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了结

第四百三十一章 了结

        姒穆清眼底冷漠,五指握在剑柄上。

        “呃!”巫月寒沉睡中发出一声痛哼。

        姒穆清皱了皱眉,主动收回针锋相对的剑气,退了一步。

        五指松开,牧星剑再次回到虚空之中,鲸吞星辰月华,淬炼剑身。

        这代表着他主动后退了一步。

        “平心静气地谈谈如何?”姒穆清指了指巫月寒,    毕竟是要带回去的自己人,她的感受,姒穆清还是要考虑一下的。

        姒穆清简单地把光影空间中的事情说了一遍。

        巫云月眼底闪过一抹杀机,眉宇皱出一个川字,冰冷道:“算是便宜他了!”

        “我日后必然会好好对待巫月寒,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姒穆清许下自己的诺言。

        巫云月紧锁的眉头一舒,    冷漠的表情舒展了些。

        “维清和月寒的反目和你有关系。”巫云月平淡无比地陈述道,    他并没有问,    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想,毕竟周维清那好色的性子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没错。”姒穆清没有进行隐瞒,对巫月寒和周维清的了解,自然是巫云月更多一些。

        巫云月眉头皱了皱,还不是最糟的情况,不然这小子玩了就跑,他上哪里去报复?

        目光转变,带了些许审视的味道,巫云月道:“小子,老夫只有一个要求”

        “好好对待月寒的话我可以做到。”姒穆清提前说道。

        “不是这个。”巫云月沉默了一下说道,“你怎么保证你会一视同仁?”

        “我虽然不了解你的生活,但是也能够猜出来你绝对不只有一个女人,我怎么能确定你会好好对待月寒?”

        “人总是偏心的,面对你那些女人,不论是从容貌,感情能力上,我都不觉得月寒占据优势,我怎么能把月寒托付给你,就凭你对月寒的那一点点愧疚还是你对于她身体的贪婪?”

        巫云月这些年的邪帝岂是白做的,    人心,爱恨情仇这些东西这些年的岁月中他见的多了,以色娱人者,色衰而爱驰,与其我、如此不如让月寒留在他的身边,至少他还能照顾着。

        “岳父你其实是在想,月寒有你照顾自然不会有什么大碍对吧?”姒穆清抬起一双紫瞳,目光幽深仿若可以洞穿人心。

        “但是你还能活多久呢?而面对浩渺宫、血红狱,天邪教又能支撑多久呢?如今的天邪教还有足够出色的年轻一代吗?”姒穆清的问题直指核心。

        “不是还有月寒吗?”巫云月并没有太过于担心这个问题。

        姒穆清脸色稍微变得古怪,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啪!层层的幻像展开,不,应该说是姒穆清在展开自己记忆中的景象。

        于是剑光纵横,白衣少女素手挽天剑。

        “浩渺无极剑?”巫云月脱口而出,随即他就察觉到了不对,瞳孔一缩,“这是?”

        “上官雪儿,浩渺宫下一代的主人。”姒穆清给巫云月展现的就是上官雪儿在他的指点下练剑的景象。

        巫云月脸色阴沉,自己青黄不接,而老对头却是天才辈出是一种什么感觉?

        “雪儿喜剑,    所以反而舍弃了其他那些繁琐的东西,但浩渺无极剑上她拥有那些浩渺宫历代宫主一辈子都不会拥有的成就。”姒穆清简单的说着,心中相当的满足。

        虽然姒穆清语气尽可能的平淡,但是隐藏的情绪又怎么能瞒过巫云月这个老银币呢。

        “而且你说错了一件事,我要带走她,可不是出于对她身体的贪婪。随着姒穆清的话语转变,周围的幻像也在发生变化,一个个容颜绝丽,风华绝代的女孩出现在幻像之中。

        “如果只是为了好色,她们实际上更加合适。”姒穆清展现在巫云月面前的是浩渺大陆的精灵女皇,玄天大陆的东方寒月等等,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女人的存在,当然是因为他当然偷偷翻了剧本啊,什么叫全图挂啊!

        巫云月沉默,姒穆清趁热打铁:“岳父,月寒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庇护者,不然她能在内忧外患中守住自己和家业吗?”

        巫云月动摇了,姒穆清嘴角勾起笑意。

        ……

        长长的睫毛颤抖,一双晶莹剔透的灰眸睁开,群星漫天,绝美的星空落入她的眼中。

        “看起来你睡了个好觉?”问候的声音中充满了高兴,而这个清越出尘的音色让巫月寒感到无比的熟悉。

        “是你?父亲呢?”巫月寒看着视野中居高临下的脸庞,这才发现自己枕在了他的大腿上,一次长长的睡眠让她的心情缓和缓和了许多,但看到姒穆清的一瞬间,她的心情立刻紧绷起来。

        “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岳父出手呢?”姒穆清和颜悦色,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些,把自己刚刚和巫云月达成的共识说了一遍。

        “经过一番友好协商,岳父大人成功的和我达成了交易,你现在是我的了,月寒。”

        “很惊讶?”姒穆清问道,他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巫月寒摇摇头,轻声道:“父亲没有更好的选择,毕竟我也嫁不出去了。”

        “你恨我吗?”姒穆清沉默一瞬,问道。

        “不敢恨。”巫月寒撇开脸,说道。

        姒穆清叹气,他跑了一趟天邪教,以力压人,强行抢走了巫月寒,定下了巫月寒归属自己的事实,巫月寒的伤痛都来源于他,她恨他是应该的。

        “抱歉,我没有太多的时间。”

        “不用道歉,道歉是这个世界上最苍白的话语,没有一点的用处,我也不会为此对于你改观。”巫月寒冷淡的说道。

        “我也从未有过后悔。”姒穆清淡然说道,“总之你属于我了。”

        巫月寒挂起一抹嘲讽,但是没有反驳,按照自己父亲和他达成的协议,自己确实要待在他身边。

        姒穆清皱了皱眉,任重而道远啊,于是他忧愁道:“接下来你是和我一起去雪神山,还是去浩渺宫和雪儿冰儿一起等我回来?”

        巫月寒樱唇微启,说出自己的回答,星光微漾,照耀在她的脸颊上,给她添了一抹圣洁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