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明都红尘

第四百四十九章 明都红尘

        当浮一大白!

        姒穆清难得拿出了烈酒痛饮,冰冷辛辣的酒液流过十二重楼。

        老皇帝传位自裁,这一点姒穆清委实没有想到。

        原本打击新任皇帝的手段反而验证了皇位的正统,帮了徐天然一个大忙。

        不过姒穆清也看了一场精彩好戏,这可比人间父子为了权力反目成仇来的好。

        姒穆清瞥了一眼,此刻欣喜若狂而迷惘惑然的徐天然。

        他的目光转向太子妃,未来的日月皇后。

        啧啧称奇,    徐天然一个阉人是怎么给自己媳妇儿**的?

        姒穆清怜悯地看了一眼徐天然,总觉得他捧起的皇冠带着青青草原的颜色。

        脚步一踏,缩地成寸,斗转星移。

        “好久不见!”

        唐门的大堂中,姒穆清见到了久违的故人,

        唐雅抬起丹凤眼,十年来的养尊处优,    位处高位,也让她自有威严雍容之气。

        “许久不见。”唐雅嘴角微勾,    容颜经过岁月打磨,昔日俏丽女孩如今已是风情万种。

        “贝贝看到现在的小雅姐,想必会很开心吧!”

        姒穆清熟门熟路,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吨吨的喝了下去。

        唐雅眼神中透出刻骨铭心的思念之情。

        “这么说,终于到了舍弃这里的时候?”唐雅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被扰乱的心境。

        姒穆清悠然地和唐雅说着。

        “长生药被我取走,日月帝国形势已经明朗。”

        “星罗也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已经无需再沉沦于阴谋诡计了,只需堂堂正正攻城略地。”

        唐雅贝齿咬着下唇,几经犹豫,几经挣扎。

        “小雅姐,你离开了,他们才可以活下来。”姒穆清指了指外面。

        “徐天然从来不是蠢人,只不过被我们抓住了弱点,所以才显得蠢,但很多事情他心里跟明镜一般。”

        “而且这也是两面下注,不论星罗和日月胜负,    唐门能一直延续下去。”

        唐雅抬眸,心中下了决断。

        “送我离开吧!”

        姒穆清满意地笑了,手指微曲,空间发生了扭曲,淡淡星光灿烂辉煌。

        “你先走,我去见几个人。”姒穆清幽幽的话语传递到唐雅的耳畔。

        至于唐门,后续就会传出唐门门主为炼长生药,心力衰竭而死。

        姒穆清在明都相当自在地走着,时不时买上几件自己看得上眼的特产。

        大街上呼啸而过,带着沉重的杀伐气质,禁军充分说明了他们主人的暴怒。

        “唉,也不知道这平静日子只还能持续多久……”

        白发苍苍的老人修剪着手中的花草,望着皇宫的方向感叹道。

        风雨欲来的压抑气氛让每一个明都平民都心中惶恐。

        “这也是机会,不是吗?”姒穆清轻声说道。

        镜红尘一愣,随即洒然一笑。

        “老夫该叫你什么?”

        “姒穆清?道尊?应龙?亦或者是……庚辰?”

        十年时间,镜红尘已经变得极为苍老。

        啪啪!

        姒穆清鼓着掌:“虽然我从不认为自己的马甲天衣无缝,但居然全被揪出来了,这可真是令人惊讶。”

        紫眸澄澈,    隐隐有光华变幻,    姒穆清笑意盎然,完全没有马甲被爆的慌张感。

        镜红尘苦笑,抚平自己心中的震惊,这个消息暴露出去足以掀翻斗罗大陆。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镜红尘想道。

        “见过道尊。”镜红尘犹豫选择用道尊这个称呼,道门至尊,毕竟应龙为星罗国师,庚辰为日月第一人,不论称呼哪一个都不合适。。

        镜红尘随意一拱手,“不知道尊找我这个半截入土的老朽有何贵干?”

        “想邀你加入星罗罢了。”

        姒穆清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镜红尘讶然,旋即摇摇头。

        “我早已是废人一个,投靠星罗又能得到什么?”

        姒穆清瞳孔拉伸,冰冷竖瞳一观。

        只见镜红尘身上除了他留下的封印,还有一种隐晦无比的特殊毒素在侵蚀着他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

        镜红尘笑了笑,说道:“我一个废物,可不值得道尊花费心思把我从明都捞出来。”

        “知识本身就是价值。”姒穆清很显然不认可镜红尘的说法,“至于废物?一个可以动摇明德堂根基的废物?一个被枭雄下毒的废物?”

        “镜红尘,你若是真的无欲无求,又岂会被徐天然如此忌讳。”

        “何况还有你的孙子孙女,被闲赋在家的感觉怎么样?”

        镜红尘哑然失笑,对方这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杀入明都的那一条银龙和你什么关系?”

        姒穆清一双剑眉微挑,似笑非笑道:“是又如何?”

        镜红尘深吸一口气,他立刻明白姒穆清怕不是早就在打他的主意,想想自己能从银龙之难中平安活下来,这背后恐怕少不了对方的帮助。

        “我可随你离开,但老头子到了这个年龄了,唯一牵挂就剩下一个孙女了。”

        姒穆清知道镜红尘这是在讲条件。

        “我可没有叫你一人随我离开,带上你的部下,九级魂导师越多越好。”

        镜红尘嘴角一抽,张嘴就要诉苦。

        姒穆清伸手,七彩之光闪耀,镜红尘身上一层无形的封印瞬时消失。

        浩瀚的魂力波动瞬间爆发,镜红尘苍老的面容几乎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年轻。

        镜红尘握了握,感受到体内久违的力量感,热泪盈眶。

        “我给你三天时间,挑选出你的死忠,一起带走。”姒穆清说道,“至于的你的孙女和孙子自然也是一起离开。”

        “道尊,我那孙女自从当年之后就对你一见倾心,还请成全她的一腔痴情。”镜红尘抱拳说道。

        镜红尘说到这一份上了,姒穆清自然也不可以装傻充楞了。

        “我身边的女人够多了。”姒穆清冷然说道。

        “我孙女只求一席之地。”镜红尘飞快地说道。

        姒穆清眉梢微紧,若换做之前的他早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有人给他送女人,他开心还来不得呢。

        “我给她一个机会。”姒穆清最后这么说道。

        “什么机会?”镜红尘问道,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有拒绝的意思,他很清楚对方应该不是那种爱情至上的人才对。

        “我自己和梦红尘谈吧。”姒穆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