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锅端!!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锅端!!

        姒穆清凌厉剑眉一挑,道:“何出此言?”

        “玩腻了就走,难道不渣吗?”上官菲儿气势汹汹,“你明知道姐姐不会随你离开,你知道姐姐这些日子以泪洗面多少次吗?”

        姒穆清目光看向一旁伫立的上官雪儿。

        “我我我……”上官雪儿结结巴巴,不敢直视,美目避开姒穆清。

        “夫君,    你这些日子多陪陪姐姐吧!”上官冰儿声音柔柔弱弱,“冰儿会随着你一起离开,但姐姐就只剩下这些日子……奥,好痛!”

        姒穆清伸出手,屈指在上官冰儿的眉心一弹。

        “胡说八道,雪儿自然要和我们一起离开。”姒穆清神情自若,    “不止她,    你二姐也要和我们一起走。”

        上官菲儿脸上露出的欣喜和愉悦之情一下子就僵掉了。

        “大色狼,你说清楚谁要和你一起离开?”

        姒穆清眼光随意在三姐妹身上一瞥,    意思不言而喻。

        上官菲儿气急,上官雪儿摇了摇头,道:“夫君,我不能和你一起离开。”

        “我是浩渺宫的继承人,身上担负着浩渺宫的责任,我不能放下这一切选择和你一起离开。”上官雪儿神情失落,但却透着坚定之色。

        “而且冰儿和菲儿离开了,爸爸和妈妈身边就只剩下我一个女儿了,我需要在他们的膝下为他们尽孝道,如果我们三个都走了,爸爸妈妈一定很痛苦。”

        “谁要和这个大色狼一起离开?”上官菲儿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和姐姐你一起为父母尽孝不行吗?”

        上官雪儿修长的五指握合,抓住上官菲儿细腻的皓腕,和她说了几句悄悄话。

        上官菲儿脸上的抗拒减弱,最后无奈的点点头:“好吧!”

        上官冰儿眼神中出现一抹痛苦和不舍,父亲和妈妈……只是一想到未来要和姒穆清一起分开,她的心就痛到无法呼吸。

        姒穆清看着三姐妹姐妹情深的一幕,    紫瞳之中出现了一抹哭笑不得神色。

        “我又不会让你们分开!”姒穆清摇摇头,说道。

        “我不会和你离开的。”上官雪儿清丽的容颜上满是认真的神色,极为的坚定,她很爱他,却不会为此放弃自己肩上的担子。

        姒穆清笑意收敛,道:“这可由不得你,我自然会说服大伯,让你随我一起离开。”

        两个人的目光碰撞,显然他们谁都不会后退。

        “穆清,除了我们,你还要带谁离开?”上官冰儿忽然开口,消弭了两人之间的碰撞火花。

        上官菲儿原本不情不愿的神色一滞,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道:“大色狼!”

        “你又从哪里拈花惹草了!”上官菲儿神情略有些崩溃的感觉,明明她陪在姒穆清身边这么久,为什么这家伙还能拈花惹草。

        “巫月寒。”姒穆清吐出一个名字。

        三姐妹纷纷沉默,上官菲儿脸色有点尴尬,如果不是她的促成,    巫月寒和姒穆清几乎不会有所交集。

        “我去雪神山估计免不了一场大战,你们就不必陪我一起去了。”姒穆清随意的说道。

        “嗯。”上官冰儿轻轻地答应,    在天神级天珠师面前,她们确实与累赘无余,上官冰儿虽觉不舍但也不会无理取闹。

        上官菲儿扁了扁唇,吐了吐香舌,隐隐感到不舍之情,她猛然一惊,难道……

        她晃了晃螓首,这不可能,他可是妹夫……不对,是姐夫……

        咦,为什么想到这一点,好像更兴奋了?上官菲儿眨了眨眼睛,清亮的眼睛中闪过莫名的兴奋,一想到自己背着自己姐姐和姐夫偷情,然后被姐姐发现,一种难以言语的愉悦感从她的内心中喷薄欲出。

        上官雪儿皱了皱眉,为什么她会感觉头顶一沉?

        谷逵

        把自己心中那种莫名的感觉从心底驱逐出去。

        “穆清,你这是打算去做什么?”上官雪儿两年间和姒穆清练剑,通明剑心在系统性的学习了姒穆清的剑道体系后,隐隐间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层次,所以她能感觉到姒穆清体内的剑念在蠢蠢欲动,更有一种无比的压抑感,似乎姒穆清这一去就不复返。

        “只是一场大战而已。”姒穆清语气平静,如今他在浩渺大陆的旅程毫无疑问将要迎来结束,而他有预感这将会是他在人生中最大的生死危机,不破炼炁化神成就地仙,他必死无疑。

        然而他现在不能突破,他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可以让他以应龙和庚辰作为燃料,彻底完成灵台日月经和天罡溯源图的契机,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不能在突破地仙之前,融汇应龙和庚辰,那么在他未来的道路上,北苍君和古月晔遗留的身躯,将会成为他日后前进的最大障碍。

        “现在,先让我了解了因果吧!”姒穆清淡然的说道。

        “冰儿,雪儿,我去和大伯聊聊天。”姒穆清站起身,牧星剑落入他的掌中,五指握住剑柄,剑锋轻颤,发出一声清吟,浩瀚星光流淌在剑刃中,这柄神剑又变强了一点,随着姒穆清的不断进步,这柄属于他的本命剑器在也在日月星光的孕育中不断强大。

        星光在姒穆清的身上扩散,朦胧如梦幻的轻薄星光震动,姒穆清的身影就像一道幻影消散在房间中。

        “等等!”上官雪儿脱口而出,伸出雪白细腻的手掌抓向姒穆清,但姒穆清的动作太快了,她的手掌只是穿过了他遗留的星光,没有一瞬间的犹豫,上官雪儿立刻冲了出去。

        “姐姐!”上官冰儿叫道,可是看到姐姐已经跳下去的背影,她也只好自己回到了屋里,虽然姒穆清拿出了自己的本命神剑,但是她一点也不担心,毕竟大伯是个把浩渺宫放在第一的人,而姒穆清看在她们的份上也不会太过分……的吧!

        “二姐?”上官冰儿看见正在嘿嘿傻笑的上官菲儿,脑门上冒出几道黑线,姐姐这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吗。

        ……

        姒穆清缓步踏在这浩渺宫最核心的地方,也是如今上官天阳所在的地方,毫不掩饰的冲霄剑气,令得在场的所有人侧目。

        上官天阳坦然自若,没有半分紧张,只是好奇的问道:“穆清,今日大动干戈是为何?”

        “浩渺宫应该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吧?”

        “没有。”姒穆清实诚地说道,“拿剑,只是为了方便讲道理。”

        “道理?我可没有见过用剑讲得道理!”上官天月冷嘲热讽,虽然这家伙确实是从未有过的天才,但他就是看他不顺眼,毕竟这家伙第一次见面就给了他眼眶一拳,有拐走了他从未见面的女儿。

        “这天底下最大的道理就是拳头,道理也好,公平也罢,都是建立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暴力上,只有最强的暴力才能维持住秩序。”姒穆清眼神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看了看上官天月身边冷着一张脸的唐仙。

        “岳母好!”姒穆清平淡的打着招呼。

        唐仙脸上的冷漠消散,对着姒穆清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乖孩子,天月这家伙就是欠揍,可惜我没有亲眼看见这一幕,来,过来坐。”

        “不必了,岳母大人一会儿你怕不是想打死我。”姒穆清摇了摇头,他对自己还是有点数的,把人家的三个女儿打算一锅端了,唐仙一会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

        唐仙一怔,她自然不会认为姒穆清无的放矢,心中泛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家伙不会做了对不起冰儿的事情,一想到自己那个乖巧听话,温柔内敛的女儿可能遭到伤害,唐仙自然忍不住了。

        “小子,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唐仙柳眉紧蹙,眉心皱出一个川字,美眸如电。

        “我自然会说清楚,想必你们也都知道我并非这片大陆,不,我并非这方世界之人,而是来自于星空中。”姒穆清淡淡的陈说着自己的来历。

        在场的人都轻轻点头,虽然惊讶,但是这两年他们也不是没有猜过姒穆清的来历,上官冰儿更是在姒穆清的默认下给他们打了预防针。

        “我要离开了,临走前,我要把自己的妻子带走。”

        “冰儿?难怪你说弟妹会想要打死你,但是你不会让冰儿连探家的机会都不给吧?”上官天阳略带试探的问道。

        唐仙丰腴的身姿一颤,绝美的脸庞上难掩惊讶,美眸中就罩了一层水雾,上官天阳的话语虽然有了一点安慰的作用,但是星空之浩瀚无穷,她一生中还能见到冰儿几次?

        “冰儿想要回家探望亲人,随时都可以,大不了我去压榨一下他,让赶紧完成两个位面的跨时空阵法。”姒穆清先是安慰了一下自己的丈母娘,“我今天要提的事情不是这个。”

        “我要带走的妻子也不只是冰儿。”

        上官天阳眼眸眯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他的心头。

        “我要带走的妻子是雪儿,菲儿,冰儿。”姒穆清说出的话语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上官天月眼睛睁大,好家伙,我就这三个宝贝女儿,都被你一锅端了!

        唐仙也顾不得姒穆清之前说得要离开的话语,五指狠狠攥起,她明白了为什么姒穆清之前说自己恨不得会把揍死,因为她现在确实有这样的想法,要不是顾虑实力上的差距,她现在已经a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