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九章 半哄半骗

第四百零九章 半哄半骗

        上官冰儿一双丹凤眼妙丽多情,满满的情意毫不遮掩。

        姒穆清伸手一扯,一件雪白的衬衣就穿上了身,他的身体微微一动,上官雪儿就发出一声嘤咛,睫毛颤动,有着苏醒的趋势。

        上官冰儿狠狠一瞪,    双颊鲜红,嗔道:“夫君此刻已是早上,姐姐还在沉睡,你怎么能如此做法?”

        做法,我做什么了?姒穆清满脑子问号,他刚刚只是准备起床啊!

        然而看着上官雪儿那紧皱的黛眉,    淡雅如远山边一抹墨痕,    微微忧愁和痛苦浮现她的眉宇中。

        姒穆清伸手抚摸着上官雪儿的背部,光滑柔顺的背脊微颤,上官雪儿似是感觉到了自己正在被人爱护,于是她睡得更沉了。

        经过了这波解释,上官冰儿终于相信姒穆清没有白日宣yin,趁人之危。

        “姐妹共侍一夫,夫君怕不是尾巴翘上了天?”上官冰儿素手把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裳放置再一旁。

        “夫君好好陪陪姐姐,姐姐现在心中一定充满了孤独寂寞冷。”上官冰儿抿了抿嘴唇,“冰儿不会在这时候给你捣乱!”

        “瞎说啥!”姒穆清敲了敲床榻,半个身子探出,支在床上,伸手拉住上官冰儿的手掌,“啥叫捣乱,你是雪儿的妹妹,是我未来的媳妇子。”

        “我们都是一家人。”听着姒穆清直接的行动和话语,上官冰儿内心中恐慌和担忧稍减,至少确定可姒穆清没有喜新厌旧的坏习惯。

        上官雪儿咂摸咂摸嘴的模样,螓首挪移到姒穆清的大腿根,找了个舒适的地方枕着。

        完全没意识的鼻翼扩张,    上官雪儿纤细修长的大腿横跨。

        姒穆清和上官冰儿深情款款地对视,    彼此之间有着粉红色雾霭环绕。

        ……

        两年的时光就像流沙一样随风飘逝。

        有上官雪儿和上官冰儿两姐妹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姒穆清真得有些乐不思蜀了。

        而最重要的,他用两年时间半哄半骗的终于把烨筠送上了榻。

        “古月娜,姒穆清!”

        烨筠暴怒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姒穆清暗暗埋怨娜儿封印记忆的技术不牢靠,居然就这么解开了。

        姒穆清伸手接下烨筠暴怒下的秀拳,拳劲鼓荡,光明之力流转,翡翠色的瞳眸中有着紫色光晕流转,烨筠的表情失望而痛苦,衣衫半掩,晶莹肌肤上有着青紫的淤痕。

        “姒穆清,你太让我失望了!”烨筠丢下这句话,整个人化作流光消散。

        姒穆清伸手,却只是抓住了流落的荧光,显然这一次,烨筠是真正的失望和暴怒。

        “大色狼,翻船了吧!”笑嘻嘻的声音在窗户上传来。

        俏丽的佳人穿着宽松的练功服但仍然掩藏不住她家优良的传统,裤腿挽起,雪白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

        青色的瞳眸眨了眨,一头深蓝的长发垂落,在微风中飘扬,幸灾乐祸中带着吃瓜的满足感。

        来人正是姒穆清的二姨子,上官冰儿的姐姐,上官雪儿的妹妹。

        “翻船谁说的!”姒穆清翻了个白眼,掩藏起眼底的失落和心痛。

        哼!上官菲儿琼鼻轻轻发出哼声,道:“死鸭子嘴硬,你对那女仆的态度有异,可不只是我看出来了,姐姐和妹妹也是心中有数,只是她们不说而已。”

        谷琊

        “我亲爱的婢女,你这是过了赌约,所以又抖了起来?”姒穆清嘴角含笑,这两年,他得到了上官雪儿和上官冰儿所有的爱意,而且因为赌约也得到了了浩渺宫二小姐铺床叠被,端茶倒水的待遇。

        上官菲儿磨了磨牙,樱唇张开,露出两颗虎牙。

        “姐姐和妹妹今天有事……”

        “所以你要帮她们看着我,防止我拈花惹草。”姒穆清翻了个白眼主动为上官菲儿说出来了接下来的话,这个借口上官菲儿已经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只要冰儿和雪儿不在,一准缠着他。

        “然而你并没有帮她们看住我。”姒穆清悠悠的话语诛心。

        上官菲儿脸颊气得通红,什么叫她没有帮姐姐和妹妹看住,烨筠的错误在她吗?那丫头明明早就有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答应,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手一撑,上官菲儿从窗户处跃下。

        修长的美腿横扫向姒穆清。

        “啧!”姒穆清随意的一探手,就精准地握住了上官菲儿纤细的脚踝。

        “丫头,你这是想要教训我,还是想要给我送福利啊?”

        “你应该知道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才对啊?”

        “难不成你想要监守自盗?”姒穆清伸手脱下上官菲儿的绣花鞋,小巧玲珑的玉足套着雪白的纤薄丝袜,柔软丝滑。

        “大色狼!”

        “我是二姨子!”上官菲儿花容失色,腰肢弯曲双手撑地另一只也踹向姒穆清的小腹。

        姒穆清随手拿下,一只手握住她的脚踝,另一只手握住玉足。

        “丫头说你给我送福利,你还不信。”

        “二姨子又怎么了,丫头你是不是忘了你姐姐是我大姨子,你妹妹是我小姨子,我都对她们下手了,对你下手不是理所当然吗?”

        姒穆清的反问让上官菲儿心底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尤其是他们现在这个动作,她的双手撑地,柔软腰肢弯曲,双足被姒穆清的双手所掌控。

        也幸亏上官菲儿今天穿的是练功服,而不是往日的旗袍,不然早就春光外泄了。

        饶是如此,被姒穆清捉住玉足仍然上官菲儿不能释怀,不断用力挣扎,上官菲儿深蓝长发拖曳在地。

        “放开我!”

        上官菲儿心中平静,姒穆清双手捉住她的玉足,自然也不能对她做其它的事情了,因此她心中很是有恃无恐。

        而要是被她的姐姐和妹妹知道,绝对会笑话上官菲儿太天真了。

        “呀!好想舔舔!”姒穆清把上官菲儿裸露出的那只玉足贴近自己的鼻尖,似笑非笑的说道。

        上官菲儿心神一震,灵动的眸子中透出慌乱,玉趾蜷缩。

        这时,上官菲儿想起自玉足上曾经经历过的湿、麻、庠……

        美丽的容颜再不复镇定。

        “滚开,你这个变态足控,离我远一点!”

        “你说错了!”姒穆清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不是足控,我是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