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章 初见邪帝

第四百三十章 初见邪帝

        流光溢彩,横贯天空,剑气充盈在天地间。

        千万道剑光落下,又骤然合一。

        锐利的剑气扩散却没有损伤一草一木。

        巫月寒双目暗淡,眼睛看向前方,熟悉的城市,熟悉的驻地,    让她的心中泛起波澜。、

        相比之前,巫月寒如今脸庞消瘦了不少,眼眶周围泛着淡淡的黑色,双眼通红,很明显这些日子里她不止一次的哭泣过。

        姒穆清握住她的雪腕,道:“走吧,    去见你父亲!”

        巫月寒的香肩一颤,    踉跄地走着。

        姒穆清见状,内心微微叹了口气,随口问道:“都说第一代邪帝曾是五大圣地最强者,凭着一双铁拳打下了天邪教的圣地之位。”

        “你是天邪教的圣女,你有什么说法吗?”姒穆清侧着头,问道。

        “邪属性是四大圣属性最强的。”

        巫月寒如此说道,曾经垂落在胸前马尾辫被解开,披落在背后。

        “邪与善说到底不过人心二字,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区分的这么明白?”姒穆清似是在闲聊,随意地和巫月寒扯着一些话题,白发垂落,苍茫浩瀚的气机释放,剑念跃动,无止境的扩散,与天地虚空相融。

        “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你说再多也不会把善变成恶。”巫月寒似有所指,俏丽的容颜上笼罩着一层薄霜。

        “善行不会变成恶行,恶行不会变成善行,    这一点没错,    但是啊,人心的善恶确是无法确定的,能确定善恶的只是自身的行为。”

        奇怪,巫月寒皱起细细的柳眉,樱桃小嘴抿起,挺秀的鼻子微拱,心中不可抑制的泛起对自己父亲的担心。

        “别那么惊讶!”姒穆清仰着头说道,“你父亲已经知道我来了,所以驱散了所有人。”

        面前是空无一人的街道,瑟瑟清风吹拂过寂寥的长街,这座城市似是化作一座饥肠辘辘的凶兽,正在等着吞噬所有进入此地的生命,漆黑的云山压在天空,倾颓而下。

        姒穆清眼中出现一抹惊讶,湛湛清光流转在他的眉心,太上观圣术的视野中,一股庞大无比的邪气堂堂正正毫不掩饰自己的存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姒穆清他的所在,狰狞、邪恶的气息在天际化作一头头凶兽。

        洒然一笑,既然对方都这么堂堂正正的约战了,    他自然不会怯战,锐利剑气冲霄,驱散了邪气,一缕阳光斜斜落下,温暖迷人。

        巫月寒眼中出现担忧,看着姒穆清不断向前的背影,银牙一咬,跟了上去,扯住了姒穆清的衣袖。

        “等一等!”巫月寒拦在姒穆清的身前,“你不能动手!”

        巫月寒浅灰色的晶莹水眸中满是坚决,贝齿咬着下唇:“我……”

        一股惊天邪气腾起,云山化作狰狞龙首下压,灰黑的鳞片闪烁着邪光,龙吟长空。

        “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去一边带着。”姒穆清霸道地说完,一股轻柔的剑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渗入巫月寒的四肢百骸,封锁住了她的娇躯。

        “相信我,就算看在我们一……不,是两夜情的份上,我都不会对你父亲怎么样的。”

        姒穆清虽然这么说着,晶莹璀璨的神剑已经落入他的掌中,三尺六寸的神剑长吟,细密的剑气渗入四面八方,姒穆清眸光一闪,太上观圣术运转,就已经把这条邪龙的力量性质,规则精义解析了十成十。

        邪龙气势惊天,邪光莹莹,闪耀青空,修长蜿蜒的身躯盘旋在天空,在地上的姒穆清和巫月寒与之相比简直宛如蝼蚁。

        剑气运转,吞噬八方元气,细微剑气犹如蒙蒙细雨,纵横十方,劈斩切割,如庖丁解牛,邪龙化作一团元气。

        姒穆清带着巫月寒踏步,空间随着他的脚步扭曲,姒穆清一步踏入巫云月所在的地方。

        出乎意料,这位在浩渺大陆上声名狼藉,恶名能令小儿止啼的邪帝所在之地既不阴森,也不恐怖,反而清新淡雅,静谧安宁。

        “见过……前辈。”姒穆清说话时顿了顿,才用了前辈这个模糊不清的词语,毕竟他睡了对方的女儿,所以纵使他的修为再高也不好意思和对方同辈相称。

        巫云月一身黑衣,相貌堂堂,唯有身上环绕的淡淡阴冷气息证明着他确实是大陆之上邪属性天珠师第一人。

        他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在姒穆清身后眼眶通红的巫月寒,长叹一声:“能不能让老夫和女儿叙叙旧,想必阁下也不会缺这点时间吧?”

        “当然可以!”姒穆清一口答应,剑气从巫月寒封禁的窍穴中离开。

        巫月寒一恢复自由之身,就飞扑如巫云月的怀中,点点泪花飞散在空气中。

        “爹!”巫月寒泣不成声,娇躯颤抖,紧紧抱住自己的父亲,连日的打击,压抑到了极点的情绪在见到自己最重要的亲人后完全喷薄而出。

        巫云月长叹一声,拍着巫月寒单薄的后背,安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里就是你的家,出了事情,父亲给你扛着……”

        姒穆清见状,稍稍有些尴尬,毕竟巫月寒这些日子的委屈痛苦几乎都是来自于他。

        过了一会儿,巫月寒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下来,她的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颤抖,呼吸悠长,就这么在巫云月的怀中睡了过去。

        姒穆清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子巫月寒日复一日的憔悴下去,身形消瘦,看得他是心痛不已,说到底这件事情的缘由在他,他自然不能对巫月寒置之不理。

        如今巫月寒压抑的情绪释放了出来,这是一件好事。

        巫云月抱着巫月寒的娇躯一边哼着小调,悠扬安宁,淡淡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冲淡了巫云月身上的阴冷气质。

        “让你见笑了,请坐,这是一首用来哄孩子睡觉的曲子,小时候月寒就是听我哼着这首曲子如睡的。”

        巫云月露出淡淡的温馨笑容,显然在回忆着过去的事情。

        姒穆清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女儿的贞洁是你拿走了吧?”巫云月说道这里时,眼中邪光闪烁,庞大的气势一闪即逝。

        “是!”姒穆清没有玩什么手段,很是果断的回答道。

        杀机一闪即逝,这一刻巫云月不再是爱女心切的老父亲,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邪帝:“我想杀了你!”

        很直白的话语,没有过多的修饰,但是充分说明了巫云月的心情。

        “换做我的女儿如此,我也会想要杀了他。”姒穆清浅笑的说着,“但你不会动手,你不是我的对手。”

        刚刚在城外,姒穆清和邪帝就来一场隔空斗法,邪帝依仗地利人心天时犹不能胜过姒穆清,何况现在?

        “别误会,我可不是来炫耀的。”姒穆清感知到邪帝体内暴躁的能量,安抚了一句,“我来这里是为了让巫月寒嫁给我。”

        巫云月愣了一下神,很明显没有想到姒穆清是为了这个原因而来,随后他就开始皱眉思考姒穆清的目的。

        “我只是为了巫月寒这个女孩而已,毕竟我没有想到她在我之前没有一个男人。”姒穆清面色古怪的说道。

        巫云月嘴角一抽,他看出了姒穆清的真心实意并且由衷的考虑要不要换个名字和称号:“倒是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不过我不答应,请你离开吧!”

        “你根本不喜欢月寒,把她交到你的手里我不放心。”巫云月桀骜不逊,“我女儿还不用你那假惺惺的怜悯和愧疚。”

        姒穆清眨了眨眼,道:她的身体我是非常喜欢的。”

        一道邪刃横空劈下,姒穆清伸出一根手指点碎了邪刃,他吹了吹手指,指肚上肌肤晶莹,没有半分损伤。

        “这是实话,毕竟我最熟悉的莫过于她的身体。”

        “你以为我女儿是什么!”巫云月阴沉着脸,要不是打不过他,他一定要姒穆清知道花为什么这么红!

        “是我的女人,不论岳父你承不承认,她现在在事实上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姒穆清回答,紫瞳中眸光变换,千般色彩流淌。

        “还是说岳父你想要逼我动手,彻底摧毁了天邪教,把她抢走呢?”姒穆清话语中还带着几分调笑,然而融于四方的剑念随着他的心念一动引发种种异象。

        火焰漫天,赤红渲染了碧空,电闪雷鸣,躁动的雷元素已经跃跃欲试,要摧毁一切阻挡在前的敌人,寒风彻骨,洁白的冰晶浮现在空气之中,乌黑的风墙竖立,流动着最深沉的青色。

        “你觉得我会惧怕武力?”巫云月冷冷的说,身躯挺拔。

        “你不怕?但是天邪教呢?”姒穆清反问道,“何况我们是一家人,月寒是我的女人,我们有什么不能谈的吗?”

        “岳父你应该知道,拒绝没有好处,我之所以没有动手,只是因为天邪教没有挡住我的路,以及巫月寒现在是我的女人。”

        姒穆清的紫瞳中流动摄人心魂的冷光,剑气冲霄,眉宇间是不可置疑的霸道和强势。

        气势狂暴,汹涌的力量在两人身上涌动,巫云月眼中漆黑的邪光闪烁,庞大无比的死气、怨气被他从地底抽出。

        两人之间就像一个一点就爆的火药桶,随时会炸个大烟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