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一章 三姐妹一

第四百零一章 三姐妹一

        窈窕的背影在厨房中忙碌,透着一起烟火气。

        人烟消逝,过了清晨,面馆也渐渐安静下来。

        “早知道该开个酒馆的?”姒穆清一只手支撑着下巴,坐在沙发上,显得异常咸鱼。

        “嗯。”上官雪儿冷冷清清地点了点头,束成马尾的头发微微甩动。

        姒穆清看着冷淡异常的上官雪儿感到了不适应,    啧,矫情,他在心底暗暗唾弃自己。

        “慕清。”姒穆清声音顿了下,这样叫自己的名字还是第一次,“你平常和过去的生活什么样,能够给我讲讲吗?”

        “没什么好说的。”上官雪儿简短地概括道,“练剑,    修行就这样。”

        上官雪儿平淡的话语中透着习以为常的漠然,    那种孤独就像冰山上累积的冰雪。

        姒穆清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那种孤寂感就像一把利刃刺痛了他的心。

        上官雪儿青眸如常,微微侧了侧脸庞,脸上略带着些许奇怪,她刚刚的话应该没有任何异常啊!怎么姒穆清的眼神一瞬间就变了,带着怜惜和心疼。

        姒穆清伸出手摸了摸上官雪儿的头顶,想了想,走把上官雪儿搂入怀中。

        “雪儿。”轻轻的声音带着发自内心的怜爱和同病相怜之感。

        上官雪儿只觉得阳刚的气息笼罩了她,让她笔直的娇躯酥软,半依偎在姒穆清的怀里,她觉得姒穆清误会了什么,不过她很乐意他误会。

        “我和你一样,我的母亲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姒穆清双臂环住上官雪儿的娇躯。

        上官雪儿心中一颤,纤细有力的玉臂反搂住姒穆清,柔软脸颊贴在他的胸膛,晶莹耳郭注意听着他的心跳。

        “穆清,    你这是在趁机占我的便宜吗?”上官雪儿声音冰冷,但她的行为却和她话里的意思截然相反。

        她紧紧的搂住姒穆清,玉足脱下凉鞋,    小腿上套着洁白的长筒袜。

        姒穆清探手,捉住了上官雪儿调皮的玉足,放在手心中把玩:“雪儿,你这行为和你话里的意思不一样。”

        上官雪儿白玉般的肌肤上显出红晕,青眸中多了几丝撩人的媚意和羞涩。

        让她的心神不自觉的颤抖,双颊艳若三月桃李。

        “人面桃花相映红!”姒穆清说道。

        “这里哪有桃花?”上官雪儿丹唇微翘,调皮的玉趾弯曲勾着姒穆清的掌心。

        “怎么没有?”姒穆清摊开一只手掌,天人般若功和天地长生策同时运转,磅礴浩瀚的生命气息中七彩神光流转,光晕之中,隐现各种大自然的异象,隐隐可见冰雪、烈焰、雷霆、大地,七彩缤纷,瑰丽玄奇,一枚桃核凭空出现姒穆清的掌心中。

        碧绿的嫩芽破开外面的硬壳,迅速地生长,壮大,贪婪地汲取姒穆清身上涌现的磅礴浩荡的生命之力。

        这惊世骇俗的一幕让上官雪儿情不自禁的掩住了大张的檀口,都忘记了自己诱惑姒穆清的行为,一只玉足乖巧地被姒穆清另一只手握住,再也没有挑逗的行为。

        转瞬,一株桃树出现在了屋里,粉白的桃花沉甸甸地压在枝头,挤挤挨挨,显得明媚而张扬,淡淡的桃花香气霎时充满了屋中。

        轻轻地一阵风吹过,粉白娇嫩的花瓣顿时四散飘落。

        姒穆清和上官雪儿在桃树之下,花瓣就像四落的雨滴,粘在了他们的身上。

        上官雪儿这一刻再也无法保持自己清冷,她伸出手,捏住一片花瓣,柔嫩的触感,淡淡的香气无不在告诉上官雪儿这就是真正的桃花,不存在任何的虚假。

        “这怎么可能?”上官雪儿喃喃自语,玉指一划,花瓣一分为二。

        上官雪儿的目光渐渐从惊骇欲绝转变成了钦佩仰慕。

        “想要吃桃子吗?”姒穆清耸肩,问道。

        上官雪儿轻摇螓首。

        “唔......”姒穆清若有所指,笑道,“要不你请我吃你的蟠桃?”

        上官雪儿看着姒穆清眼底的捉狭,忽然笑了,抽回了姒穆清掌中的玉足。

        精致的容颜上,丹唇一点点勾起,笑花缓缓盛开,如冰河解冻,带着万物复苏的活力。

        上官雪儿玉指点在了丹唇上,浑然天成的魅惑之感搭配她纤细曼妙的身材,上官雪儿主动向着姒穆清压迫前进。

        一条纤细修长的腿猛然抬起,啪的一声抵在了树上,配合着双手,和姒穆清造出的桃树成功地完成了一个近乎壁咚的动作。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姒穆清吓了一跳,他只是起了调戏的心思,打算看看上官雪儿满面羞红,羞不可抑的模样,怎么这反应和他预料中的完全不一样,如今所有的道路都被上官雪儿封死,想要出去,只能通过少女娇柔的身躯。

        姒穆清呼吸的都是桃花的香气和上官雪儿身上的薄荷香气。

        不知何时上官雪儿已经解开了自己的发绳,深蓝的长发顺着背脊垂下,一直到挺翘的臀部,在她发梢的末端,隐约可见深邃的黑色。

        上官雪儿的肌肤犹如最上等的羊脂美玉,五官搭配的没有一丝瑕疵,高挺的鼻梁下是嫣红的唇瓣,如肆意盛开的玫瑰花一样,美丽而带刺。

        那双熟悉的青眸中带着一丝咄咄逼人的侵略性,完全不同于上官冰儿温柔如水的眼神侵略如火,这种相似而又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带给了姒穆清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姒穆清看着她娇艳的唇瓣,娇躯紧紧地贴着,白皙如玉的脸蛋距离姒穆清只有几厘米远。

        简直就像是在发出无声的邀请。

        “大姨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姒穆清再次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呼吸间都可以感知到彼此的热气,暧昧旎旖的粉色笼罩了两人。

        “坏蛋!”

        上官雪儿轻轻叱骂道,这个时候叫她大姨子,是想要为他们之间添加一层突破禁忌的快感吗?

        但她那轻柔的语气完全听不出半点生气的感觉,反而更像情侣间的撒娇。

        姒穆清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应,他还可以再坏一点。

        他双手捧住上官雪儿嫩玉的脸蛋,微微俯首。

        门外,一道身影穿着黑色卫衣在向里面窥视,黑色兜帽垂下的阴影遮住了容貌,但从那宽大的衣服也掩饰不住的婀娜身材上,就可以知道这必然是一个绝赞的女人。

        “姐姐……”女人语气复杂,轻轻呢喃。

        谷殈

        “大色狼!”咬牙切齿的语气,“你怎么对得起冰儿?”

        黑衣女人搭在门框上的五指深深用力,刺进了木制的门框。

        “我说那里的面贼好吃,我觉得皇宫中的美食也不过是这一档次了。”

        “而且那里的老板娘长得是真好看!简直是人间绝色。”

        两个人结伴向着这里走来,一边讨论着新开的面馆和里面的老板娘。

        “真的吗?我不信,还能比咱们中天学院中的校花更好看吗?”

        那个人开始支支吾吾,他是暗恋那位校花的,自然不愿意说老板娘比校花好看。

        兜帽下的美眸闪过一缕寒光,五指舒张,闪身挡住了他们。

        掩藏在兜帽下的绝美容貌缓缓浮现,一双眼眸灵动异常,赫然是上官菲儿。

        “两位是在讨论我吗?”上官菲儿摘下兜帽,深蓝的秀发倾泻而下,那摄人的美丽一时间让两个天珠师怔怔不语,陷入了呆滞中。

        看着挡路的上官菲儿,他们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今天有意外,所以暂不营业,两位还是明天再来吧!”

        上官菲儿磨了磨牙,露出两颗小虎牙,一副心情很不爽的模样。

        为什么,为什么?那两个偷情,她居然还要帮他们看门?

        这天理何在!

        上官菲儿美眸眯起,但她又不得不做,姐姐的那副模样可不能让人看了去,不然以姐姐毫无遮掩的绝世容颜,必然闹得满城风雨。

        大色狼混蛋,连门都不关,光天化日之下,一点遮掩都没有。上官菲儿毫不犹豫地把心中的怒气全部倾泻向姒穆清。

        等打发了这些家伙,她就去好好地质问上官雪儿,以妹妹和姐姐、二姨子的身份去。

        “这……”两个人对视一眼。

        “嗯……”上官菲儿眼眸弯曲,唇角掀起一抹冷笑,手指捏住一缕青丝,撩到了耳后,动作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魅惑感。

        “难不成,两位对我这个已经嫁人的人妻,有着非分之想?”上官菲儿说着舔了舔丹唇,媚眼如丝,没有一丝冷淡,反而像是在发出无声的邀请,充满了成熟人妻大姐姐的诱惑,但她的眼底充斥着一片虚无般的冰冷。

        “额!”

        这是艳遇吗?两个人对视一眼,难不成老板娘发现自己老公出轨了,所以打算在路上随意找两个人来报复?

        眼底闪出期待的光,狠狠点头。

        “呀!两位真讨厌,这里可不怎么适合呢?两位跟我来吧,让我们在那里好好地谈谈心。”上官菲儿袖手掩住下半张脸,露出的眸子明媚,声音中充满了欲拒还迎的味道。

        她伸手指向一处黑暗肮脏的小巷,色欲熏心的他们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

        上官菲儿走在前面,身姿袅袅婷婷,在心中已经充满了火热情欲的他们眼中,这自然是一种无声的邀请,他们立刻就跟了上去。

        难闻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上官菲儿停下脚步。

        “老板娘真会选地方!”黑暗总会给人释放自己内心阴暗的安全感。

        他们****着向上官菲儿靠近。

        上官菲儿表情冷淡下来,不再掩饰的青眸中寒光凛冽,六枚意珠浮现在她的皓腕上,而她的右手上出现了足足十二枚体珠,上下两排,分别是六枚代表着柔韧的糯翡翠和六枚代表协调的红翡翠。

        双体珠,这也是上官菲儿为什么被称为浩渺宫天赋第二的原因。

        绝对的天力修为压制,高超的战斗技巧,上官菲儿轻而易举地击溃了两个人的反抗,天力灌注在自己的肉体中,上官菲儿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的拳脚相加,沉闷的肉体碰撞的声音中,痛苦的呻吟声被抑制在喉咙中,青紫的淤痕留在了他们的身体上。

        “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只要稍稍动动手指,就能让你们被下半身支配。”上官菲儿在两个受气包上发泄出了自己的怒气后,心情舒畅,不屑的说道。

        上官菲儿大眼睛滴溜溜一转,接下来又故技重施,钓鱼执法,给几个色狼一顿爆锤。

        发泄出了暴躁的情绪,上官菲儿哼着小曲,踏入了面馆。

        粉色的桃花树下,俊男美女含情脉脉,亲吻,搂抱。

        上官菲儿的脸色一下子就差了下来,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们居然还没有结束……虽然这很利于她接下来的质问,却让她为自己的姐妹忧心。

        姐姐在前辈们那里学习的小手段有这么管用吗?还是说真的有这么美好,美好的他们不愿意分开一瞬。上官菲儿心思转动,对于亲吻,对于爱情产生了淡淡的好奇。

        “姐姐,大色狼,我来看你们了!”上官菲儿把天力灌入声音,震耳欲聋,却只局限于三人中间。

        两人分开。

        姒穆清和上官雪儿不约而同的擦了擦嘴角,整了整衣衫。

        上官雪儿穿上靴子后,开心的迎上前,笑着问:“菲儿来了?”

        “我来的应该不是时候,打扰姐姐和妹夫亲热了。”上官菲儿面无表情地说着。

        “真不知道妹妹看到这一幕有何感想?”上官菲儿发出感叹,“哦!对了,冰儿说过她不介意姐妹共侍一夫,所以你们也就不在乎了。”

        “那我是不是要提前叫一声姐夫啊?”

        “这可麻烦了,以后我是叫你姐夫好,还是叫你妹夫好呢?姐姐你是叫三妹妹妹还是姐姐呢?真是令人头疼地复杂关系啊!”

        上官菲儿似模似样地发出一声感叹。

        上官雪儿眼眸中出现一抹尴尬。

        “你可以叫我一声夫君,我想雪儿和冰儿也不介意的。”姒穆清脸皮极厚的说道,表达自己想要集卡的心思。

        上官雪儿心咯噔了一下,心中暗叫道,完了。

        上官菲儿脸上浮现出甜美至极的笑容:“夫君……大色狼!你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