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七章 剑仙锋芒

第五百零七章 剑仙锋芒

        姒穆清将牧星收回鞘中,借着这个动作,敛去心神中的所有破绽,精气神提到了最巅峰。

        帝天一袭黑衣,中年人模样,黑发如墨,却用一根簪子竖起,    他自永恒之暗中走出。

        “姒穆清。”帝天眼神中稍感复杂,随后扫清了内心的波动,双手伸出,握拳,恐怖的能量波动升腾而起,一团团黑洞似的巨大能量团凝聚,    源源不绝,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向姒穆清。

        薄如蝉翼的剑吟如一曲响彻天地的天籁,千百道刺目晶亮的丝线刨开了黑洞,分成了两半。

        “你不会以为小手段能对我造成影响吧?”姒穆清身上一股可以斩碎州陆,破碎位面的剑意和力量就瞬间化作一式斩天裂地的剑诀。

        “乾卦九五,龙飞于天。”

        “真是令人惊讶啊!人类也能取得如此力量吗?”

        帝天自问道,手上却没有迟疑,黑暗之力凝聚成十八条真龙,龙翼遮天,龙爪抬起,盘旋环绕,一轮圆盘抵在神剑之上。

        轰鸣巨响之中,帝天身边万里之内的空间寸寸破碎,千千万万的缝隙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裂开,罡风涌动,泯灭山川。

        浩大的力量自太虚中涌出,在莫名的意志牵引下修复空间。

        “你这一招不差,也来试一试本王这招。”帝天儒雅的气质破碎,双目之中鎏金闪耀。

        黑蛇嘶鸣,龙影张扬,    黑暗侵染虚空,草木枯萎,化作飞灰,无声无息的死亡意味随着黑暗笼罩大地。

        帝天并掌成刀,然后挥下,无尽的死亡黑暗之气被这一道简单的动作吞噬化作一道无形精粹的锋锐斩出。

        刀剑碰撞的声音盖过了龙吟兽吼。

        王秋儿双手捂住耳朵,看着一道道符箓禁制在虚空之中浮现,消弭交手余波。

        “龙王和地仙,这也太恐怖了吧!”王秋儿脸色发白,只要有一道余波未平,那么纵使是封号也难逃一死。

        王秋儿目光看向星斗大森林最深处,俏脸上闪过一抹焦急。

        “让他们尽情的打一架吧!”威严冷肃的声音在王秋儿耳畔响起。

        王秋儿松了一口气,怒道:“还尽情?这两个家伙已经快把星斗大森林掀了,五分之一的地盘已经彻底毁了。”

        麟头豸尾西龙翼,形似虎的异种真龙端坐在王秋儿身侧,神情自若。

        “狴犴!神圣龙王派你出来不会只是为了看热闹吧!”

        “龙王的力量,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等他俩用真身对决的时候,整个斗罗大陆都没资格作为他们的战场。”王秋儿低声怒吼。

        “他欲做龙族之祖,那么这就是他必须要面对的局面。”

        “帝天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成为龙王的年轻人而已,    他要是只有这些实力,还是不要妄想取代第一代龙神的地位了。”狴犴老气横秋地说道,而其内心同样感慨不已,要知道他们这些转世真龙取回了前世遗泽,除了翡翠龙王依仗时间开挂外,其他真龙都没有这样恐怖的进度,最快也不过是极限斗罗的程度。

        王秋儿黛眉微蹙,对于王族和地仙,这些老不死肯定比她要了解的多了。

        这样一念想到,王秋儿只能按下心,和狴犴老老实实观战。

        又是一式神通对决,不分上下,姒穆清和帝天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绝不认输的意志。

        仙人持剑,兽神成爪。比之神通对决可怕上百倍的武道搏杀轰然爆发。

        两人以不灭道躯为依仗,无尽元气被他们吞纳入道躯,,剑锋劈砍,斩天斩地斩乾坤,五指成爪,弹指间,空间碎灭。

        剑爪碰撞,两人短短时间内已经战到气血沸腾,如火如狱,两人已经倾尽全力,彻底沉浸在了生死一线的战斗中。

        王秋儿目眩神迷,眼底流露出渴望和痴迷,狴犴眼眸低垂,满是无语:“两个银龙分支和后裔居然和黄金龙那群蛮子一样。”

        “你懂什么?”王秋儿反唇相讥,“武道搏杀才是真正考验实力的方式。”

        “蛮子!”狴犴不屑一顾。

        与恢弘壮阔的神通对决不同,武道搏杀,这是精气神全方面的对决,只要有一丝破绽,就会被对手瞬间把道躯连带元神撕成粉碎。

        九天之上,苍茫大地,已经彻底沦为他们的战场。无尽云海被利爪撕碎,万钧雷霆被剑锋斩断。

        姒穆清出现在帝天身后,牧星刺入脊柱。

        帝天脸部扭曲,曲肘,向后一击。

        姒穆清口中溢出鲜血,牧星剑狠狠转动,把帝天半截身躯斩断。

        帝天转身,左爪扣住姒穆清,把他狠狠掼下。

        姒穆清把牧星剑贯入了帝天的心脏。

        轰!

        极北广袤无垠的大地以姒穆清为中心出现了千百道裂隙,万万年积累的雪层倒着席卷,白色风暴升起。

        帝天踉跄着后退,手掌敷在心口:“疯子!”

        鲜血浸透了黑衣,一丝丝剑气透射而出,鲜血洒落,白雾袅袅。

        “真是的,虽然是我设计好的以命换命,但还是很痛啊!”

        青色光羽飞舞,一株参天蔽日的古树屹立,枝丫舒展,一滴滴翠绿的生命露水被古树凝结出来,庞大的生命气息开始充盈在万里之内。

        帝天瞳孔一缩,原本已经衰弱的气机再次强行拔升,体内的伤势被以黑暗之力强行压下,黑暗气息自大地深处升腾,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一柄大弓,弓身上龙影咆哮。

        拉弓,箭矢爆射,凄厉的音爆声中乳白色的气浪翻腾。

        一轮大日,一轮明月自地下升起,日月轮转不休,日精和月华相济,如一面石磨碾压磨碎了直冲的箭矢。

        “啧,宁愿强压伤势,也不愿意用翡翠巨龙的时间天赋吗?”

        姒穆清身上的伤势在丰沛的生机中愈合,看向帝天的眼神充斥着不满。

        “你若是只是想要成为龙神,本座捏着鼻子也就认了。”

        帝天暗金色瞳孔转动,脸上浮现一抹无奈:“毕竟主上是你的妻子,有她在,你也绝对做不出损失龙族利益的事情。”

        “但是,龙族之祖绝对不行!”帝天满心地腻歪,他的心还没有大到叫一个年龄不足他零头的小鬼为先祖。

        姒穆清吐出一口白气:“那么,剑下见真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