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相思苦何解

第四百四十五章 相思苦何解

        “怎么……还不够吗?”古月娜沉吟着说道,清亮目光在姒穆清的身上游走。

        恍然大悟般拍了一下手掌,古月娜语气轻快地说道:“我忘了,此刻你已经是龙了,那些娇柔的女神可承受不了,这可真是让我为难呢!”

        古月娜皱着眉梢,一幅很是发愁的模样。

        姒穆清额角上垂下三道黑线,    幽幽道:“娜儿,我看起来很像被下半身控制的牲口吗?”

        “那你觉得龙是什么?”古月娜眸子幽深,直视着姒穆清。

        “神圣、高贵、威严……”姒穆清眯起了眼,说着自己对于龙的印象。

        “你利用自己的应龙法相重新定义了真龙,有划出了万灵化龙的道路,从那一刻起龙就是进化的终点。”古月娜转了身,    侧躺着看向姒穆清。

        “但是啊!清清,    你依旧没有认清龙啊!”

        古月娜语气深沉,    诉说着龙。

        “龙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占有欲最强的物种。”

        姒穆清嘴角一抽:“你的行为我可没有半点占有欲来,占有欲强的龙不该把我紧紧锁在你的身畔吗?主动给我送女人是怎么回事?”

        古月娜一捋自己的秀发,笑语嫣然:“不是女人,只是发泄用的工具而已,没办法,谁让我被烨筠坑了一把,明明刚刚把清清吃掉,结果现在就要开始禁欲的生活。”

        古月娜香舌舔了舔唇瓣,嫣红上多了一层莹润光泽,诱人心神。

        “清清也不好受吧!”古月娜纤细玉指在姒穆清的胸膛上慢慢下滑。

        “尤其是你现在成了真龙,那些你的女人可承受不了你呢!你也不会在她们身上很粗暴吧!”古月娜嗓音温柔。

        姒穆清苦笑,手掌扶着额角:“不要说得我好像离了女人就活不了啊!”

        “所以作为你的妻子,我当然要想办法为你解决这个问题了。”古月娜理直气壮,“这可是龙族的传统,战败者会失去一切,包括他们的尊严、财富、地位,    自然也包括他们的妻女。”

        姒穆清压抑住自己嘴角的抽搐,古月娜的说法真是出乎预料啊,虽然很有诱惑力,但是他可是正经的三好青年,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把敌人的妻子做成惹不起的事情呢!

        “我可以帮你按住她们的手脚哦!”古月娜最后在他的耳边轻轻说出的这句话,清晰可闻,萦绕在他的耳畔久久不绝。

        他怎么会被这种人间的低俗欲望诱惑,娜儿真是太小瞧他了。姒穆清愤愤不平,他当然是义正言辞,没有一丝犹豫的拒绝了,区区一只奶猫和雏儿怎么够,必须找个机会把那只兔子也一起抓回来,和她们作伴。

        别误会,他只是觉得史莱克七怪感情这么好,当然要聚在一起了,而分别这么久了,大明二明还是很想念他们的大姐头,并且母女分离这么久了,当然好好聚聚。

        姒穆清脑海里转着怎么把那只兔子从神界里拽出来的各种想法。

        ……

        “啊!”张乐萱打了大大的哈欠,伸了个懒腰。

        星月漫天,    丝丝的寒风在高空中吹拂,    纯金的树叶垂落,    高耸入云的黄金树屹立在史莱克学院的中间。

        右手转着笔,左手支撑着精致的下颔,端庄华丽的女孩目光从窗口遥遥望去,目光没有一丝的焦点,仿佛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看到在遥远地方的某人。

        “真是个大混蛋!”张乐萱无意识的抱怨着,“把人家哄到手就不管了,呸,渣男!”

        张乐萱回过神后叹了一口气:“穆清,我好想你!”

        浓浓的思念被包含在这一句话中,那是十年的思念,是世界上最无解的相思苦。

        张乐萱摇摇头,把处理好的文件一一归类,离开座椅,随手把椅子放好,转身就要离开院长办公室。

        “姑娘愁眉苦眼,神思不属,小生还算粗通药理,不若和小生说说病情,小生或有药方可解。”

        清越声音在张乐萱的身后响起,那熟悉无比的声音令张乐萱娇躯一颤,那是她午夜梦回,辗转反侧时,常常会听到的声音,往往惊醒后就只有泪水沾湿了枕巾。

        平时转瞬就可以做到的转身,张乐萱却做的无比缓慢,生怕动作快一点就惊醒了这一场幻梦。

        “穆清。”张乐萱看到了,那熟悉无比的少年就坐在她刚刚的位置上,神色温柔地注视着她。

        喜悦、愤恨种种复杂的心情一起涌上心头,还有那十年的相思苦楚,令她整个人都呆愣愣的看着姒穆清。

        “萱姐姐,好久不见。”姒穆清眼神怜惜中带着心疼,十年这是一个对于凡尘太久的时间。

        张乐萱不断的深呼吸才从刚刚那无比的惊喜中回过神来,泪水不自觉的流满了她的脸颊,肌肉牵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欢迎回来!”

        姒穆清伸手想要擦去张乐萱脸颊上的泪水。

        “抱歉,我失态了。”张乐萱发觉自己脸颊的泪水,惊慌失措的避开姒穆清手掌。

        “不,该说抱歉的是我。”姒穆清带着愧疚和歉然,“是我让萱姐姐等太久了。”

        张乐萱看着温柔无比为自己擦去泪水的少年,想到刚刚他的话语,在泪水中绽放出了一朵美丽笑花。

        星月般的眸子倒影着自己十年中心心念念的少年,问道:“大夫,相思苦何解?”

        姒穆清一楞,回道:“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岂不是无解?”这些年斗罗医术大发展,张乐萱自然也是有了解的,这些话的意思只有一个,无解。

        “夏枯即为九重楼,掘地三尺寒婵现,除夕子时雪,落地已隔年,了别离时相思亦可解。”姒穆清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我有一个法子可解相思。”张乐萱一把抱住姒穆清,动作粗鲁地不像是端庄少女的行为。

        “大夫,要悬壶济世,那么不知肯不肯舍身为小女子解了这人生最苦。”张乐萱眼波流转,素白的手指解开姒穆清的衣带,丹唇亲吻在他的脖颈上。

        “我可不是悬壶济世的医生,而是一个贪花好色的渣男。”姒穆清动作温柔的褪下张乐萱的衣衫。

        一湖春色解留人,月色盈盈下乐声如怨如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