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奶猫和雏儿

第四百四十一章 奶猫和雏儿

        浩瀚星空中,无数星辰,按照天之轨迹缓缓运转,散发出或阴寒,或灼热,或霸道的磅礴力量。

        姒穆清遥望星空,莹莹星光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他的目光挪到三人身上,血脉之力凝滞了四方灵机,左手五指握紧,气血如江海般澎湃汹涌,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气力凝聚、压缩、成形,轰出。

        森寒杀机让他们绷紧了身体,武魂蓄势待发,十首凤凰、幽冥灵猫、琉璃宝塔纷纷凝聚成形。

        马红俊想了想,暗红的眸子精光一闪,收回了凤凰武魂,举起了双手,做了一个很经典的动作。

        “我投降!”

        姒穆清杀机一滞,拳头停在马红俊的额头,狂暴无比的拳劲自马红俊的身侧穿过,一颗陨石星辰搅动着元气,正好撞到姒穆清的拳劲之上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这颗比天珠岛还要大上数十倍的流星给拳劲轻松破碎,四分五裂。

        “投降?”姒穆清脸上露出一抹惊异,这话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就很违和,他们不应该对唐三死心塌地,忠心耿耿吗?

        朱竹清和宁荣荣体内汹涌的魂力一滞,两双美眸看向马红俊,怒目而视,丹唇微启,露出雪白贝齿。

        马红俊神情自若,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挑了挑眉,    道:“怎么难道我就一定要为唐三效死吗?我又不是他的奴隶!”

        “四哥,不,马红俊你忘了你为什么能成为神祇吗?拥有这无尽的寿命!”朱竹清莹白如玉脸颊上涌现一抹嫣红,那是汹涌的怒火起伏,摇曳出波浪。

        宁荣荣身躯娇小,笔直纤细的玉腿上套着白色丝袜,精致如同一个瓷娃娃的脸上一双丹凤眼怒目而视。

        “确实没有必须要为他效死,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姒穆清笑吟吟的说着,“但我很好奇,你背叛他的原因是什么?”

        “说服我,不然,死!”姒穆清最后一个字杀机凛然,让人直坠数九寒冬。

        “我妻子死了。”马红俊语气相当平静,再痛苦的经历,在经过了万载岁月后,也能够平淡的提起。

        “你手下应该还缺人手,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彻底转化种族为真龙,但是只要你还需要在人类中混,    那么你就一定需要真正的人类为你打工,    而我,    六妹、七妹、是真神级。”马红俊平淡的说着自己的价值。

        姒穆清眼一眯,确实有点心动,当个工具人他们还是合格的,而且他很想看看唐三众叛亲离的景象。

        “够了!马红俊你不许叫我六妹!你这个没骨气的叛徒!”

        宁荣荣娇躯颤抖,气急败坏,银牙紧咬:“大不了一死!

        “荣荣,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个天真的大小姐啊!”马红俊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姒穆清身边听话的幽冥之主,他看向自己身边的同伴,宁荣荣倔强的抬起头,直视姒穆清,恍惚间,马红俊又看到了第一次见到这位小公主的情景,而万年过后,宁荣荣依旧如同当年的少女,娇小玲珑,利落的齐耳短发,水嫩的像荔枝般的肌肤,以及被他们保护的很好的天真。

        姒穆清看着在自己杀机下颤巍巍的白裙少女,摸了摸下巴问道:“丫头,你结婚了对吧?”

        马红俊自回忆中清醒过来,朱竹清冷淡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这句话,难不成……

        朱竹清目光上下打量姒穆清,丹唇张开,欲要说话。

        “奶猫,没有你的事情!”姒穆清随口对朱竹清道。

        朱竹清一楞,随即才意识到姒穆清口中的奶猫指得是自己,一抹羞恼浮上她的脸颊,又气又急。

        “不过你怎么还是个雏儿?”姒穆清左手扣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宁荣荣一楞,心中翻起惊涛海浪,他怎么知道!

        马红俊怔住,奥斯卡那个拉碴大叔居然不开荤?

        “你在胡说什么!”

        朱竹清皱着黛眉,眉眼清冷,一身紧紧包裹娇躯的黑色紧身衣完美地勾勒出了她的火爆身材。

        “阁下说笑了,我已为他人的妻子,还请阁下尊重。”宁荣荣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盈盈一礼,气质雍容而高贵。

        “你们是不是他人的妻子与我无关,我只想要问你们想死还是想活?”姒穆清随口扯过话题,不欲在这个话题上深究,奥斯卡和宁荣荣的婚后生活幸不幸福跟他有什么关系?

        宁荣荣贝齿咬着下唇,心底一阵慌乱。

        朱竹清眼底一片清冷,道:“我选……”

        “六妹,七妹,看看幽冥之主。”马红俊传音给朱竹清和宁荣荣。

        朱竹清看着沉默地屹立在姒穆清背后的幽冥之主,那粲然星光证明了姒穆清已经把祂彻底掌控。

        口中慨然赴死的话语就吐不出来了,忽然间朱竹清就明白了,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生死都握在对方的手中。

        忍辱负重,将这四个字在心底不断重复几遍。朱竹清缓慢地呼吸,不断地告诫自己。

        宁荣荣纤细双手握紧又松开,清丽水眸死死盯着姒穆清,想要看出他的真实想法。

        “我想要活。”马红俊摊开手说道。

        “想活。”朱竹清和宁荣荣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她们不惧死,但是,她们的目光在幽冥之主上一掠而过,落到这种下场比死亡更加可怕。

        “那好啊!”姒穆清笑眯眯的说道,嘴唇微动,一道声音落入她们的耳底。

        朱竹清和宁荣荣的脸色急剧变化,惊愕、恐惧、骇然……种种情绪不一而足。

        马红俊暗红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奋。

        “做不做这件事有你们来决定,这件事,唔,就算做你们的投名状了。”

        姒穆清笑意盈盈,目光望向斗罗大陆,他想媳妇儿了。

        星光之锁枷住了朱竹清、宁荣荣和马红俊的丹田气海,精神之海,神祇之位三大力量来源。

        一瞬间,三人的力量跌落到了凡俗的层次。

        三人脸色急剧变化,从来不是所有人能够接受自己失去的感受。

        姒穆清携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大踏步走向浩渺大陆,是时候带自己女人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