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枭雄

第四百四十八章 枭雄

        喧哗、吵闹的明都安静下来。

        铁血肃杀的氛围已经笼罩了明都。

        哒哒哒!

        一行行军人踏着整齐的步伐,从宏伟皇宫中踏出,接管了整个明都的防御体系。

        滴答滴答滴答!

        那是液体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徐国忠双目瞪大,口中发出噶噶的声音,双手捂住自己的咽喉,鲜血止不住地从那致命的伤痕处溢出。

        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此时此刻死的一文不值,就如同路边的野狗一样被钉死在这里。

        徐天然提着染血的长剑,    冷漠而蔑视地瞥了一眼徐国忠。

        “橘子,停下吧,剩下的路就让我一个人走过去。”

        徐天然脸上的冷漠无情在面对身后风姿绰约,端庄雍容的女人时溶解了些许。

        “陛下,万请小心。”橘子微微躬身行礼。

        徐天然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快意无比的笑容。

        “橘子,果然你是最懂朕的女人。”徐天然悄然更改了自己的自称。

        他的目光望向这一座辉煌高大的皇帝寝宫,    眼中的灼热欲望和贪婪野心再无掩饰,赤裸裸地暴露在这里每个人的眼中。

        可惜,    这里如今已经都是他的人了,他再无掩饰的必要,今日之后,他将君临天下。

        护卫寝宫的甲士们低着头,任由徐天然一步步提着滴血长剑走入了寝宫之中。

        明黄的绸缎垂下,金红的香炉上袅袅烟雾缭绕,狭长利刃在地上拖拽的声音显得清晰无比。

        “父皇,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徐天然悠然的问好声在声音停下后响起。

        一声嗤笑自薄如蝉翼的丝绸之后传出。

        “吾儿,昨天你不是还来这寝宫中向我问好吗?”

        中气十足,甚至可以说是洪亮无比。

        一只苍老有劲的手臂掀开了床帘,露出了白发苍苍的皇帝。

        皇帝鹰视狼顾,一双眸子阴鸷狠厉,破坏了那雄狮猛虎一般的气势。

        “只是自从我成为了太子,我们就许久没有这样面对面聊过了,父亲。”徐天然嘴角挂着肆意笑意。

        “我和一个逆子没有什么好说的。”皇帝声音冷漠如冰,澎湃魂力在他的身上波动着。

        “怎么没有呢?”徐天然徐步靠近,目光盯着皇帝,    眼角余光注意了皇帝案桌前的精致木盒,心底隐隐松了口气。

        “长生药不是你我共同的话题吗?”徐天然眼底精光闪烁,“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父亲。”

        皇帝深深地看了一眼徐天然。

        “唐门那位医师身边果然有你的卧底。”

        “彼此彼此,父皇不也在唐门中安插人手了。”

        父子对立,幽深紫光在他们的瞳孔中闪耀。

        凶恶龙吟在宫中回荡。

        十年了,他们都在等待这一刻。

        长生药炼成,对面的存在就没有必要了。

        日月帝国十年来的民怨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不论是监国太子还是皇帝都是极好的祭品。

        徐天然、皇帝都打着让对方用性命平息民怨的主意。

        武魂紫煌灭天龙在他们彼此的身后游走,交错。

        压抑到极致的魂力波动在某一刻瞬息爆发。

        “真是的!”姒穆清摇了摇头,他最近怎么老是撞上这父慈子孝的画面。

        他打了个响指,水元素和光元素重叠,光影借助水为载体,人为海市蜃楼出现在日月帝国各地。

        不论是子弑父,还是父杀子都是不能摆在明面的事情,可以有烛光斧影,但明晃晃的承认,某一日就是致命的利剑。

        姒穆清悠然伸手拿走了战场最核心的长生药,顺手蒙蔽了他们二人的感知。

        他随意地打开盒子,草木般的清香流转在空气中,    白玉般的膏状物静静地躺在盒中,其上有星辉流转,磅礴生机潜藏。

        “不错。”姒穆清赞叹一声,“小雅姐居然真能一次性成功,她在草木丹药方面的天赋还真是出乎预料。”

        姒穆清自言自语地感叹,伸手扣上盒子,收起,整个人懒散地躺在紫禁之巅,无聊地观看着这一幕父慈子孝的大戏,终究只是争权夺利的无聊戏码。

        终究最后的赢家是更年轻,更具有野心的太子,或者说是即将加冕的新任皇帝。

        鲜血自老皇帝胸前的创口出溢出,染红了明黄的衣襟。

        这过于相似的一幕让他想到许久之前。

        那时他也像自己的儿子一样,春秋鼎盛,风华正茂。

        那一日,他杀死了自己哥哥,成为了日月帝国皇帝。

        那一日,他垂死的兄长发出诅咒,他以杀戮夺得皇冠,他日他的子孙必将重复这一行为。

        “孤家寡人,当真是孤家寡人……”老皇帝满目凄凉,犹记得当日他得志猖狂,对于兄长的嘲讽和蔑视。

        已有之事,后必再有,以行之事,后必再行,你早就猜到了吧,兄长。老皇帝心中默默想道。

        “皇帝本就是孤家寡人。”徐天然毫无怜悯,自从他被至亲背叛,沦落为一介阉人,他的人生中就没有情感这两个字,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背叛他的,只有权力,也只有权力才能给他些许的慰藉。

        “以后你就是皇帝了。”老皇帝伸手沾着自己胸口的鲜血,以衣帛为纸,以血为墨,亲手写下传位诏书和罪己诏。

        徐天然眼神冷漠,那份诏书就摆在他的眼前,可他已经是注定的皇帝,只要他活着走出这座宫殿即可,根本不需要这份所谓正统传承。

        “然儿,记住皇帝是孤家寡人,但你仍然是一个人。”

        “一个被感情左右皇帝注定是一个昏君,但一个无情皇帝同样也无法治理好国家……”

        告诉了孩子自己一生的领悟,老皇帝的气息越来越强,如当空大日一般煊赫。

        徐天然身躯绷紧,手中的九级魂导器全力激发。

        “我这一生,弑兄夺位,被人誉为暴君,边境之上战争连连,年老昏庸,痴迷长生,纵容诸子相残,国库虚耗,民不聊生,起义连连。”

        “何其荒唐!”

        老皇帝大笑:“到了临死,总不能在后人留下一个子弑父的可笑印象。”

        “朕,有罪!”

        老皇帝眼中笼罩的阴鸷散开,露出了慈爱。

        “然儿,这个天下就交给你了。”

        老皇帝剑刃倒转,豁然割下来自己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