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九章 你下贱!

第五百零九章 你下贱!

        寒风呼啸而过,白色雪花飘落在女子柔软发丝上,灿烂纯金中点缀上一点银色,高贵气质中平添一抹冷艳。

        烨筠收回刀剑,因为和姒穆清一起前往浩渺大陆,她的时间远不如同伴们充足,此刻连人间巅峰的力量还没有恢复。

        烨筠细细地喘息着,她横了一眼持剑无双的青年。

        “你还真是下手不留情面。”烨筠双臂抱胸,埋怨道。

        姒穆清右手将剑反握,背负身后,踏着风雪走到了烨筠的身前,目光深情款款地注视着烨筠,手指指肚摩擦着烨筠脸部轮廓。

        烨筠撇开脸,脚步后退几步,平复了自己激荡的心情。

        “你这个动作是认真的吗?”姒穆清嘴角一抽,悻悻地收回自己的手掌。

        “我说过,我不是你的爱人。”烨筠勉强维持住神色平静,秀气眉宇间透着冷淡。

        “你消瘦了许多。”

        姒穆清伸出手掌,目光上下打量着许久不见的烨筠。

        烨筠冷淡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

        “有事说事!”烨筠语速极快地说道,“说完你就可以离开了。”

        姒穆清眼帘低垂,嘴角稍抿,俊美无铸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黯然。

        “筠儿,你说过我们仍然是朋友对吧!”

        烨筠看着姒穆清眉宇间的伤心神色,恨不得立刻伸手为他抚平,她深吸一口气压抑自己。

        帝天此刻感觉自己很多余,这两人眼睛很明显只有彼此,他想碧姬和紫姬了。

        “当然是,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到底是潇的地盘,再不走等她回来,你们两个自己对她解释吧,我可怜的好友啊!她辛辛苦苦重建的房子又被拆了,回来后肯定含着两大包眼泪,又哭又闹。”烨筠转移话题道,伸手握住姒穆清的手掌,一指极北之地最中心。

        姒穆清和帝天视力惊人,自然看到了那一片断壁残垣,嘴角一抽。

        “这天寒地冻的,筠儿你身子骨弱,受不得风寒,来,我带你离开。”

        姒穆清凛然大气地说着堂皇正大的话语。

        烨筠嘴角含笑,也没有戳破姒穆清的借口,颔首示意姒穆清带自己离开。

        帝天鄙视地看了一眼姒穆清:“堂堂道门至尊,你的威严呢?”

        “帝天,堂堂兽神不会敢做不敢当吧!”姒穆清挤兑道。

        帝天眉梢一挑,脸色肃然:“他日,本王亲自登门拜访,向冰龙王道歉赔偿,今日本王有点想念碧儿和紫儿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冷哼一声,迅速逃离案发现场。

        极北之地再一次恢复了它的平静,惨遭蹂躏的大地诉说着它的经历。

        一道深蓝色流星自南方天际飞来。

        “不!!!”凄厉地龙吟回荡在极北大地,极寒之气化作玉龙雪莽横扫十万里。

        王秋儿双手掐腰,脸颊鼓鼓囊囊,纯金的眸子盯着姒穆清和帝天。

        一个左顾右盼,一个清冷淡漠。

        “拆家很好玩吗?”王秋儿对黑发金眸的兽神质问道,气势汹汹,貔貅在她的肩头发出奶声奶气地叫声助威。

        姒穆清运转天地长生策,生命之水化作甘霖。

        躺在地上哀嚎的凶兽、兽王们伤势快速恢复,断裂的骨骼愈合,撕裂的肌肉愈合,鳞甲、羽翼、毛发也恢复到了大战之前的样子,灵草、古木也恢复了生机。

        帝天眉头一跳,轻轻咳嗽了两声,一丝鲜血出现在唇边。

        “秋儿啊,我这刚刚受了重伤,需要静养。”

        王秋儿眼底出现一抹担忧,帝天终归是抚养她的长辈。

        “我去找烨筠来帮忙。”王秋儿立刻说道。

        “咳!不用,如今神圣龙王更重要的是恢复实力,而不是为了我浪费力量,这伤势我去找碧儿就好。”帝天连忙说道,姒穆清的剑道并没有伤到他的本源,那么在姒穆清抽离了剑意剑气后,恢复正常就是个时间问题。

        王秋儿恍然大悟,嘴角弯起。

        “我明白,我明白!”

        “放心,不会让兽去打扰你们的。”

        看着王秋儿捉狭和喜悦的样子,帝天总觉得她理解错了什么。

        “我和碧儿清清白白。”

        “哦!”王秋儿拉长声音,语调上扬。

        “清清白白是指你现在还没有给她们种下龙蛋吗?”烨筠清清冷冷的声音在帝天背后响起。

        “这……急不得!”帝天双眼一眨,尴尬的解释道。

        “她们又不是生育机器,哪有您这样催的。”帝天对烨筠抱怨道,这位龙王哪都好,就是老催他们这些年轻人生娃,没对象的就牵红绳,整个一月老。

        烨筠颔首,道:“我明白了!她们的魅力不够,你居然还能下得了床,看来还要给你多找几个才是。”

        帝天卡壳,猛烈咳嗽了几声,直接伤遁:“我疼的厉害,先去找碧儿看看,省得留下后遗症。”

        阴影由淡转浓,帝天直接消失在浓浓的黑暗气息之中。

        王秋儿竖起大拇指:“不愧是神圣龙王。”

        “他确实该努力生孩子,这么长时间居然连颗龙蛋都没有,和他父亲比起来真是个废物,这样龙族什么时候才能壮大?”烨筠语气淡然,手掌摩挲着下巴,思考能不能给帝天和他的两名姬妾下药,让他们努努力。

        “筠儿,你也太不公平了。”

        姒穆清在一米六的少女头顶摸了摸:“既然要让龙族开枝散叶,那么你怎么可以只让他们来呢?你不以身作则,他们怎么会听你的。”

        王秋儿嘴角一抽,这家伙是对烨筠图谋不轨吧!

        “你就是馋筠儿前辈的身子,你下贱!”

        “我也馋你的身子啊!”姒穆清笑眯眯地说道,看不出一点害羞尴尬的表情。

        这人的脸皮居然厚到这种程度!王秋儿心中震惊。

        “不要耍宝了!”烨筠说着话,身子一僵,一双手臂环绕住她的腰肢。

        “她说的没错哦,我就是馋你的身子,想和你彻夜长谈。”姒穆清在烨筠的耳畔轻轻呼气,“你答应过我的,”

        “先办完正事,到时候我和你秉烛夜谈。”烨筠目光游离,不敢直视姒穆清,雪白细腻的脖颈上丹霞蔓延。

        王秋儿细密贝齿咬着下唇,这两个家伙太目中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