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情侣反目

第四百二十四章 情侣反目

        古朴典雅的长剑自虚空中出现,澄澈剑光落下,若湖光潋滟,朦胧中又带着斑斓的色彩,溅射出一缕缕剑气。

        周维清只觉得周围的一切在姒穆清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时发生了变化,充塞天地的邪气像是遇到滚烫热水的沃雪一样消融。看着仅仅被姒穆清搂在怀中,就像一朵被滋润的鲜花绽放出了耀眼的光彩,    美艳夺目。

        他有一肚子的恶毒话语想要倾吐,却被一股锋利浩瀚的剑气凝固了身躯。

        这毫不掩饰的力量,这熟悉的作风,让周维清真正确认了,那一天晚上,确实就是他。

        周维清的眼底怨毒之意翻滚,暗魔邪神虎的血脉邪气彻底控制住了他的心神,让他的意志彻底沦落在永无止境的邪恶之中。

        姒穆清全然没有看周维清一眼,    只是伸手轻轻拨开巫月寒额上粘连的秀发,动作轻柔,仿佛在触碰世界上最娇嫩的鲜花一样。

        慢条斯理地为巫月寒整理好了妆容,他才转身质问周维清。

        “周维清,你有什么想要对我解释的吗?”

        浩瀚磅礴如星辰天河的剑气流转在天际,周维清的心灵颤抖,死亡的阴霾犹如实质一般笼罩了他,来自暗魔邪神虎血脉的冰冷感知清楚地告诉他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就会死,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活他。

        周维清心脏紧缩,冰冷的杀机就像锐利的剑锋抵住他的眉心。

        “我不知道巫月寒是你的女人。”周维清语气艰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着巨大的屈辱,都会想要拼死一搏,纵然是必死的结局,也绝不会失了血气。可现在他只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于是他道:“若是知晓贱……巫大小姐是您的女人,    小子自然不会动手。”

        “小子给您道歉了,认打认罚绝无二话。”

        巫月寒瞳孔一缩,看着自己面前卑躬屈膝,    毫无气概,极尽谄媚,只为了苟且偷生的周维清,只觉得自己之前一颗芳心尽是错付流水。

        女人到底是感性的动物,纵使现在她的理性告诉她,周维清现在做得没错,只有活下去,才可以拥有未来,才能把今日的屈辱千百倍的报复回来。然而她的感性依旧在期待着他的冲冠一怒为红颜。

        然而现在巫月寒听到了什么,周维清说她是姒穆清的女人??

        可笑,太可笑了!

        巫月寒之前有多爱他,此刻心中就有多恨!

        之前周维清所做的一切,杀了她的闺蜜,她的教众,都没有此刻周维清的话语对于她的刺激之大,之深。

        自己在失身之后没有自裁,忍辱求全,    刻意逢迎,只为了让姒穆清可以放过周维清,如今却换来了什么?

        姒穆清饶有兴趣的看着周维清,他眼底那一闪即逝的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怨毒瞒不过他,他很好奇,巫月寒会是什么心态?

        钳制着巫月寒四肢百骸的力量不知何时已经撤去,巫月寒已经能够活动身体,然而她并没有挣脱姒穆清的怀抱。深深的注视了一眼周维清,道:“阳痿的废物!”

        她主动环住姒穆清的脖颈,踮起脚尖,献上莹润樱唇,丁香小舌主动伸出。

        巫月寒犹嫌刺激不够大,主动把姒穆清的手掌塞进了自己的衣衫中最为隐秘之处。

        周维清面色不变,只有心底翻滚着各种阴毒的念头。

        “你走吧!”轻飘飘的话语回荡在周维清的耳畔。他脸上惊喜之色闪过,行了一个礼,就转身离开。

        在周维清的身影消失后,巫月寒猛地推开姒穆清。

        姒穆清顺势后退了两步,顺便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衣衫凌乱的巫月寒,心底没有半点欲念。

        巫月寒俏脸冰冷,恨声道:“如你所愿了!”

        嗓音冰冷,她怎么看不出来,这才是姒穆清想要的报复。

        巫月寒蹲下身,背部靠着树根,双腿曲起,玉臂环住膝弯,俏脸埋入自己的山川之中,低声啜泣。

        姒穆清看着巫月寒的削肩时不时的抽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中最为无辜的或许就是这个天邪教的小巫女了。

        他想要安慰一下,却又觉得自己不合适,毕竟巫月寒如今的痛苦都是他造成的。

        谷絅

        ……

        周维清周身卷起一阵狂风,双腿狠狠地踏在地上,动作就像一只猎豹一样矫健,充满了爆发力。

        那一对奸夫yin妇,周维清心中狠狠的炮制着巫月寒和姒穆清,又想到自己失之交臂的上官冰儿,顿时各种阴暗龌龊的念头不绝。

        忽然周维清的身躯停下脚步,当然不是他觉得这点距离就安全了,而是有人挡住了他的路,一个他熟悉无比的人。

        清冷无双的少女亭亭玉立,手中提着一柄纯白的长剑,窈窕身姿,绝美容颜是他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存在,那一双青眸中再也没有他曾经熟悉的温柔似水,深蓝近黑的长发被紫金的发绳束成了一个高马尾,发梢垂落在她盈盈不足一握的纤腰之间,所穿的衣裳也不是他熟悉的军装,而是一套尊贵精致的白衣。

        他脑海里的阴暗就像被人用大斧劈开,消融在阳光之下。

        “冰儿……”周维清喃喃自语道,语气轻柔。

        清冷少女微微挑眉,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冷声道:“我名上官雪儿,冰儿是我的妹妹。”

        上官雪儿的话语让周维清清醒了过来,他清楚地感知到了眼前绝美少女那坚定不移的杀意。

        “是冰儿让你来杀我的?”周维清语气中带着不敢相信。

        “我是她的姐姐,还有不要叫她冰儿,你和她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上官雪儿声音肃杀寒冷,如腊月冬雪。

        剑尖抬起,上官雪儿体内浩瀚、轻灵、缥缈的剑气灌入手中剑器。

        周维清松了一口气,至少不是他心中女神要杀他,就连上官冰儿都没有想到,当初她顾全天弓帝国,忍着心中厌恶,倾力培养当时是一文不值的周维清,在他的心底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毫不客气地说,上官冰儿就是周维清心头的那一抹白月光。

        冰冷邪气游动,深邃幽暗的紫光在周维清身上散发出来,无形的威压扩散,这是周维清彻底掌控了体内吸收的那一块脊椎骨后才拥有的能力,并且激活了邪神血脉,正是因为如此天邪教才没有用手段控制他的生死,并且有机会接触到小巫女,至少在周维清的认知中还没有谁可以免疫这来自邪神血脉的威严,就算是天邪教的教主,也只是威力小一些。

        上官雪儿白皙如玉的剔透肌肤泛起莹莹光泽,整个人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女一样超凡脱俗。

        两年之中,姒穆清最用心指点的是上官冰儿,收获最大,进步最大的确是一心唯剑的上官雪儿,在姒穆清毫无保留的传授之后,上官雪儿毅然决然的废去一身天珠师修为,选择转换根基,成为了剑仙,两年的时间,上官雪儿不但修为尽复,而且更进一步。

        如今她手中的剑已不再是体珠凝聚的浩渺无极剑,而是用浩渺宫千年积累的珍宝,由姒穆清亲手铸成的神剑。

        神剑成型之日,上官天阳当场吐血,十一颗体珠中代表浩渺无极剑的那一颗体珠被生生抹去了凝形,浩渺宫中所有的浩渺无极剑凝形卷轴顿时化作飞灰,所有凝形师有关于浩渺无极剑凝形的配方都自记忆中硬生生抹去。

        缥缈的云纹在剑刃上流转,浩瀚剑气迸发,上官雪儿素手一转,神剑爆发出令人惊惧的力量,上官雪儿深埋在娇躯中的剑念催动,勾动天地人三才。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人发杀机,天地反复。

        上官雪儿这一剑融汇三才杀机,引动天地伟力,已经是她如今所能斩出的最完美,最强大的杀剑,柔荑舞动剑器,纤柔的身躯好似随风舞动的飘柳。

        剑光一绕,一砍。

        周维清就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躯向着清丽无双的少女攻杀而去,然后被少女信手挥剑斩成碎尸,这是谁这么蠢,被杀了还要被碎尸一次,周维清脑海中嘲讽的想道。

        然后随着视野下落,他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死了,那个蠢货,原来是我自己啊!这是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上官雪儿微微喘着粗气,这一剑,她也是第一次在生死搏杀中使用,效果之好,超乎预料。

        她看着已经被看成几截的碎尸,啐了一口,纤纤玉指提起自己的衣角,眼神嫌恶,素白的绣花鞋小心翼翼地踩踏着泥土,要避开所有被周维清鲜血溅射的地方。

        周维清刚刚的表现,在一旁旁观的她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她出手才会如此狠厉,断绝生机,碎尸灭魂。

        这种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居然为了活命亲口承认自己的女人是别的男人的女人,让她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彻底消失,于是干脆利落地将周维清杀了,为上官冰儿出气。

        上官雪儿提着衣角避过了周维清鲜血洒满的草木泥土后,飞快的朝着姒穆清和巫月寒的方向前进。

        清冷美丽的少女身姿如仙,穿过了丛林中,看到手足无措的姒穆清正口舌笨拙的安慰啜泣的巫月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