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修罗场的出现

第四百四十六章 修罗场的出现

        清晨的阳光明媚灿烂,日轮高高在上。

        一枚白色云子落下,黑白二色的大龙在棋盘上疯狂的绞杀。

        “真是难以想象。”穆恩面容苍老,十年让穆恩身上的暮气越发的沉重,唯有一双眼眸清澈而明亮。

        “十年,仅仅十年,你就做到了常人百世千世都无法做的事情。”

        穆恩眼底难免闪过一丝羡慕,    眼前少年坐于对面,就仿佛处于天地的中心,万千元气随他心意转动。而最让他羡慕的则是姒穆清那磅礴浩瀚,仿佛无穷无尽的生机。

        “穆老,缪赞了。”姒穆清落下一子,“前世无尽岁月的积累,    方有我今日之成就。”

        “积累已尽,    日后每进一步都需要岁月的打磨。”

        姒穆清神色平淡,并无骄傲自满之色。

        “那么你来找老头子有什么事情?”穆恩眼底闪过精光,    “如今史莱克学院的大权都在乐萱手中,有什么你找她就行,以你们的关系,乐萱必然会倾尽全力帮你。”

        “萱姐姐,昨天晚上有些累现在还没有起来呢。”

        “而我想问的是海神阁的诸位宿老打算现在站哪一方?”

        话语悠悠,姒穆清腰身笔直如枪,目光凝锐如森寒利剑。

        穆恩幽幽叹气,神态活像垂死的老人:“海神阁如今的权力都转移到了院长的手中,你又何必来问我?”

        姒穆清眯着眼,在他的眼里穆恩的气血笔直如狼烟,浩大魂力潜藏在那具看似衰老不堪的身躯中,而且在穆恩的魂力运转中姒穆清还发现了道门的理念痕迹。

        “我问的可不是日月与星罗之争,而是我与神界之争。”姒穆清没有半点遮掩,在与神界对抗前他要把自己的根基地清扫干净。

        “神界啊!”穆恩说到这个地方时语气满是复杂。

        “毕竟学院和神界的联系太深了不是吗?”姒穆清落子屠龙,棋盘上的黑色大龙已经被他逼入了绝境。

        “黄金树、海神岛、海神阁不让人起疑都不行啊!”

        “世界上崇拜海神的可不止学院一家,唐门、昊天宗、戴家、七宝琉璃宗等等都是海神的崇拜势力。”穆恩淡淡地说着。

        “然而只有海神阁一直兴盛,马凤九将海神阁视为自己一生的耻辱,那么历代海神阁主真得有将神界视为生死仇敌吗?”姒穆清将胜负分明的云子分入棋笥中。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穆恩摇摇头,    干脆的承认了,“自四代阁主起,海神阁就成为了海神监管大陆的眼睛和爪牙。”

        “那么穆老你的决定呢?”姒穆清心态平和,但无声无息出现在他手中的牧星剑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

        “老夫想要活着,而不是百年之后化为一捧黄土。”穆恩神色坚定,“学院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无需要我们这些旧时代的老家伙来操心了,既然如此那么自然尝试攀登巅峰。”

        姒穆清收起最后一颗云子,脸上露出笑意,巅峰,这是神界绝不允许的事情,他们绝不会允许一个拥有龙血的人类登临神座。

        “穆老,我刚刚回来,就不多做叨扰了。”姒穆清的身体骤然由实转虚,鸿飞杳杳。

        穆恩萧瑟摇头,他大约也能猜出姒穆清接下来的方向,身体往后一倚,半躺着眯上眼,悠然闲适的气氛重新回到了这座房间。

        姒穆清此时他当然是来到了道门的一处驻点,然而看到里面聚集的人群后姒穆清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上官雪儿、上官菲儿、上官冰儿、巫月寒、雪霏、凌落宸六个人,    两个阵营,彼此对峙,一言不发,沉重肃穆的气氛笼罩在大殿里,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好久不见,雪儿。”

        “夫君。”

        “哥哥。”

        两道清冷的声线混杂在一起,雪菲和上官雪儿彼此一怔,看向对方。

        深邃如无尽汪洋的蓝瞳。

        清澈如天穹长风的青瞳。

        对视在了一起,两个人同时扭头看向姒穆清。

        你刚刚在叫谁?

        两个女孩的目光咄咄逼人,一道森寒如神剑,一道如万古冰川。

        姒穆清头疼无比,不论说谁都不合适。

        上官菲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沾花惹草的渣男,早晚有一天被大卸八块。

        上官冰儿温柔地看着姒穆清,眼里的情意绵绵不绝。

        上官冰儿拉住姐姐纤细的手腕,对上官雪儿用眼神示意。

        上官雪儿看着妹妹哀求的神色,收回了自己凛冽的气势。

        “落宸姐,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姒穆清关心的问着凌落宸。

        凌落宸嘴角一勾:“什么都好,就是我家霏霏快要想死某人了……”

        雪霏走姒穆清面前,亭亭玉立,抬起头,蔚蓝的瞳孔倒影着面前姒穆清,雪白的发丝垂落,整个人仿佛天地最完美的造物,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

        “真得长大了,明明以前就是那么小小一只。”

        姒穆清对雪霏比划了一下。

        雪菲嘴角一抽,眼神无奈,试问有什么事情比你结婚对象记得小时候样子更差。

        “长大了,连个拥抱都不给哥哥了。”

        “哥哥。”雪霏毫无犹豫,抱住了姒穆清,柔软的触感让姒穆清心中一荡,淡淡的雪莲香气萦绕鼻尖,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女孩彻底发育开来。

        雪霏把螓首放在姒穆清的肩膀上,两个人的侧脸贴在一起。

        上官雪儿撇开脸,不去看雪霏的耀武扬威,她俩一见面就不对头。

        上官菲儿贝齿紧咬,任谁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拥抱在一起心情都美丽不到哪里去。

        巫月寒幽幽叹气,自怨自艾。

        凌落宸无奈地笑着。

        温柔的笑意在上官冰儿的嘴角荡开,她的心态是这里众女中最平和的一个。

        “这些年苦了你了。”姒穆清的手掌轻抚雪霏柔顺的银发,最后揽住她柔软柳腰。

        “那哥哥打算用什么奖励雪儿?”雪霏贝齿轻咬下唇,声音轻喃。

        “什么都可以,这天下现在大约没有几件事是我做不到的。”姒穆清随口说道,心中对于雪霏的怜惜更胜,这些年是雪霏以他弟子的名义挑翻了大部分宗门,才有如今道门大兴的大势,就是为此,他的奖励也不能少了。

        雪霏嘴角勾起笑意:“那么。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