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罡溯源图第一相,应龙庚辰 上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罡溯源图第一相,应龙庚辰 上

        纯金色的雷电自拳缝中迸发,形如繁盛的枝丫,击碎了空间,破灭了元素,滔天的气血混杂着惊世杀意染红了青空。

        纯粹的气血,纯粹的力量却有着一力降十会,镇压万法的能耐。

        锋利的剑气,    冷冽到了极点,暴戾到极致,天地星空都仿佛在这一剑下倾斜,一颗颗流星坠落。

        璀璨绚烂的星光凝聚成一道星辰剑轮,长虹变换,森罗万象在剑轮中演绎。

        姒穆清眸中紫金交错,一拳一剑演绎出截然不同的宏伟景象。

        “唳!”马红俊身化十首凤凰,引颈高吭,来自于血脉和神祇的威压随之笼罩了北疆,    一道火线自嘴中喷出,所过之处苍穹大地空间都被割裂。

        幽冥之主重新展露本体,二螯六足,附着坚固无比的甲胄,他算是明白了,本体虽然是个巨大的靶子,但总比那具羸弱的人类形态要好。

        沸腾的幽冥气息自地底倾泻而起,此世中的种种邪念,无尽邪气受到幽冥之主的呼唤化作他身躯中的无穷力量。

        “给我死!!!”幽冥之主那极其特殊的声音怒吼。

        双方的力量进行了最纯粹的碰撞,北疆的空间上勾勒出龙鳞状的痕迹。

        “啊!”

        九彩之光流转,强大的增益技能落在戴沐白身上。

        戴沐白金发散乱,血丝遍布眼白,原本英俊的容貌已经扭曲如地狱中厉鬼。

        双臂断裂的痛苦侵蚀着他的内心,鲜血在他的双臂断裂处滴滴答答的滴落。

        “这怎么可能!”宁荣荣黛眉紧蹙,惊呼道,九彩之光在四溢的余波下扭曲破碎,一道窈窕、身材极好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为他们挡下了削弱后的余波。

        奥斯卡把自己头发抓得乱糟糟的,    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水晶毛虫肠,奥斯卡的第八魂技,号称只要有一口气身体就能完全恢复,唯一缺陷是只能用来恢复伤势。

        朱竹清妩媚的眉眼中带着一股愁意,烈焰般的红唇中溢出鲜艳的血液,剩余的四人中只有她现在算是拥有搏杀的能力和经验,也因此,刚刚是她直面了那碰撞的余波。

        “不。”缓过气的戴沐白喘着粗气说道,“我的伤势确实恢复了,但是接着又被他斩断了。”

        戴沐白的话语听得奥斯卡和宁荣荣、朱竹清一脸的懵逼。上面清楚的写着,老大,你在说啥?

        戴沐白咬着牙,倒吸着冷气,他也不指望他们能明白,毕竟他们不是亲身经历者。

        “杀了他我才能恢复,    不然我彻底的死在他的剑下。”戴沐白先是用仇恨的目光看了一眼能量风暴的最深处,    然后看向朱竹清。

        多年相处的默契,    让朱竹清读懂了戴沐白的眼神,    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宁荣荣美眸中流露一抹恼怒,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是一个模样!你一个强攻系一个照面被人打成这样,还好意思让自己的妻子去!她樱唇微张,就要怒斥。

        朱竹清握住宁荣荣的手腕,对她摇了摇头,自己的身影兔起鹘落,飞快的消失,阴于黑暗中。

        奥斯卡稍微流露出些许尴尬,他自然明白自己妻子和戴老大的意思。

        “快看!能量风暴停息了!”

        戴沐白目光在马红俊的身上一扫,露出不易察觉的嫉妒和愤恨。

        “咳咳!”姒穆清一手拄着剑,身上的衣衫被鲜血染红,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唯有那一双眸子中有着粲然笑意,对于自己的伤势浑不在意。

        马红俊阴沉着脸,熊熊的烈火在他的身边燃烧。

        幽冥之主一只螃蟹自然看不出脸色,可他身上的黑色却是越发浓郁。

        “你是故意的,可是为什么?”马红俊冷冷的问道。

        姒穆清没有回答,他有多蠢才会对敌人解释,他需要只是一场大战,一场激烈到足以彻底摧毁自己肉身的战斗。

        牧星剑抬起,姒穆清原本衰弱下的气机再次暴涨。

        九彩神光徐徐落下,马红俊、幽冥之主的力量同样暴涨。

        “九宝有名,曰……”

        “辅助系魂师?”姒穆清一双紫金色的瞳孔满是杀意地看向手中托着一座九宝琉璃塔的娇俏女子。

        娇俏女子浅然一笑,掌心中渗出细汗,冷意刺激着她柔嫩的肌肤。

        姒穆清毫无怜香惜玉的想法,禄逢冲破,吉处藏凶,美丽无比的星光中暗藏杀机,锋芒直指宁荣荣。

        团战先打辅助,这是规则!

        马红俊双翼振翅,十首啄向姒穆清,利爪撕扯。

        幽冥之主双钳剪向姒穆清的腰部,势要把他一分两断。

        宁荣荣脸色苍白,滔天剑气森寒如万载玄冰,她的第八,第九魂技绽放,九宝神光护体,九宝无敌神光,两种诡异法则降临在宁荣荣的身上。

        “咦!”姒穆清发出一声惊疑,此时再看魂技魂环,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是法则,难怪,整个魂师魂技体系就跟游戏一样,什么属性增幅百分之几十,无敌多少多少秒。

        原来是人为的法则,难怪可以这么精确,这么肯定,这么绝对。

        姒穆清内心叹息一声,剑意爆发,九彩神光在剑意分开,牧星剑的剑锋送入宁荣荣的心脏。

        宁荣荣身体破碎成一片片的光影,很明显,这是一个假身,只是一个诱饵。

        火焰、毁灭之力摧残着姒穆清破败的身躯。

        五指成爪,白皙而纤细,和附加在上面的暗影之力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输了!”马红俊冷酷地说道,凤凰的火焰疯狂地燃烧着姒穆清肉身中的生机。

        姒穆清拔剑回扫,迫开马红俊,朱竹清被他反手刺了一剑。

        “小心他自爆!”马红俊谨慎离开,一双赤红眸子里满是谨慎。

        “放心放心,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无拉着你们同归于尽。”姒穆清笑得很得意。

        还没有等他们询问,姒穆清就主动开口解释。

        “所谓修炼,修就补足后天缺漏的过程,达到精满、气足、神旺的圆满无漏的境界,炼就是火中炼真金,从生灵都有的精气神三者中升华出种种神通术法,所谓武魂,所谓天珠,所谓的魔法斗气等等看似天差地别,实际上都是这个修炼的过程,只不过侧重点不同而已。”

        “精气神三者对我而言早已抵达圆满无漏的境界,因此我才敢开始下一步,炼气化神,亦即你们口中的真神层次。”

        姒穆清手指轻轻的拂过剑锋,擦去了其上的一丝鲜血。

        “但是,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我的精气神并不完美,至少我的肉身完全无法匹配我体内的剑气和元神。”

        “所以我需要一具更强的肉身,一具非人,生命层次超越于人类之上的肉身。”

        “真是的,原本只是用来哄媳妇儿开心的东西,到现在却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姒穆清半带叹息,半带嘲讽。

        似虚似实的垂天之翼张开,遮蔽了北疆上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