊已经红润到了极点。

        姒穆清脸色闪过一丝古怪,摇摇头道:“我不需要你这样。”

        唐舞桐一呆,面容涨红,心中的尴尬几乎满溢出来了,她低下头,埋在领口处那一抹耀眼的雪白中,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话说我究竟在你们眼中是个什么形象啊!”姒穆清无奈地摇摇头,他是那么贪婪好色的人吗?

        “你如此,雪儿也如此!”姒穆清想到刚刚那两个丫头的反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唐舞桐脚尖不停地在地上钻啊钻,恨不得扣出两室一厅来。

        姒穆清随口吐槽了一下自己在这些女孩眼中的形象,然后就把话题转移到自己一直关心的问题上。

        “你能不能把唐三叫下来?”

        唐舞桐脸色凝滞,犹豫了下,使劲地摇了摇头。

        “我做不到的!”唐舞桐说道,又怕姒穆清不相信,于是又解释道。

        “爸爸知道我被囚禁在这里,但来这里救我的人是融叔叔和大力叔叔。”唐舞桐说到这里时,神色略有失落。

        “神界之外和神界之内,神祇的战斗力确实会有一个较大的起伏。”姒穆清非常理解地点了点头,毕竟生命和毁灭的前车之鉴在此,唐三要是再不小心点那就是智商有问题了。

        “那么小舞,也就是你娘呢?”姒穆清摸着下巴问道。

        唐舞桐一时间惊愕不已,连自己外泄的春光都不在意了。

        “你想对妈妈做什么?”唐舞桐甚至克服了对姒穆清的恐惧,质问道。

        “我对她可没什么兴趣,我的目的一直都是你的父亲。”姒穆清看着唐舞桐脸上明显无比的抗拒之色,稍微感到了惊讶。

        “问你个事儿,恢复了身为唐三女儿记忆的你,现在应该叫什么?”

        “王冬,还是唐舞桐?”

        “是他告诉你的吗?”唐舞桐眼神黯然,心痛不已,唐舞桐这个名字她从未告诉过姒穆清,他能知道的途径唯有一条,霍雨浩。

        唐舞桐眼前仿佛浮现了那一日的争吵、分歧以及最后的诀别。

        “果然,在他心里,我永远不是他的所有。”唐舞桐喃喃自语。

        姒穆清听见了唐舞桐的低语,心底叹息,除非被人扭曲了心智,不然那会做到让一个人占据自己的所有,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王冬儿是我,唐舞桐也是我。”唐舞桐捋了捋头发,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

        “你怎么称呼我都行!”

        姒穆清挑了挑眉,道:“唐姑娘,你的选择呢?”

        “父亲,还是母亲?”

        “妈妈落入你手中,最后爸爸也逃不掉!”唐舞桐半带着嘲讽地说道。

        “哦!但是你主动配合我至少可以保证小舞可以活下来。”姒穆清手指敲打着桌面。

        “我……”唐舞桐脸色纠结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