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太乙六壬数开始了的丞相之路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太乙六壬数开始了的丞相之路

        姒穆清目光奇异,道:“你女扮男装不就好了?”

        “女扮男装又不能让我成为真正的男人。”上官菲儿理直气壮,“而且百合贴贴岂不是会让那个猥琐的胖子更开心!”

        “你这两年都看了什么?”姒穆清说道,他纯洁的二姨子已经彻底污了。

        上官菲儿眼神奇异的看了看姒穆清,跟他在一起,尤其是日日夜夜和姐姐妹妹一起,她要是还是那个纯洁的上官菲儿那才是不正常。

        琼鼻微拱,    青眸澄澈而冰冷无情。

        “你到底要不要动手,你不动手,我就去找其他人来,想必那些人不会介意多一个可供玩弄的奴隶。”

        上官菲儿眼角是涂了一层绯红色的眼影,魅惑危险。

        姒穆清伸手弹了弹上官菲儿的额头:“天真!”

        “那女人修为可是六珠,和你这个丫头一样。”

        姒穆清把巫月寒的信息抖给了上官菲儿,防止她玩脱了。

        “也就是说她也是圣地传人,    跟你一样哦!”

        “不过你们这一代中最出色的是雪儿吧!八珠修为,    真打起来,你们这些人都不够她打的。”

        姒穆清微微一笑,心中很是满意,上官雪儿的这份强大的力量。

        上官菲儿青眸一眯,姐姐和他虽为夫妻,但也是师徒,这两年在他的手中,姐姐的剑道可谓是突飞猛进。

        “哼!说了半天,你到底要不要对巫月寒下手。”

        “你姐姐知道这件事,非把你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姒穆清食指一点上官菲儿的眉心:“你就是这帮她们看住我的?”

        “把女人往我身边推?”

        “真是姐妹情深啊!”

        上官菲儿丹唇嘟起,小声道:“姐姐和妹妹又不在乎你有多少个女人!”

        “她们只在乎你爱不爱她。”

        姒穆清一听此话,顿时心情复杂难言,上官雪儿和上官冰儿是极好的女孩,值得他珍惜一生的人。

        “你到底要不要做?”

        “妹妹差点被人欺负,你就一点都不管?”

        上官菲儿后退两步,扬起脖颈,青眸抬起,目光灼灼。

        “你要我杀了他可以,    但做曹贼去报复,    免了!”

        姒穆清说道曹贼时,眉心微微一跳,似有心血来潮之感。

        他如今的境界越发接近剑道第三境,想要突破这一境界,对于天意命数的感应必须要清晰。

        唯有这样才可以一剑断天命,斩破自身命数,自己不再是命运长河中浮萍,随波逐流。

        不过这也有很大的好处,借助对于天意命数的感应,他短短时间内就把太乙六壬数精进到深处。

        太乙六壬数运转,一朵青色莲花徐徐绽放,仿佛沟通了虚幻无形的命运长河,不断的汲取命运造化气息。

        姒穆清的心神在青莲的庇护下短暂的跳跃到命运长河之上,俯瞰命运的流动。

        无数破碎的未来景象如同飞散的镜片在他的眼前掠过。

        “呃!”姒穆清下意识吐出一声痛哼!

        无尽信息的冲击他的元神,姒穆清瞬间中断了太乙六壬数的运转。

        上官菲儿眼底出现一抹关心,黛眉微蹙。

        谷濫

        “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速成的功法不太好控制而已。”

        姒穆清压下自己混乱的思绪,梳理未来信息。

        “速成?”上官菲儿黛眉一跳,“有什么隐患?”

        “不行,我带你去找大伯,让他带你去见光明圣龙。”上官菲儿急匆匆道。

        上官菲儿握住姒穆清的手腕,就要拽着他离开,却发现他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别着急,太乙六壬数是天机术数之道,我借助自己现在的特殊状态,迅速把它修成小成,可以短暂跳出命运,观望未来,从浩瀚无垠的命运河流中择取属于自己的未来。”

        上官菲儿嘴角一抽,青眸中显出惊骇,道:“这种逆天的能力,还好有所限制!”

        “逆天?”

        “不对哦!修炼天机术数的高手绝大部分讲的是顺势而为,从大势中捞取好处。”姒穆清平平淡淡的说道,精通天机术数的高手比之穿越前看了剧本的穿越者还麻烦,毕竟穿越者知道的是固定的未来,而天机术数算得是无穷无尽的未来。

        “这……也是,顺势而为自然要比逆天改命要强。”

        上官菲儿只能如此说道。

        “等等,你刚刚在用天机术数干什么?”

        上官菲儿反应过来,厉声问道。

        “没什么。”

        姒穆清接下来的话让上官菲儿美眸睁大。

        “我们去找巫月寒,丞相还是一份非常有前途的职业。”

        姒穆清紫瞳中眸光流转,神采变化。

        “你不是说自己对人qi不感兴趣吗?”

        上官菲儿嘴角划过一抹嘲讽。

        “但我亲爱的二姨子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会不答应吗?”

        姒穆清笑眯眯的,眼底闪过一缕寒光。他总不能告诉上官菲儿她女扮男装去调戏巫月寒结果翻车了。

        “巫月寒,菲儿能猜出那小丫头来自哪一个圣地吗?”

        姒穆清一转之前冷淡坚定的态度,反而显得很积极。

        “刻意隐姓埋名,自然是天邪教那群邪珠师。”

        上官菲儿语含不屑,他也确实是有这个资本,浩渺宫是圣地第一,而天邪教是圣地末尾。

        “邪珠师啊……”

        姒穆清摇了摇头,眼露奇异:“我看她眉眼未开,元阴饱满,仍然还是个雏,怎么会是邪珠师?”

        “邪珠师不是觉醒天珠时就把自己第一次交代出去了吗?”

        姒穆清满脸好奇的问道。

        上官菲儿狠狠地瞪了姒穆清一眼,道:“当然不是,邪珠师觉醒最重要的是祭品,用同属性的天珠和生命为祭祀,才能彻底苏醒自身的邪属性。”

        “邪就是邪,不论怎么掩饰,都不能改变其上从一开始就粘着的斑驳血迹,其下的累累尸骸。”

        上官菲儿语气冰冷,要不是猜出了巫月寒来自天邪教,她也不会提出这种建议,以防未来出现一个女魔头和魔君,还是让自己身边这个天赋天下第一的大色狼去吧!

        区区一个女魔头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上官菲儿想到这里,却是信心十足,青眸看了一眼身侧的姒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