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反派boss的真面目总是出人意料

第四百三十四章 反派boss的真面目总是出人意料

        星光灿烂,幽暗的洞窟纤毫毕现。轰鸣的巨响在阵法的光幕后震荡。

        缝隙就像蜘蛛网一样在光幕上缓缓裂开。

        黑色的浑浊雾气从光幕的缝隙中渗出,雾气漆黑一片,呜呜的鬼泣之声不绝于耳,震荡心神。

        “小鬼,想要伤我,就要先打开封印,    否则你的剑气只会成为我破解封印的助力!”

        声音疯狂大笑,充满了得意和猖狂。

        姒穆清脸色变得越发冰冷,群星之光汇聚在他掌中剑器之上。

        灿烂星光流淌在剑刃上,明耀夺目,神圣辉煌。

        手掌挥下,剑器之中浩荡伟力爆发。

        煊赫剑光在明亮夺目的剑刃上蔓延开来,璀璨如日月同辉,    君临天下。

        剑光流转不息,    浩浩荡荡,森寒杀意笼罩而下,无双锐气随着剑光横扫而出。

        星河般璀璨的剑气如镜中花水中月,没有展现一点的杀伤力,剑光透过阵法的光幕,如纯粹的星光落入一片漆黑的幽冥空间,如凌晨的第一缕光划破黑夜,照耀万物,对于黑暗是绝对的杀伤,对于其他确实毫无杀伤。

        攻击瞬息停滞,姒穆清的这一剑彻底惊到了幽冥之主,阵法完好无缺,透明的光幕在失去了幽冥之主的攻击后开始了自我修复。

        “你是谁?”一双猩红的血月在光幕后的黑暗中亮起,“这方位面没有这样的技能。”

        幽冥之主的声音层层叠叠,似是老人,又是小孩,还是男人,    恍惚间又是女人,唯一不变的是那深深的恶意。

        姒穆清没有回答,他不觉得自己和一个怪物有什么好说的,瞳孔中沸腾的战意和冰冷的杀意已经足够表明他的态度了。

        牧星剑举起,清越的剑吟低鸣,锋芒吞吐在剑锋上,姒穆清体内的力量灌入剑器。

        “呵呵,原来如此……”幽冥之主阴森的笑声微弱低沉,掩盖了自己后面的话语。

        两轮血月大放光华,毁灭之力大盛,紫色深沉到发黑的巨螯砸碎了阵法的光幕,就像戳破一个气泡一样简单。

        姒穆清的剑锋落下,不早不晚,正好落在巨螯之上。

        叮当!

        清澈的金戈之声悠扬,牧星剑的锋芒在巨螯上留下一道剑痕,不灭的剑气源源不断的吞噬着周围的力量撕扯伤口,幽紫的力量一荡,剑气就在毁灭之力下回归了纯粹的虚无。

        “啧!”姒穆清咋舌,他还是小瞧了地仙和人仙之间的差距,这并不是以前那种可以随意跨过的境界差距,而是在生命层次上的最本质的差距,就像草履虫和人类的差距一样。

        唯一庆幸的是眼前的幽冥之主是天珠体系中的天变级,    也是斗罗神界中的神级,但唯独不是真正的地仙。

        幽深的玄光掠过,姒穆清的身影消散,数千道剑光汇聚重新凝聚成了姒穆清的身体。

        姒穆清一抖牧星剑,一缕幽深紫意流淌在剑锋的血槽中,光明浩大的暴烈剑气下,紫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消散着。

        目光幽深,表面上姒穆清没有任何情绪,幽荧之光中,幽冥之主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一双巨螯显眼无比,六对形如锋利长刀的长腿,猩红的血月是祂的双眼。

        “螃蟹?”姒穆清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这被浩渺大陆的人无比重视的终极大boss居然是一只横行霸道的螃蟹,虽然是蟹中蟹,但是这与祂的来历也太不符了,人类的邪念孕育出的毁灭之神居然是一只螃蟹,这是在嘲讽吧!贪、嗔、痴三毒再怎么也不会搞成这幅模样。

        牧星剑重新恢复了明亮、神圣,凶戾的锋芒绽放,冷冷的幽光闪烁。

        “好一柄锋利的凶剑!”幽冥之主感慨道,似乎是终于得到自由,祂并不急着摧毁外界文明,建立自己的幽冥世界,毕竟外界那群蝼蚁什么时候踩死都行,但是眼前的人类更让祂感兴趣。

        幽冥之主自无边邪念中孕育,诞生,可以说这其中人类出了大力气,是祂诞生的绝对功臣,因此祂可以从人类的邪念中汲取力量。

        但眼前这个人类很特殊,他的心灵纯粹无比,幽冥之主完全无法汲取对方的邪念。

        “你若臣服于我,未来幽冥之中你的地位只在我之下,我也可以帮你突破天变,而你与我为敌那是必死无疑,你不会认为战斗突破天变是可行吧!”幽冥之主话语中满满的诱惑,血月般的眸子中闪烁着惑人的色彩。

        姒穆清嗤笑一声,笑声中满满的嘲讽:“我既然来这里,就是来杀了你的!”

        “临阵突破当然不行,尤其是这种大境界的突破,但是早有预谋呢?”姒穆清话一出口,周天百窍齐开,一身浑厚磅礴的气机在在疯狂燃烧提升,功法,意志都运行到了如今的极限。

        但是这还不够他突破地仙这一层次,幽深的金光在他的眼底亮起,那是他前世凝结的神性,象征着他的道路、意志、感悟,清气在眉心流转。

        幽冥之主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作为天变级的强者,祂很清楚这一关究竟多难,那是生命本质上的差距,人类想要跨出这一步,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信仰之力洗涤肉身。

        龙吟九霄,金银二色充斥在幽深的洞窟之中。

        幽冥之主的瞳孔一缩,在这新出现的力量中祂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那是与祂同层次的力量。

        空间洞开,两道身影踏入了这里。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三道声音同步响起,虽然音色各不相同,但是说话的语速,音调,语序是一模一样。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展颜一笑。

        应龙和庚辰走入姒穆清的身体,就像三滴水重新会和在了一起,曾经分裂出去的剑念再次回归,他的力量开始疯狂暴涨。

        日月为星,如今重新归一,北苍君和古月晔的力量也融入了他的体内,这些年应龙和庚辰的修炼得到的功果也尽数被他借助日月灵台经吞噬。

        阴阳玄牝法运转,姒穆清以阴阳二气调理融合体内冲突的种种力量。

        一轮金阳,一轮银月浮现在姒穆清的双眸中。

        一片巨大的黑影遮蔽了姒穆清的视野,狠狠地把他砸入大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