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胎化易形

第四百二十七章 胎化易形

        姒穆清斩落了辉耀,自然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力量。

        星光如幕,将自天际落下的辉耀笼罩,温和的星力中同样夹杂着至于伤势的力量。

        辉耀被姒穆清放在朵思身旁。

        他不顾自己受伤的身躯,用修长的脖颈摩擦着朵思,赤金瞳孔在看到朵思怀中的巨大龙蛋时,呆滞了一瞬,    随即溢出无尽的喜悦,连重创了自己,又给自己疗伤的姒穆清都顾不得了。

        姒穆清摇摇头,他能理解一个人做父亲的心情,当初自己知道古月娜怀孕的时候,止水般的道心一样被打破了一回。

        他没有选择打乱这一对真龙夫妻的生活,有时候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    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治疗好了辉耀和朵思的伤势后,姒穆清就强行把光影空间的参赛者带走了,    顺便来离开前,还用翡翠巨龙的秘法给光影空间加了一层时间之滤镜,数千层的空间封印。

        之后的时间了上官天阳也来找过姒穆清质问,然后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姒穆清手指弯曲,摸索着天儿的下颚。

        天儿眯着眼睛,把自己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白毛球,慵懒的阳光在天儿雪白晶莹的毛发上度上一层圣辉。

        她已经躺平了,两年里她什么没有经历过。

        “天儿,你听说胎化易形吗?”姒穆清开口道。

        小白虎茫然无措的抬起头。

        姒穆清一笑而过,指尖点在天儿的眉心灵台处。

        层层叠叠的阵法禁制在天儿娇小的身躯中出现,精致小巧中可见其中繁复浩大。

        而这阵法禁制此刻彻底破碎,化作一股精纯元气滋补天儿的身躯。

        天儿抖了抖毛发,一股猛烈的气势在她娇小的身躯中爆发。

        姒穆清随之点下第二指,前世《历代神仙通鉴》中有天罡三十六变,记录种种前人所想的浩大神通。

        胎易化形正是其中一种。或为男,或为女,    或为老,    或为少,    或为神禽,或为异兽。能随意变化天地万物。可谓尽得周天变化之妙。

        而姒穆清的天罡溯源图就和胎化易形极其类似。

        温和的白光流转,天儿的四肢开始变得修长,爪刃变成了修剪得圆圆的指甲,雪白晶莹的绒毛缩小,肌肤莹白如玉,一张夺尽造化的精美容颜出现,长长的白发晶莹散落,遮住她光滑的脊背,紫瞳莹莹,修长白皙的大腿,圆润小巧的莲足。

        雾蒙蒙的紫瞳中带着一点迷茫看向姒穆清,很明显,天儿还没有反应过来。

        姒穆清眼底闪过一丝满意之色,如此情景,证明他对于兽形和人形的转变已经了熟于心。

        “诺。”姒穆清指了指自己刚刚放在桌上的衣裙,“穿上吧!”

        湿漉漉的眸子从迷茫到清醒,花了两到三分钟的时间。

        这让天儿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啊!!!!”

        天儿修长有力的四肢发力,她的行为比起人类更接近兽类,瞬间化作了一团光影。

        柔软的被褥被白皙五指抓住一展,    一抖。

        无限美好的娇躯被被褥遮掩,乍泄的春光被天儿自己好好掩住。

        红唇微撅,天儿把愤怒的目光投向姒穆清。

        “感觉怎么样?”姒穆清动作舒雅,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清澈的茶水中茶叶起伏不定。

        他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等待着天儿地回答。

        天儿的眼光变得幽怨无比,道:“很不错,但是下一次能不能给一个提醒?”

        “我……”天儿白皙的的脸颊通红,羞涩得难以启齿。

        姒穆清背部靠在椅背上,双手捧着香茗。

        “我是问你的身体,这种手段我是第一次用,不要给你的身体留下什么隐患才好。”

        天儿动荡的心情稳定了下来,不对劲,这个家伙怎么会好心关心自己的身体,而且刚刚那一股元气和现在忽然迈过了化形关卡,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

        姒穆清似是看出了天儿心中的疑惑,于是主动的把光影空间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天儿。

        天儿檀口微张,心中泛起一股复杂的情绪,她就知道,这家伙对她一定是别有所求!

        “所以你很快就要和我一起回到你的家了,开不开心?”姒穆清嘴角笑意浮现,问道。

        “你要去那里,凭借着天神级的修为一样能达成目的,又何必说要带着我回去?”

        天儿银牙微咬,她并不想要现在回去,更不想要这样回去。

        “天儿你不想家吗?”姒穆清微微挑眉。

        “不想!”天儿樱唇干脆利落地吐出两个字。

        “唔……”姒穆清忽然觉得自己再前往雪神山前,最好把天儿搞定。

        “那你想你的母亲吗?”姒穆清祭出了绝杀。

        天儿一怔,樱唇抿起。

        谷槒

        “母亲,她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天儿神色复杂难言。

        “你有空关心我,不如想一想该怎么面对我的父亲?”天儿不想提起这件事。

        “你不该提我的,你想要找真龙,看在你体内龙族血脉和实力的份上,父亲会很容易地答应你。”

        “但是你提起我就不一样了。”天儿声音充满了磁性,婉转柔媚。

        姒穆清稍一挑眉,天儿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逃婚出来的,你觉得父亲认为我会在什么情况下和一个男人返回雪神山?”

        “返回雪神山又是为了什么?”天儿嗓音平静,轻而易举地把注意力从自己的母亲身上扯开。

        姒穆清手臂一僵,他不是笨人,自然想到了会出现什么情况。

        “求婚……不,应该说见家长。”姒穆清说道,眉心忽然感觉到一阵刺痛,这是他的灵觉预警。

        啧,回去后我不会被娜儿打死吧?姒穆清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对!”天儿唇角勾起一抹笑容,笑意盈满了瞳孔。

        “没事,能解释清楚。”姒穆清说道。

        “你解释不清的。”

        天儿语气平静,只是嘴角的笑意越发嘲弄。

        “你看过了我裸体,也摸过了我的全身,而且还时不时的把人家拉到你的床上陪你睡觉,这是事实。”

        姒穆清嘴角一抽,道:“那是在撸猫!”

        “也就是你不否认你看了和摸了我全身的事情。”天儿白皙纤细的手臂在被褥中探出,修长完美的玉手伸出一根纤纤玉指点在自己娇嫩如花的唇瓣上。

        天儿眼底捉狭之色一闪而逝,大眼睛一眨一眨,泪珠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人家已经不纯洁,是残花败柳了,以后再也嫁不出去了。”

        姒穆清嘴角一咧,小丫头你还嫩的很。

        “怎么会嫁不出去呢?”姒穆清放下茶杯,走近天儿,俯视着她。

        “我这就去想我们未来岳父提亲,天儿,我不是那种提起裤子不认人的人。”姒穆清一只手抚摸着天儿的脸部轮廓,“现在先让我们做点夫妻爱做的事情吧!”

        “把生米煮成熟饭怎么样?”姒穆清幽幽的话语落在天儿一个人的耳畔。

        天儿抓紧了自己身上的被褥,眼神警惕,这个家伙不会兽性大发吧?

        两双紫瞳对视,一双从容淡定中有着无尽的神秘,另一双晶莹剔透,蒙着一层水雾。

        正当天儿的心警惕到了极点的时候,一阵咚咚的敲门在门外响起。

        “夫君在吗?”上官冰儿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天儿殷遥松了一口气,刚刚姒穆清看得她心底发慌,只觉得自己玩火自焚。

        “在,冰儿,你想不想夫君给你找个姐妹?”姒穆清目光灼灼的盯着天儿。

        天儿的香肩一颤。

        在门外听见姒穆清这句话的上官冰儿以为姒穆清终于要对上官菲儿动手。

        于是她眉眼弯弯,带着笑意注视某个女孩。

        “好啊,夫君那么完美,冰儿一定帮夫君一把。”

        “不用。”吱呀一声门开了。

        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三胞胎,姒穆清稍微陷入了沉默。

        上官雪儿清冷双目注视着姒穆清,对于他刚刚的话语表示奇怪。

        谁要做她们的姐妹?

        “大色狼……”上官菲儿一字一顿,脸颊微红,显然刚刚地话语被她听在耳中。

        姒穆清摸了摸鼻尖:“请进。”

        一直把人堵在门外可不好,现在那只白虎应该已经把自己收拾利落了。

        “额……”姒穆清一脸的尴尬。

        上官冰儿十分自然的走到姒穆清的床榻旁收拾起凌乱的被褥:“夫君居然还有午睡的习惯吗?”

        “一直以来都认为夫君所以的时间都用在……了修行上。”上官冰儿的声音出现了些许的卡顿,她的鼻尖闻到了另一种女子体香,既不是她的,也不是姐姐的,这种体香?上官冰儿黛眉微蹙,温柔似水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疑惑,她似乎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一张一弛,方符合大道。”姒穆清随口说道。

        上官菲儿扁了扁唇,看着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东拉西扯就是不肯说到重点,不甘地道:“大色狼,你是不是要走了?”

        房间中的声音瞬间沉寂下来,冰儿和雪儿美目紧紧地盯着姒穆清等待着他的回答。

        “没错。”姒穆清承认的很痛快,“拜访过雪神山后,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回到我的大陆。”

        上官雪儿眼神暗淡,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但依旧无法接受。

        “大色狼,你这个不负责任的渣男!”上官菲儿恨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