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五章 君是星月耀暗夜 我为萤火助君辉

第四百零五章 君是星月耀暗夜 我为萤火助君辉

        时间在悄悄的流逝,上官菲儿通过换装一个人展现出了数十种不同的色彩。

        所谓人靠衣装,而上官菲儿就是那种衣服架子,可以和任何一件衣服组合在一起,然后产生膨胀般的爆炸反应。

        妩媚的少妇,清纯的小妹妹,成熟的大姐姐,    强势的女上司,可靠的学姐,依恋的学妹……

        姒穆清今天可以说是看到了上官菲儿变化无双的一面,种种身份和气质拿捏的死死的。

        今夜月明星稀,月华如水,疏影横斜,    星光暗淡。

        “谢谢。”上官菲儿最后选择了那件白色旗袍,    穿着离开。

        “帮你买件衣服而已。”姒穆清随口一说,    并不放在心上。

        “我是指你陪我逛街,这一次的感受很不错。”

        上官菲儿唇边笑意涟涟,可以看出她的心情愉悦。

        “三妹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上官菲儿远远地就看见倚在阁楼栏杆上眺望的身影,于是她很识趣地离开。

        “再见。”

        姒穆清和上官菲儿分离后,就找到了上官冰儿。

        “夫君。”上官冰儿俯身行礼,姒穆清伸手托住了上官冰儿的玉臂。

        “搞什么,咱家又不是礼制严苛的风格,你没必要这样。”姒穆清略显无奈的说道,不知道两个老头子教了上官冰儿什么,现在她反而有了一种相敬如宾的感觉。

        “夫君不打算按照皇帝管理后宫的方法来处理自己的关系吗?”上官冰儿黛眉一挑,青眸似水中涟漪,微微荡漾。

        “皇帝?”

        “你老公我为什么要做皇帝?入世是为了修行,出世才会是最终的结果,我修的是道,走的是剑仙的道路。”

        “皇帝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姒穆清撇了撇嘴,道。

        “权力财富这东西你家夫君从来就看不上,理想梦想还有美色这才是你夫君看不穿的东西。”

        姒穆清说着,手掌轻抚上官冰儿纤细的脖颈:“你夫君回去的时候会带上你们的。”

        “美色,    你们,夫君还打算找姐妹啊?”上官冰儿绝美的俏脸上露出幽怨,就是温柔如她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夫君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家里带。

        “我是人啊!又不是神,自然有自己的七情六欲,贪花好色又怎么样了?”姒穆清脸皮极厚。

        上官冰儿扁了扁唇,心中一阵绞痛,有心想要放弃,却又舍不得,于是只能忍受这份痛苦,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也是后来者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专一呢?

        “夫君。”上官冰儿青眸宛如天上的皎月,“姐姐们是什么性格?很难以相处吗?”

        “姐姐们又会怎么对待我?”上官冰儿温柔似水的俏脸上难得出现了忐忑不安的表情。

        姒穆清眼神一变,然后说道:“她性格蛮好的,你和她应该相处起来比较融洽,其他人你不用在意,只要和娜儿打好关系就好。”

        上官冰儿眼帘低垂,心中盘算。

        谷缇

        “嗯。”上官冰儿轻轻地答应了一声,垂下的发丝在隐没的在星夜中,淡淡的银辉披肩,霜气凝寒。

        “我们先回去吧。”姒穆清看着上官冰儿娇躯在寒夜中微微颤动,显然是这天珠岛夜晚的寒冷难以忍受。

        “不要。”上官冰儿玉手扯住姒穆清的衣袖,一双青眸如水,可怜兮兮的看着姒穆清,“我们就在这里,你陪我数星星好吗?”

        姒穆清只得把自己的外套拿出了给冰儿披上,语气宠溺道:“好吧!”

        一只手握住上官冰儿不堪一握的盈盈细腰,清风流转,姒穆清和上官冰儿就飞了起来,落在屋脊之上。

        清风吹拂,淡淡的少女幽香飘散在夜空之中。

        一袭深蓝长裙包裹上官冰儿的娇躯,纤细腰肢被一条玉带束起,显出上官冰儿那骨肉匀称的身段。

        “夫君,二姐身上的衣服是你买的吧?”上官冰儿语含幽怨,她刚刚远远就看到了姐姐身上那一身显眼的白色旗袍,白藕般的玉手放置在小腹处,右手轻轻抚摸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

        “我和菲儿去逛街了,顺便买了一个小礼物给你。”姒穆清伸出手,一枚羊脂白玉镯出现在他的手心,“想要吗?”

        “要!”上官冰儿脱口而出,然后才发现自己表现的太过急切。

        她大大方方地接过手镯,羊脂白玉晶莹剔透、细腻温润,和上官冰儿雪白的肌肤相得益彰。

        上官冰儿转了转皓腕,巧笑嫣然,一个转身,深蓝的裙摆如盛开的蓝色妖姬,妖艳迷人。

        “夫君,我美吗?”

        “转眄**,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姒穆清用了《洛神赋》中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上官冰儿双颊泛晕,道:“夫君的这些甜言蜜语还是用在姐姐的身上吧!”

        “冰儿此生已经是你的人了,可不用听你这抹了蜜糖的嘴巴。”上官冰儿说是这么说,但眼眸半弯,唇角含笑明显被哄得极为开心。

        姒穆清挑眉,道:“这都是真心的赞叹,岂是甜言蜜语?”

        “夫君一会儿的嘴巴也要这么甜哦!把姐姐哄得开开心心。”上官冰儿玉指轻轻点住姒穆清的嘴唇,半个身子倚在他的身上,吐气如兰。

        “姐姐现在就在我们的新房中哦!”

        “夫君,今天是你和姐姐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冰儿就不打搅你了。”

        上官冰儿脸颊红晕渐深,道:“时间虽然紧迫,但是夫君,一定要给姐姐一个完美的第一次哈!”

        说完,上官冰儿捻着裙角,就跳了下去,青色的风元素聚集,让上官冰儿平安落地。

        姒穆清嘴角一抽,他当然知道上官雪儿就在他的阁楼里,但他真得没有想到进展会这么快。

        洞房花烛夜,他们既没有订婚,也没有举办婚礼,哪里来得洞房花烛夜。

        但上官冰儿的说法,无疑是说上官雪儿已经在等着他了。

        等着他取走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

        姒穆清心神一动,吐了一口气,向着阁楼里面走去,他总要去见一见自己的大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