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道门局势

第四百四十七章 道门局势

        姒穆清听完雪霏的要求后,惊讶地挑了挑眉。

        “居然提这么个要求,你和她还真是姐妹情深呢?”

        姒穆清在姐妹情深上加重了语气。

        “谁让我们必须抱团呢?那时候的星斗已经压得我们不得不团结在一起了。”

        雪霏声音清冽,看起来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

        “我可以做到这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好问一下她。”姒穆清手掌按在雪霏冰凉的背部。

        目光落在三姐妹的俏脸上,那毫不掩饰的不满,心底叹息一声。

        情缘加身,    便是因果纠缠,红尘劫起,神剑虽利,却也斩不断世间纷扰。

        姒穆清心念转动,对着众女彼此介绍。

        “雪霏,我亲手养大的孩子,    是我的弟子,    也勉强算是我的妹妹。”

        雪霏嘴角勾起,清丽淡雅,完美身材遮掩在一袭道袍下。

        “你们好,嫂子们。”雪霏嘴角虽有笑意,眼底却是一片焦急。

        上官雪儿目光在雪霏此刻依旧紧紧贴在姒穆清身上部分一掠而过。

        她总觉得雪霏看穆清的目光不对劲,那可不像是对师父或者兄长的目光。

        “上官雪儿,她们是我的妹妹冰儿和菲儿。”

        雪霏笑容稍微僵硬了下,雪儿,霏儿?

        “这是巫月寒,你师母。”姒穆清摸了摸雪霏的头,指着半倚在窗口的巫月寒。

        雪霏柳叶眉稍挑,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不满,目光望去巫月寒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对于姒穆清的话语没有一点反应。

        凌落宸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些女人们神态。

        上官三姐妹不用说,目光或多或少地都停留在姒穆清身上,显然一颗芳心已经彻底沦陷。

        巫月寒眼神空洞,显然是毫不关心,仿佛是精致无比的人偶。

        凌落宸眼中闪过好奇,姒穆清究竟做了什么,竟然把对方变成了这样?

        “师父,    有关道门的事情,我要向你禀报。”雪霏一脸郑重,义正辞严,眼角余光毫不掩饰地扫过其他女人。

        上官雪儿轻笑,如春风拂面:“初来道门,对于夫君的宗门,我们可是好奇已久,夫君可否让人带我们姐妹四处逛逛?”

        一口一个夫君,雪儿这是在宣誓主权吗?

        姒穆清心思转动,狠狠看了一眼雪霏,淡然一笑。

        “当然可以,落宸姐,你带她们一起逛逛吧!”

        “遵命。”凌落宸抱拳沉声应道,“诸位姑娘,请。”

        凌落宸带着四女缓步离开。

        上官菲儿愤愤不平,小拳头攥起,对着姒穆清威胁。

        上官雪儿坠在最后面,    路过姒穆清时,脚步一顿,对着雪霏俏皮一笑。

        “夫君,    今夜我和妹妹在菲儿的房间等你回来。”

        声音微弱,却恰到好处地可以姒穆清和雪霏听到。

        说完,上官雪儿加快了脚步离开,嫣红的耳垂在深蓝的秀发下无人可见。

        “这算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姒穆清笑眯眯地问着眼前的女孩。

        “哼!”雪霏银牙暗咬,恨不得给姒穆清留几个印记。

        “道门如今已经吞纳了天下宗门,如今剩下的就只有本体宗,还有……唐门。”

        说到唐门,雪霏目光在姒穆清的脸上一撇,想要看看他是什么表情。

        姒穆清一如往常地平静。

        “唐门如今总部在日月帝国名都,如今道门势力鞭长莫及,可暂缓为之。”

        雪霏轻轻点头,她也不赞成现在对唐门动手,不是因为唐门有强大,而是不好越过日月帝国皇室。

        “之前哥哥还没有回来,所以我自作主张对本体宗递上了拜贴,言说拜山,如今ryan。”雪霏轻描淡写地说道,语气轻松地简直像是在说出门旅游,而不是去砸天下第一,不对,是前天下第一的场子。

        姒穆清神色中带着些许感慨,剑挑天下宗门,一个个将他们打到服气,归入道门,这可是他当初离开学院,外出闯荡的重要原因。

        可惜,创业未半,他就被丢到了天珠大陆上,不过,雪霏完成了,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他完成了。

        姒穆清澄澈安宁的紫瞳满是笑意。

        “那一天我陪你一起登山。”

        “好,哥哥成就地仙,正好借助这个机会宣传出去,振奋人心。”雪霏分析后,道。

        “哥哥如果方便的话,最好先去一趟星斗大森林,从帝天手中夺走天下第一。”

        “第二件事,道门如今太过庞大,你当初定下来简陋秩序已经不适应如今道门。”

        “你既然回来了,那么就为道门定下真正的规矩,如今十年过去,道门年轻一辈都已经完全认可了道门身份。”

        姒穆清点头,对于接下来道门的制度他自然有所构思。

        “最后一件事,她该怎么处理?”

        雪霏伸出手掌,淡淡水汽在她白嫩掌心中聚集。

        虽是一个简简单单地普通动作,却代表着她已经跨过了天赋的极限,掌控地不只是冰,而是水之气象。

        一个虚幻不真实的女子身影出现在她的掌心中。

        “是她?”姒穆清剑眉一挑,随即就想到了她来偷袭道门的原因。

        “倒是奇货可居。”姒穆清沉吟着点点头。

        “哥哥要是想要的话,我喂了药送到哥哥你的床上。”

        雪霏蓝眸微眯,笑容灿烂,唯有凛冽剑气蕴藏在她的冰肌玉骨之下,望舒剑背于身后,与她至阴至寒的剑气的交相辉映。

        “我又不是看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了。”姒穆清无奈道。

        “这个人的价值在于她身后的那些长辈们,而不是自己。”姒穆清的话语让雪霏陷入沉思。

        姒穆清抬头仰望,清空万里无云,烈日当空。

        他掐算了一下时间。嘴角露出笑容。

        “十年的功夫,这药终于快成了。”

        “雪儿,我先离开下,去趟日月帝国。”

        “您那位叫雪儿的妻子不在,那位叫菲儿的姑娘也不在。”

        雪霏听见姒穆清地话语,立刻抬步阻挡了姒穆清的路径。

        望舒剑清吟,自动拔出剑鞘些许,森寒剑气萦绕,封锁四方上下。

        “雪霏这个名字是你给我取得,你现在要负责。”

        雪霏抬起白嫩里透着红润的脸颊,一双宝石般的眼睛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