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六章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四百零六章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澄澈的夜空如洗,星辰如同闪耀的钻石镶嵌在碧空中。

        月华如水,从玉轮上垂落人间,滋养万物,湖泊澄澈见底,一轮同样的圆月在水中荡漾。

        哗啦,二八佳人坐在湖畔青石旁,    一双水晶凉鞋放置在身边,娇嫩如美玉雕刻而成的玉足不断的掀起水浪。

        佳人黑发黑眸,眉宇间自有几分清冷和高贵,她的身材完美窈窕,没有一丝赘肉,气质清冷出尘、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一般,整个人犹如精灵一般充满灵气。

        一袭银白色连衣裙,裙边有着充满质感的纹络,    她的裙摆不长,刚刚及膝,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小腿,她的腿非常美,笔直圆润,增一分嫌肥,少一分显瘦,玉足沐浴在水中,清澈的水滴在玉足上滚落。

        佳人不是特别美,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如海上升起的明月一般,吸引着所有的光彩,她支撑在身旁的双手带着银色手套,那是完全镂空蕾丝状的,一直蔓延到肘部,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装饰。

        “姐,    一切搞定!”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出现在女子身边,    手里提着一柄普普通通的三尺长剑,    凌厉的气机流转,    一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极端剑气随着他来到这个世界,空间在颤栗,法则在哀鸣。

        “老弟,你说父皇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女子檀口轻启,吐气如兰,无形的力量抚平了空间,稳定了法则的运转。

        “这个时候?自然是在和娘亲讨论繁衍的大事呢!”少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青眸漠然,“今天好像就是父皇和娘亲洞房花烛夜呢!”

        少女尊贵华美的紫瞳一缩,道:“父皇还真是宠爱你母亲呢!”

        “难怪除了我父皇就只有你一个孩子,父皇在你母亲身上果然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少女挑眉,一股威严蕴藏在自己的眉宇之间,笑意吟吟,明艳而大气。

        “去下一个时间吧!”青眸少年低声说道,“不知道姐姐你究竟在干什么,居然要我在那只臭螃蟹上加点佐料?”

        “我也很无奈啊!”紫瞳少女捋了捋秀发,站起身,“毕竟天帝要逊位了,整个天庭都在暗潮涌动。”

        “所以就让我来镇压父皇和母后离开后的宇宙吧,现在先让我们去父皇曾经呆过的不存在于过去的时间线吧!”紫瞳少女和青眸少年身影消失在淡淡的流光中,时间的波动缓缓消逝。

        莹莹的月辉从窗外流入,雕刻着龙凤的红烛垂泪,新娘子就坐在床榻边上。

        一袭大红的嫁衣美艳夺目,偶尔裸露的肌肤雪白耀眼,红盖头垂落遮住了新娘子的容颜。

        吱呀,房门推开的声音,新娘子的身子微不可查的一颤。

        姒穆清转身关好门,心底微微一叹气,目光转到房间中,昏黄的烛火照耀着新房。

        “是穆清吗?”声音微微颤抖,是上官雪儿的声音。

        “是我。”姒穆清走到上官雪儿的面前伸手掀开了盖头。

        上官雪儿美丽无双的容颜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半点丹唇如玉润,一双凤眼似雀尾,青眸点点闪光却又透着旁人难懂的孤寂。

        姒穆清的手掌轻轻拂过上官雪儿脸颊,顺着她脸颊的曲线落下。

        “为什么?”姒穆清侧着脸问道。

        “因为我爱你。”上官雪儿丹唇轻启,这一刻她的声音没有颤抖,而是极为坚定的说道。

        “那一天我就告诉你了!”上官雪儿美眸直视,青色的眸子中是坚定而璀璨的光华。

        “太快了,现在就把你自己交给我,你未来会后悔的。”姒穆清说道,要说他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不想要现在就想要吃掉上官雪儿,感情是需要时间来酝酿的,只有经过了时间的磋磨,感情才能绽放出最完美的光彩。

        现在吃了上官雪儿,他得到的只是一具身体,他并不希望上官雪儿在未来后悔,他希望她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

        “不快!”上官雪儿笑颜璀璨,“我确实是爱上你了,穆清。”

        谷斖

        “此生不变,此心不变,此后不悔。”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上官雪儿身上一股柔韧的剑意超拔而出,那清晰无比的剑意清晰无比的诉说着她的剑道境界,叩剑心。

        “穆清,你不会认为,我现在都无法看清自己的内心吧?”

        “所以我很肯定我爱你,此生不变,少女的第一次的很重要,她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但当少女遇到自己的爱情时她们又会轻易把它地交给自己认为值得托福一生的良人。”

        “我确认了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的男人,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

        “我们要珍惜自己的每一天,每一秒,因此我才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

        上官雪儿声音倾吐,情感真挚而热烈,那是剑修的决意,也是剑修递出的剑,一往无前,生死无悔。

        “那么穆清,你的回复呢?”

        “今天就已经给了你回答啊!”姒穆清嘴角牵起笑意,“我会随随便便和一个人亲吻吗?”

        “你不悔,我亦无悔。”

        姒穆清说道:“此生绝不负你。”

        同样是剑修,他才明白上官雪儿在这里赌上的是什么,那是她全部的感情,剑修的剑递出,要么斩断阻碍,要么被人折断,不会存在第二种可能。

        他怎么会看着未来有可能和他并肩的剑修彻底的废去。

        姒穆清伸出手,清风流转,银壶从案桌上飞起,涓涓的晶莹酒液从壶嘴中倾倒而出。

        两枚酒杯很快就盛满了晶莹剔透的酒液,酒液透彻见底,浓郁的酒香四散。

        “这是我和冰儿洞房花烛夜时喝下的交杯酒,剩下的本想留着做个纪念,没想到今夜会又喝上了。”姒穆清端着酒杯说道。

        上官雪儿端着酒杯的玉臂伸出,笑道:“说不定还有第三次哦……”

        “菲儿可是说打死她都不嫁给我。”

        饮下合卺酒,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上官雪儿脸颊艳若桃李,笑语吟吟:“穆清,你说我和冰儿谁美?”

        “我要听真心话。”上官雪儿手指扯住他的衣袖,青眸中泛起一层水雾,声音清冷中带着几分娇憨。

        姒穆清伸手解开上官雪儿身上的嫁衣,鲜红的嫁衣一件件的褪去,红烛被一阵清风吹过,火苗熄灭前的微弱光亮只能看见一具绝美的玉体横陈,然后就淹没在了黑暗中。

        “不要!”

        “你还没有跟我说呢?”

        “我和妹妹谁更漂亮?”

        ……

        黑夜中有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