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丞相正在赶来的路上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丞相正在赶来的路上

        “大色狼你打算怎么夺取她的心,把她牢牢地拴在你的身边。”

        上官菲儿眼睛亮闪闪,五指握起,显得比姒穆清还要激动兴奋。

        “心?”

        姒穆清发出一声疑问。

        “我为什么要拿走她的心?拿走她的身就好了。”

        上官菲儿笑容一僵,怎么可以这样,这个大色狼不是占有欲超强的嘛,他不是一向要把身和心一起吗?

        这一点,    上官菲儿很有话说,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把巫月寒抛出来吸引注意力。

        当然报复周维清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上官菲儿眼底寒意森然,欺负她妹妹,不把他玩到死,她上官菲儿又怎么对得上浩渺小魔女这个外号。

        姒穆清拍了拍上官菲儿天灵。

        “走吧!”姒穆清背着手,    迈步向着天珠岛走去。

        “那些参赛选手你也看了,    还有什么吗?”

        “没意思。”上官菲儿扁了扁唇,“跟姐姐和妹妹比起来差远了。”

        这两年浩渺宫的资源加上上官冰儿的自己的努力和姒穆清的指点,上官冰儿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不仅如今已经是五珠的修为快要赶上上官菲儿,自身的战斗力也是拔高不止一筹,上官菲儿也只能依仗自己强一筹的修为强压。

        上官菲儿心中泛起愁意,姒穆清这家伙在调教很有一手,姐姐就不说了本来就比她强,如今更强了,姐姐和姒穆清传授的剑道简直是天作之合,上官冰儿也在这家伙的调教下直接去领悟风的真谛。

        “你皱着眉作甚?”姒穆清手指轻轻按在上官菲儿蹙出一个川字的眉心上,手指用力,抚平她的皱纹。

        “跟你有什么关系!”上官菲儿呲着牙,凶凶的模样在姒穆清的眼中可爱极了。

        “你是我二姨子啊!”姒穆清理所当然地说道。

        上官菲儿切了一声。道:“你调教巫月寒的时候我要在一旁看着。”

        “不行!”姒穆清说道,“这种事情你一个黄花大闺女看什么,不怕殃及池鱼吗?”

        “哼哼!”

        “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上官菲儿眼中狐疑。

        “这不是你叫我做的吗?”姒穆清捏了捏上官菲儿琼鼻。

        “我叫你做,你就答应啊!我不叫你祸害姐姐,    你答应了吗?”

        “都是借口!”上官菲儿说道。

        姒穆清脸色流露一丝尴尬,嘴角一扯,    上官雪儿确实是他没有把持住,毕竟上官雪儿身上那纯净如清水,明映万物的剑慧实在太合他的心意了。

        “总之,目的是为了报复周维清,而不是为了让你享受的!”上官菲儿强调道,语气是异常的认真,纤细五指用力抓住姒穆清的手腕。

        谷呸

        “我一定让你满满意意。”姒穆清笑容生寒,一股寒意骤然扩散,如果让史莱克学院或者那些邪魂师,就会明白他已经生气了,最好有多远跑多远,不然就像那个被他活生生千刀万剐的邪魂师一样。

        上官菲儿汗毛倒立,一股寒意从脊椎骨瞬间冲上天灵,她该不会放了一个魔鬼出来了吧。

        姒穆清伸了一个懒腰,无形的剑意流转,蒙蒙剑光冲霄,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的两种剑念犹如阴阳太极一样循环不息。

        “走吧!”姒穆清伸出手,上官菲儿玉手搭在姒穆清的手掌上,五指合拢握住了她有力修长的手掌。

        点点荧光亮起,就像是虚濛太空中的点点群星环绕,星光缭绕,如梦似幻,光辉流转,两个人的身影骤然模糊,周围的凡人眼中露出一抹迷茫之色,已然被抹去了那一幕的记忆。

        巫月寒欣赏着自己完美的娇躯,脚尖轻点,玉手轻轻划过,沟壑起伏,点点水珠在娇嫩的肌肤上滚落,俏脸上露出了骄傲自得之色。

        一件雪白的浴袍披上,掩住了活色生香。

        巫月寒伸手拉开浴室的拉门。

        她的小脸带着沐浴过后的舒适和慵懒,黑发湿润,浅灰色的眸子晶亮水润,肌肤红润光泽。

        待走到客厅中时,巫月寒的脚步猛然止住,娇躯绷紧,她一下子就进入了备战状态。

        丰神俊美的少年坐在客厅中自饮自酌,却自有一股风度和从容大气。

        “是你?”巫月寒目光冰冷,认出了俊美少年的身份,姒穆清,不过在这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可不认为是好意。

        “你好啊!”姒穆清抬眸,容颜清冷,笑道,“我是你就不会搞那些小动作!”

        一股磅礴浩瀚的剑气和力量瞬间充盈在这小小的房间中,凝滞了空间。

        巫月寒就像是凝聚在琥珀中的昆虫,动弹不得。

        “邪恶,黑暗,生命,唔,资质勉勉强请还可以。”姒穆清检查一遍巫月寒的身体,随口评价道。

        被姒穆清上上下下的摸来摸去,巫月寒脸上露出羞愤欲死的表情,红润涨满了她的俏脸,可能是羞的,但更大的可能是气得,任谁听见别人肆无忌惮的对自己评头论足都是如此。

        力量撤去,巫月寒娇躯一弹,拉开了和姒穆清的距离。

        “何必呢!”姒穆清摇摇头,空间倒转,巫月寒和他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开始拉近。

        巫月寒心神震动,深呼吸,长长的气息被她吐出,稳定住心神。

        “晚辈巫月寒见过前辈,家父天邪教之主巫云月,不知前辈是谁?家父或许认识?”巫月寒显得乖巧无比,脸上的表情顺从无比,似乎刚刚那用来杀人的眼神不是她的一样

        “哈,我可跟你们不熟。”姒穆清半带着嘲讽的说道,这幅姿态他可真是太熟悉了,那些弱肉强食的魂师们也是如此。

        “不过我来此,是要你做一件事情。”姒穆清手支着自己的侧脸,“若你答应,未来自有你的好处,说不得你这丫头还有机会触摸到自己看不到境界,比如天神境?”

        “不知道前辈要小寒做何事,又如何保证自己所说的话语呢?”巫月寒心中一松,知道自己性命算是暂时抱住了,但她依然谨慎无比的问道。

        姒穆清俊美的面容上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最后乃至于大笑起来。

        巫月寒心中发寒,不怕那些理智的强者,就怕遇到那些喜怒无常的疯子,毫无疑问此刻姒穆清就被她列入了疯子的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