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二章 轮番出场的三姐妹二

第四百零二章 轮番出场的三姐妹二

        声音中带着丝丝寒意。

        “本姑娘就是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上官菲儿大眼睛怒睁,青色的双瞳如同蕴藏着灵动无相的长风。

        “就是花心,所以才会对你下手啊!”

        上官菲儿质问的语气一滞,你说的好有道理啊!我竟无言以对。

        “二妹,要不你就从了吧!”

        上官雪儿从上官菲儿的耳畔轻声说道。

        “不,打死我也不要!”

        “我就是死,    就是从天珠岛最高的地方跳下去,也不会便宜这个大、色、狼!”

        上官菲儿盯着姒穆清,一字一顿道。

        上官雪儿微微挪开目光,姒穆清伸出手指勾起上官菲儿瘦削的下巴。

        “你……放开我!”上官菲儿抓住姒穆清的手腕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臂。

        “你记住你今天的话哦!”姒穆清的侧脸贴着上官菲儿的侧脸,转手就把她搂在怀里,声音在她的耳畔悠悠响起。

        “记住又怎样?”上官菲儿双臂挡在胸前,    一副防狼的模样。

        “你又不能对我用强!”上官菲儿洋洋得意,    “只要我不对你动心,就不用怕你!”

        “菲儿啊……”姒穆清拉长声音,五指按在她的腰间,“女孩子的爱情可是很难揣度的哦!”

        上官雪儿清冷的容颜上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她发现自己好像便宜了自己的妹妹,正是她各种诱惑,三妹冰儿推波助澜才有今天这一吻,然而在开始和她突破朋友关系后,穆清就开始对自己妹妹展现了侵略性,这是抱着已经拿下了两个,所以最后一个也不能放过的心思吗?

        上官菲儿娇哼一声,她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喜欢他。

        娇躯一扭,上官菲儿的身躯展现出了惊人的柔软和协调,就像一条游鱼轻而易举地从他的怀抱脱离。

        “大色狼,我要和姐姐谈一谈,你要阻止吗?”

        上官菲儿捏住自己的脸蛋做了一个鬼脸。

        “请,二楼有空房间,放心,    你们姐妹的体己话,我肯定不会偷听的。”

        “哼,谁知道你会不会说一套做一套!”

        上官菲儿随手拉住自己的姐姐,拽着她往上走。

        上官雪儿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握住皓腕的五指上传来的力量不强,但透着不可置疑的决心和意志。

        上官菲儿半强迫的把自己姐姐拉上了二楼的房间。

        楼上一间小小的房间中,两姐妹坐在床榻上,两张一模一样的绝色容颜面对面。

        “姐,我问你。”上官菲儿先开口,打破了沉寂。

        “刚刚我不来,你会不会顺水推舟把自己交给他?”

        上官菲儿压根不信这两人没有察觉自己的到来。

        上官雪儿神情一滞,她怎么知道。

        “二妹,你知道我……”上官雪儿弱气的开口,想要解释。

        “姐!”上官菲儿打断了她的话,“我只想听是,还是不是,解释的话一会儿再说。”

        “是。”上官雪儿的声音微弱,细若游丝。

        上官菲儿心神一惊,她只是猜一猜而已:“你不觉得太便宜他了吗?”

        “妹妹,我不能光明正大的嫁给他的。”上官雪儿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落寞和孤寂,“我是浩渺宫的继承人,不能和妹妹一起嫁给他。”

        那我就可以吗?上官菲儿贝齿紧咬,她也希望未来自己的夫君全心全意的只爱自己一个人。

        “所以我永远都见不了光,只能和他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上官雪儿落寞无比地说道,如果有可能谁愿意偷偷摸摸的和心爱之人在一起。

        如果可以,她自然更乐意在洞房花烛夜把自己彻底托付给自己的夫君,而不是随随便便把自己交出去。

        “大色狼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账!”上官菲儿恨恨的说道,大姐的孩子一定要姓上官,所以她的夫君必然是入赘的赘婿,而这一点姒穆清是不会接受的。

        “那你也不必……”上官菲儿

        “二妹,三妹告诉我,他并不属于这里,他只是一个过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了,所以至少在他离开前我要留下一样属于他的东西。”

        上官雪儿手指轻轻的敷在自己的小腹上。

        “你……”上官菲儿看着自己姐姐脸上那飞蛾扑火的决意,说不出什么话来。

        “冰儿……也是这心思?”上官菲儿的眼帘低垂,心中为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不平。

        “是啊!”上官雪儿握住了妹妹的温暖的玉手。

        “那你还想要我嫁给他?”上官菲儿撅起唇瓣。

        上官雪儿微微挑眉,眼底闪过一丝讶然:“只是一个名头,需要借此让伯父把你的婚事不断向后推,而且穆清确实很好,你的梦中情人是什么模样,我还不清楚吗?”

        “穆清绝对符合你的条件,而且咱们三姐妹一直在一起不很好吗?”上官雪儿靠近上官菲儿,把她轻轻搂进自己的怀里。

        “那我也不嫁。”上官菲儿异常坚决。

        “我也不希望你这时候嫁给穆清。”上官雪儿开口道。

        “啊?”上官菲儿的头顶冒出几个问号。

        上官雪儿摇摇头,示意上官菲儿不要问下去了,她不会告诉现在姒穆清撩她是抱着集齐三姐妹的想法的。

        “菲儿,三妹起步较晚,母亲虽然给她打好了根基,但要让她追上圣地年轻一代的水准,冰儿接下来一定陷入长时间的苦修中。”

        “我又是浩渺宫的继承人,不能一直陪在穆清的身边。”上官雪儿双手握住上官菲儿的手掌,“拜托你了,菲儿。”

        “啊!”上官菲儿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姐姐拜托这种事情。

        谷鍯

        “穆清一向心软,见不得女孩垂泪,他又喜欢美女,所以菲儿麻烦你帮我和冰儿,在我们不在的时候看住他。”上官雪儿言辞恳切,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身边环绕的女人越来越多。

        “放心,我一定办到。”上官菲儿一听自己姐姐的拜托,立刻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监视大色狼,自己的姐姐和妹妹哪一个不是优秀出色的美人儿,想娶她们的优秀男子可以从中天城排到浩渺大陆边缘。

        凭什么,自己的姐姐和妹妹要这样飞蛾扑火!

        一想到这一点,上官菲儿对于姒穆清的怒气就无限膨胀。

        上官雪儿伸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扣子,缓缓褪去自己的衣衫,裸露出晶莹如羊脂白玉的肌肤。

        “姐!”上官菲儿吃惊地看着上官雪儿,不明白自己的姐姐这是要干什么。

        “换衣服,你不能用自己的样子在这里吧!记住了你是雪慕清,是这里的老板娘。”

        “呀!”上官菲儿明白自己姐姐是让自己在这里代替她的身份,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一丝古怪。

        上官雪儿身上只剩下了纯白的亵衣遮掩着要害。

        “快点!”上官雪儿催促道。

        “好好。”上官菲儿手一掀,脱下了黑色卫衣,黑色的抹胸露出晶莹的半月,纯黑与莹白的交错显得诱人无比。

        两姐妹互换了衣衫,上官雪儿把长发盘起,用兜帽垂下的阴影掩住自己的绝美容颜。

        “姐姐,放心,我一定为你和妹妹把大色狼看住。”上官菲儿挥了挥秀拳,双眸如弯月。

        看着上官雪儿利落地从窗外翻了过去,上官菲儿的表情冷了下来。

        她和姐姐、妹妹的性格都不同,她可不会惯着姒穆清,姐姐和妹妹知道他要离去,选择顺从,只想要留下一个念想和寄托,而她要为姐姐和妹妹把他拽下来。

        上官菲儿缓步向着门外走去,来到栏杆前,她低下头,檀口开阖,嗓音柔和动人的。

        “夫君,还请上来一趟,清清有些话想要告诉你。”

        姒穆清举着水杯的手一顿,这气机是菲儿那丫头,雪慕清,这还真成了她们的公用马甲了?

        “好啊,老婆!”姒穆清放下水杯,眼底盈满了笑意,经过他撩菲儿这件事,雪儿应该放弃了把她塞到他怀里了吧,可以接受姐妹共侍一人,不代表可以看他把自己的妹妹当成自己的一部分。

        姒穆清走上楼梯,来到了最尽头的房间。

        房间虽小,但五脏俱全,空间中充盈着两种不同的女孩体香,姒穆清轻而易举的分辨出其中一种清新淡雅的香气是上官雪儿的体香,另一种体香精致而馥郁,深邃的芳香中融入了销魂蚀骨的感觉,透着一种奢华而感性的味道。

        姒穆清深吸一口气,然后惊讶地看向上官菲儿。

        “香香公主?”姒穆清闻到的香气越发馥郁,充盈在他的口鼻中,没有那种过于浓郁而带来的厌恶感。

        上官菲儿顿时炸毛,为自己姐姐和妹妹,她们多好的妻子,常人得其一便视若珍宝,捧在手心里,而他还在不断的撩人。

        “说香香公主是谁?”

        姒穆清一愣,然后说道:“我在说你啊!”

        “你闻闻,那种结合了成熟优雅和性感撩人的体香不是来源于你吗?”

        上官菲儿脸色一变,身有异香,这是她小时候就开始用各种方式抑制的东西,这香气配合上她的容貌身材,对上男人,足以让他彻底失去理智,化身为情欲的野兽。

        悄悄的挪动脚步,拉开距离,上官菲儿很确定一但自己的体香浓郁到一定程度很可能使得姒穆清失去理智,就凭现在的状况怕不是会被他彻底拿下,比姐姐还要早的把身体彻底交给姒穆清。

        “大色狼你冷静,心平气和,不要再呼吸了!”上官菲儿对着姒穆清娇咤道。

        姒穆清眼神奇怪,不明白为什么上官菲儿大惊失色。

        上官菲儿只得快速把事情解释了一遍,浓浓的悔意啃食她的内心,她平日的衣服都是特制的,可以散发另一种香气中和着她的体香,但时间过得太久就连她自己都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讶然失笑后,姒穆清不禁说道:“原来你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香香公主。”

        “放心,我还不至于被你的体香变成一个畜生。”

        姒穆清在一边说道,一边轻嗅。

        “真好闻。”发自内心的赞叹让上官菲儿心尖直颤,生怕他下一刻就兽性大发。

        过了许久,上官菲儿才平静下来,愕然问道:“我的体香对你没用?”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姒穆清翻了个白眼,修行之后,身体会自然免疫诸多毒素,哪怕伟哥这种不属于毒药之物,只要他不乐意,也不会产生半点影响,这来源于他对身体的绝对掌控力。

        否则这么多年的修行,都修行到狗的身上去了?姒穆清就算做不到无视天下一切毒药,但也可以无视大部分了。

        上官菲儿青眸中带着复杂的情绪,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难不成是天命注定吗?

        定了定心神,上官菲儿把自己脑海中的胡思乱想丢了出去。

        “大色狼,说,你是不是把姐姐和妹妹视作玩物,只想要玩一玩,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一点责任都不负?”

        上官菲儿青眸中神光流转,五指攥握,唇角紧紧抿起,一种紧张出现在了她的心底。

        “呵!”姒穆清冷笑,“上官菲儿你把当成什么人了!”

        “冰儿和雪儿从来不是我的泄欲工具。”姒穆清剑眉跳动,以他的剑心平静程度,这一刻也被上官菲儿的话语气得三尸神暴跳。

        “那你是不是一定会离开,再也不见姐姐和妹妹,把她们抛下在这里?”上官菲儿松了一口气,继续追问道。

        至于姒穆清的愤怒,她全然当作看不到,毕竟她又不喜欢他,何必在意他的看法。

        姒穆清嘴角一抽,难怪最近冰儿夜夜痴缠,他还以为冰儿是越菜越爱玩,原来如此,那么清冷的雪儿在恢复正常后,攻势不但没有缓解,反而进一步加强,也可以理解了。

        不过他只想要告诉她们想多了。

        “上官菲儿,你知不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句话。”

        上官菲儿当然知道这句话,而姒穆清说出这句话,就意味他会带着姐姐和妹妹离开。

        “哼,大男子主义!”

        上官菲儿点评了一句:“不要得意,冰儿自然是万般随你,但姐姐可不会。”

        她洋洋得意,姒穆清要抛弃姐姐或妹妹,她万分不乐意,但姐姐抛弃姒穆清这头大色狼,喜闻乐见,喜闻乐见,她举一百个手赞成。

        姒穆清紫瞳收缩,她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