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八章 杀神

第四百零八章 杀神

        无尽的戾气从古月娜这句话中透出,不论他们面上有多么的和谐,但根本的杀机从没有变过。

        莽荒古老的血脉气息从古月娜的娇躯中爆发,凶戾到了极点的煞气充盈,古月娜两根枝节虬扎的尖锐龙角,透露出无以伦比的锋锐,淡银色的龙鳞就像是流水一样在她的体表不断的游走,    隐隐凝聚成实质。

        古月娜的精神念力堪称浩瀚无边,强势镇压了周围的一切元气波动,所有的元素都在向她表示臣服之意,而古月娜的这一行为也影响到了另一处战场,原本依仗太虚星空内无比浓郁的天地元气联手抗衡潇和焱的七神失去了元素之力的帮助,瞬间就落入了下风,堪堪保护住了自己。

        拳印砸下,    苍茫的气血携带着浩瀚的天地伟力,    那是金龙锻炼到了极致之后所拥有的极致之力,    是银龙天地一息,身同自然,以人身御天地自然造化,化天地之力为己用。

        龙吟声之中有天雷劈落,如天地震怒,审判苍生。

        毁灭之神手中握住一柄权杖,上半部有着三角形的利角,杖身崎岖而嶙峋,纯黑的色彩犹如墨汁在流动,恐怖无比的毁灭气息散发,天雷之力被毁灭之力泯灭,吞噬壮大自身。

        人类肉身不如龙族,血脉不如龙族,但是在锻器这一方面完全可以蔑龙族,    正是凭借亲手打造的神兵利器,人类的修行者才拥有着不下于龙族的强大,    在那久远的过去是龙族之下的最强种族之一,甚至有了趁龙族内乱取而代之的底蕴。

        毁灭权杖,人类的五大超神器之一,神界最强的底蕴之一。

        毁灭之神高举权杖,层层叠叠的毁灭波纹荡漾,泯灭一切,生命女神叹气,目中透出一抹不忍和坚决,生命古树的虚影高涨,有擎天柱地之势,纤纤十指合拢,生命汲取,澎湃的生命之力倒卷入生命古树,古月娜身上有着丝丝生命之力抽离涌向生命古树。

        古月娜柳眉一挑,镇压天地的神识就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稳住了自己外泄的生命之力,秀拳击碎了空间,重重的砸落到了毁灭权杖之上,恐怖无比的破灭之力碰撞,空间就像一面破碎的镜子一样,无穷无尽的漆黑裂缝遍布其上。

        秀拳与权杖的碰撞却发出了金戈之声,冰冷肃杀的声音回荡在太虚星空中。

        咳,毁灭之神吐出一口鲜血,浑身力量疯狂燃烧,深紫色的光焰燃烧,注入毁灭权杖,权杖之上有着一枚小巧的拳印烙印其上,正是古月娜在刚刚碰撞的一瞬间留下的。

        “小紫!”生命女神脸上出现一抹焦急和痛苦,抬手便是藤蔓生长,在她的身上编织成了一套铠甲。

        “我没事!”毁灭之神抬手抹去嘴角不断溢出的鲜血,深紫色的神装附着,“小瞧她了,那一次的逃跑看来并不是因为她不如金龙王强大,而是理智的判断。”

        毁灭之神双眼化作深紫色的旋涡,神位在搏动,就如同心脏一样在不停的提供力量给毁灭之神。

        暗紫色的漩涡在毁灭之神的背后转动,吞纳着天地元气。

        青翠欲滴的参天大树巍然屹立,勃勃生机下是被埋葬的无尽死气。

        龙吟之后就是龙行,风起雨来,浓郁的元气液化成滴,滴滴答答地雨点掉落。

        古月娜踏步而行,她的纤纤玉手此刻已经成为了龙爪,五指锐利,竖瞳冰冷,森寒杀意冻结她眼里的一切。

        真正的大战这一刻才开始。

        恐怖的力量波动横扫十方封元法的空间,苍宇盘腿坐在十方封元法的中心,翡翠般的眼睛流淌过无数的光影,光影中无数的过去,也有无数的未来,这是翡翠巨龙将血脉天赋之力发挥到了极致,精修时间之后才能拥有的能力,坐观十方。

        苍宇嘴唇微动传音给潇和焱,告诉他们先杀水神,再杀光神,把未来的优势引领向自己。

        潇和焱听到苍宇的传音后,立刻转换目标,龙躯矫矢,弯曲收缩。

        空间之神心急若焚,最后发现无法破开十方锁元法,而水神又面临生死危机,空间之神在付了一只手臂作为代价后救出了水神。

        谷醔

        “不行,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不然我们会被这两条龙活生生打死!”空间之神对着所有元素之神传音道。

        “元素剥离刀?”风神迟疑道。

        “没错,神王正在和敌人交战,短时间恐怕无法分出胜负,那么破局点恐怕就在我们的身上。”

        诸神心中凛然,都是人类中的精英,自然知晓决断的重要性,于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人类七神这边是元素剥离刀,而潇和焱自然也没有干闲着。

        焱龙躯盘旋在上,至阳至刚,潇龙躯盘旋在下至阴至柔,水火之力升华阴阳之力,阴阳大磨盘,他们的这一招可以这么称呼。

        极招碰撞,森罗万象在余波下摧毁殆尽。

        ……

        啊!姒穆清打了哈欠,眼眶周围有着极淡极淡的黑眼圈痕迹。

        上官雪儿依偎在他的怀里,双腿双臂如同四爪章鱼一样紧紧的缠绕着姒穆清。

        俏脸上美目紧闭,梨花带雨,满是泪痕,清冷的美目间自有一股妩媚久久不散,丹唇莹泽,唇边又有一点点干涸的水渍痕迹。

        昨夜上官雪儿可谓极尽纵容,什么都可以答应他。

        姒穆清神清气朗,但总觉得眉心直跳,心底不安。

        他强行压下心底的不安,他还不至于刚刚睡了人家就把人家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丢下。

        吱呀,美丽的少女从门外走入。

        “夫君……”少妇声音幽怨,眼含深情。

        这来人自然是上官冰儿,三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却是第一个和他订婚的。

        姒穆清拉过被褥,遮住上官雪儿的娇躯和容颜。

        看着那鼓鼓囊囊的被褥,姒穆清这掩耳盗铃的行为,上官冰儿忍不住一笑,如百花盛开。

        “夫君,日后和姐姐一起的时候,考虑一下冰儿。”

        “冰儿可受不住。”

        上官冰儿脸颊羞红,强忍着羞耻对姒穆清说道。

        这秀色可餐的模样引得姒穆清食指大动,恨不得现在就把冰儿拉入怀中,好好怜惜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