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孤苦无依的烨筠

第四百一十六章 孤苦无依的烨筠

        嫩葱般的玉指抚弄着胸前的深蓝色发丝,上官菲儿虽然没有说话,但一双美眸中的担忧却是谁都能看出来。

        磅礴浩瀚的锋锐气机流转升腾。

        上官雪儿的纤纤玉手握住浩渺无极剑的剑柄,盈盈的光华在上官雪儿的双眸中亮起。

        现在她对面的姒穆清从容而立,手掌握住纤细剑柄,宽厚剑刃中仿佛凝聚了星河之璀璨绚烂。

        两股无形的气扬碰滞、切割,无形的虚空在他们的剑意中浙渐扭曲,    扩散,就像两把惊天动地的剑器忠实的守护着他们。

        上官菲儿掏出两串糖葫芦,分享给上官冰儿。

        “妹妹,你说姐姐这是图什么呢?她又赢不了大色狼。”

        “大姐又不是为了嬴过夫君,而是为了验证自已的剑道,夫君说过,    唯有剑道是争杀之道,    想要论一个高低正确,就要经过一场场的剑诀,以理服人。”

        上官冰儿贝齿咬下一颗山楂,酸甜的滋味在唇齿间流动,令得她都绽出了一丝笑颜。

        上官菲儿只觉得自己口中的山楂好酸,好像要倒了牙一样,她当然知道这不会是上官冰儿自己的领悟,必然是姒穆请告诉她的。

        锵!

        一阵清亮透彻的剑吟之声渐渐震响四散,令得周围的剑器自发出鞘,在一阵铿锵声,一道道雪白剑刀在日光下闪耀,剑本就是所有兵器中最受欢迎的一种,哪怕是在天珠师的世界中也是一样,现在那些凝形了剑器的天珠师,都发现自己的体珠自然的凝形成剑剑器,和岛上弥漫的两股剑意呼应。

        万剑归宗,两女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个词,对于姒穆清和上官雪儿的剑道修为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仅仅是他们身体内透出的无形剑气就引得万剑共鸣。

        姒穆清感受着对面那一股纯净无暇的无上剑慧,    他的精气神渐渐混合,    剑念无形,却在扭曲着森罗万象化作自己的剑器,扭曲的虚空剑器碰撞,两股浩瀚力量同时消散无形。

        上官雪儿呼吸微微粗重些许,纵使是用一样的修为境界,只是单单比拼剑道造诣,她也有些喘不过气,恍惚间她似乎见到对面那一股生死为剑锋,乾天为剑脊,命运为剑柄,囊括日月星辰,包罗万灵寰宇的无上剑慧,这是她以前从没有见到过的景象。

        果然,越是进步,就越是能察觉对面的深不可测,上官雪儿吐出一口浊气,独属于剑者的凌厉和刚强支撑着她,继续攀登前进。

        “小心了。”姒穆清提醒道,掌中剑器颤鸣,体内所有的力量都被剑器吞噬,化为精粹锋锐的剑气凝聚蓄势。

        姒穆清身上的剑意引动万剑共鸣,如今,这些剑器也都受他的呼应而来,这些剑器的剑刃泛起蒙蒙的光亮,它们受到了剑中之仙的命令对着上官雪儿斩出了恐怖的剑气海啸。

        谷漰

        锋锐的气息充盈在空间中,上官冰儿和上官菲儿不得不拉开一段距离,刚刚的距离她们呼吸的空气都好像化作了利刃,带着剧痛。

        面对着这恐怖的攻势,上官雪儿玉容没有丝毫的变化,手腕一抖,雪白剑器划动,搅动了天地元气,风雨雷电。

        单薄的剑罡流转,剑劈海浪,只不过上官雪儿的劈的海浪是由无穷无尽的剑气组成,密密麻麻的剑光落下,却被上官雪儿身前一层层薄薄的剑罡阻挡,一阵闪烁明灭之后才崩碎成元气,重新化作了体珠,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借助浩渺无极套装的增幅和自己对于它的掌控,以及浩渺无极剑的强大,姒穆清这声势浩大无边的一剑没有伤到上官雪儿分毫。

        “不错啊!”姒穆清赞叹了一声,剑刃对准了上官雪儿。

        上官雪儿如冰雪般透彻的眸子注视前方,剑刃亮起,不断地挥洒出一道道的晶莹剑光,交织成层层叠叠的剑幕,阻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柔和剑气,上官雪儿的剑心示警,一柄古朴优雅的长剑对准了她的心口。

        姒穆清没有选择使用剑诀,现在上官雪儿和他的修为差距还是有点大,所谓的道,最后比拼的依旧是毫无花哨的力量,一力破万法。

        浩荡苍茫,撕天裂地的锋锐剑气从姒穆清的手中斩出,把视野中的一切都分隔开。

        上官雪儿正握剑柄,斩出了她自己领悟的一式剑诀,开始,剑气轻柔如水雾,丝丝缕缕的剑气穿透空间,就如雪山上的冰雪融化,雪水顺着山间的岩石流淌,汇聚,由流水汇聚成溪,再成为江河,最后百川归海。

        这一剑,上官雪儿同时演绎了水的至柔至刚至坚至寒。

        姒穆清眼睛一眯,原来如此,难怪浩渺无极冰心诀是浩渺宫的至强心法,云雾的飘渺,海洋的浩瀚,冰的至寒,这是将水的变化尽数纳入了掌中啊,世间的天才果然无数姒穆清内心感叹一声,大气磅礴的剑术一转,生生不息,流转变化,无穷的剑术变化而出,水滴、云雾、冰雪万千水之形态承载在他的水之剑意,以水对水。

        ……

        烨筠一个人行走在苍茫的大地上,单薄的衣衫穿在身上,袖袍被清风吹的鼓荡。

        荒芜的大地上,只有偶尔才能看见点点的绿意。

        “嗷呜。”

        烨筠皓腕之上缠绕着一条纯白的缩小版真龙,发出小心翼翼地吼声。

        “陛下,我们要去哪里?”光明圣龙声音微弱,生怕触怒了这位龙王,虽然他不知道这位龙王为什么会成为彻底的人类,但这不妨碍他对于神圣龙王的敬畏,对于她手中那柄斩龙刀的敬畏,那是龙族中唯一对龙特攻的武器,所谓的龙威,所谓的血脉压制对于非龙族自然是效果显著,但对于真龙之间就没有多少意义了,毕竟大家都是真龙,血脉的潜力或许有强弱,但本质都是一样,因此对于执掌生杀大权的神圣龙王敬畏之心反而更重。

        烨筠的眼神中露出一丝茫然,现在她的内心中满是迷茫,这在她漫长的生命中几乎没有经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