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四百章 老板和老板娘

第四百章 老板和老板娘

        “那些话都是我心底的真心话哦!”上官雪儿玉手背在身后,笑容如三月春风,晶莹剔透如冰晶的青眸这时也化作了一泓秋水流转,水光潋滟。

        姒穆清叹息一声。

        上官雪儿唇角含笑,玉指拂过姒穆清唇角,抹去了他的叹息。

        “穆清,我任性发泄自己情绪的时间只有这一天,这你也不肯成全我吗?”

        上官雪儿眼角泛起晶莹的泪花,    高挺得鼻梁下丹唇嘟起,晶莹如玉的肌肤通透,露出的一抹雪白的抹胸带来了出色的视觉膨胀感,衬托她本就丰盈的山峦挺拔,呼之欲出。

        姒穆清看着仰头看向自己的上官雪儿,那股热烈的情绪似乎要从她娇躯中喷薄欲出,就像蓄势涌动的火山口一样,只等待一个契机,就是地动山摇。

        “你不肯吗?”上官雪儿低下头,掩住自己眼底无尽的失落,一抹锋锐剑意流转而过就要斩去一切。

        一只宽厚的手掌握住上官雪儿的玉手,五指修长,骨节明显。

        上官雪儿眼眸中闪现一抹惊喜,剑意淡去,只有无限的喜悦在这一刻涌现上心头。

        “穆清!”

        姒穆清手指轻轻拭去了她眼角的泪花,道:“女孩子哭泣最犯规了!”

        他一脸无可奈何,摇了摇手中的契约,道:“我们走吧。”

        上官雪儿笑容如盛开的牡丹,    华贵美丽,她轻轻点头,乖巧可爱如刚刚嫁人的小媳妇儿。

        这一刻终于看到了姐妹们性格上的相似点。

        “别人都是一个人多个马甲,    你们三姐妹确是一个马甲三个人穿。”姒穆清说道,    “为你们未来的身份取个名字吧!”

        “名字?”

        “雪慕清,怎么样?”

        上官雪儿试探着问道。

        “这不就你的名字加上我的名字吗?”姒穆清失笑道,“挺不错的。”

        “是我的雪字,爱慕的慕字,和你的清字。”上官雪儿很认真的说道。

        姒穆清这时候要听不出来,理解力就有问题了,心慕你,我心悦你。

        残阳如血,金色辉光落在上官雪儿深蓝近黑的秀发上,白皙透彻的肌肤如同涂抹了一层金粉,丹唇上鲜红的色彩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很不错的名字。”姒穆清果断装傻,假装没有听出任何言外之意,随口揭过了这一话题。

        “我的名字就叫应龙庚辰吧!”

        “应龙是姓氏,庚辰是名。”姒穆清说道。

        “好啊!”上官雪儿眼底闪过一抹可惜,以她往日的性子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语,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金辉披在他们的肩上,宛如神圣。

        ……三天以后

        一家小小的面馆在中天城中开张了,老板是一对小夫妻,    男子温润如玉,    女子清冷如霜。

        清晨雾气蒙蒙,寒气犹未散去。

        “老板,来一碗牛肉面,加两个蛋。”粗声粗气的吼声在喧闹的面馆里格外显眼。

        “我要一碗刀削面,一样,加两个蛋。”和那人一起来的客人说道。

        “好嘞!媳妇儿,来碗牛肉面和刀削面,每碗加两个蛋。”

        谷辇

        秋水般的剑光流淌,一片片厚薄均匀面条落入开水中。

        要是被天珠岛和浩渺大陆的天珠师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破口大骂,暴虔天物。

        因为在这里削面的是上官雪儿,她用得厨具是浩渺无极剑。

        浩渺无极套装,传奇级凝形套装,别称神之套装,天珠岛凝形谱上排名第一位,浩渺宫依之对抗雪神山,而浩渺无极剑是浩渺无极套装绝对的核心部件。

        厨娘是上官雪儿,老板自然是姒穆清。

        不一会儿,盛得满满的两大碗送了上来,翠绿的葱花点缀,配上鲜亮的汤水和面条,再加上扑鼻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

        吸溜!客人心满意足的吸溜着面条。

        姒穆清走进厨房,白雾茫茫,带着潮意,热气翻滚。

        他伸出手,轻轻为上官雪儿擦拭额头。

        上官雪儿一身厨娘装,掩饰不住姣好的身材和面容,丹唇边勾勒浅浅的弧度。

        “老板娘,这几天感觉的怎样?”姒穆清问道。

        面馆生意火爆,原因有两条,食物的美味,而拉面的,第二点就是上官雪儿的美丽容颜。

        “我毫无感受。”上官雪儿立刻说道,这些日子虽然看多了许许多多的底层人士,然而她并没有什么感悟。

        “这有什么用?”上官雪儿直白的问了出来,自从那一日后,上官雪儿就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清冷出尘,不可方物。

        “用处?”姒穆清勾了勾她高挺琼鼻,“来这里是为了让你看人生百态。”

        “你看。”姒穆清食指指向一个魁梧的大汉,“能猜到他是做什么的吗?”

        上官雪儿的目光移到大汉身上,沉默了半响,道:“不能。”

        “他是个搬砖匠,注意看他的手和袖口的地方,哪里有着污渍证明了他的身份。”

        上官雪儿定睛一看,确实如此。

        “你看那个跟老婆吵了架,所以在外面狂吃海喝地男人……”

        姒穆清挨个点出他們的身份来历。上官雪儿也因此有了更多的认识。

        “人生百态,红尘万丈本就是最容易带来感悟的。”

        “还是不行?”上官雪儿垂落了头颅,一缕调皮地发丝竖起。

        “没事慢慢来,这个可不能着急。”姒穆清把上官雪儿的话原样奉还。

        “安心在这里陪我吧!”

        上官雪儿贝齿咬了咬下唇,道:“冰儿,恢复过来了吗?”

        “她……”姒穆清想起了上官冰儿藏在骨子里的内媚,心头涌上一抹滚烫,口干舌燥。

        “很好。”姒穆清只得用这个回复她。

        上官雪儿神情幽怨,很明显她是知道昨晚的事情。

        “冰儿,修为太低,她现在的重心应该在修行上,而不是沉沦其他。”上官雪儿在其他二字上重重咬牙。

        最近食髓知味的姒穆清按了按自己的眉心,这姐妹间的心灵感应真是麻烦。

        上官雪儿脸上涌起红霞,凑到姒穆清的耳畔道:“冰儿修为更高,她和你也能更尽兴不是吗?”

        说完这句话,上官雪儿迈着小碎步赶紧离开了姒穆清的身边。